闲居笔记 (11-17)


(11)
理科生的太阳
早晨送为为去上学,满月正在落玑山脊慢慢落下, 太阳刚露出地平线, 山面一片粉红,慢慢转成金黄。 为为问, 为什么早晨的太阳那么红。
从太阳发出中的光线在穿越了太阳系的真空后,必须经过地球大气层的过滤才能到达我们的视网膜。从物理学的角度, 空气中游许多能对光线产生散射的元素, 比如空气中的大气分子和悬浮的灰尘等等。 如果把太阳光分开成谱系来分析, 蓝色最容易受到散射, 红色被散射的机会最低。 在早晚时分, 到达我们眼睛的光线入射大气层的角度很小, 因此需要穿越的距离长, 被散射的机会比正午大得多。 在这个传递过程中蓝光的损失比红光大得多, 因此光线就偏红。每次附近有山火, 空气里漂浮了大火带起的灰烬, 太阳就早早红了, 也是这个散射的道理, 因为空气里的散射体多了。
为为似懂非懂。
然后我就想起了广州,想起了北京, 想起了上海, 在那里, 太阳到下午2,3点有可能是红红的一个园盘, 很怪异地高高挂在都市的高楼之间。 那是因为那里的空气污染太严重的关系啊。。
忽然很想念那太阳下的朋友们。

(12)
前天回来路上看到的秋叶如火, 昨天就已经是一地零落。
早晨起来, 外面天昏昏暗暗, 下雨了。
10月21日
今天妈妈过生日
中午给妈妈打电话, 说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饭阿。 妈妈说, 你还记得我过生日阿。 我说当然了, 记得的日子没几个, 这个日子还是记得的。
妈妈今天76了。 爸爸妈妈住在我们家,前前后后也10多年了, 每天早晨见, 下午见, 晚上见。 爸爸妈妈早就退休了, 在这里的日子挺安静, 他们自己会开车出去买东西, 帮我们烧饭, 看中文电视连续剧, 和邻居阿姨出去散步。
妈妈头发也全白了, 身体还挺好。 我喜欢这种一大家人的日子, 热热闹闹的。 当然也会有拌嘴的时候, 永远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漫无边际的国家大事, 气得脸红脖子粗。 就记得永远不让妈妈生了气睡觉, 无论如何, 在熄灯前是必须要让妈妈笑起来才行的。
妈妈又上楼看电视去了, 我继续上网, 在这里偷偷再说次妈妈生日愉快。

(13)
周末, 为为的感冒传给我了, 早晨脑袋涨裂一般, 吃了两片药,然后该干嘛干嘛。 长大的代价是没太多机会让你唧唧歪歪。
工人来安装屋顶了, 我也爬上去巡视了一番。 从屋顶看小区别有风味, 但终于有些恐高。 工头说,小心, 今年这个行当摔死俩个了, 从屋顶上掉下去, 大头朝下。
开始全面收拾自己的行头, 把东西摊了一地, 相机, 积年累月的资料和文件, 灰头土脸, 一点点处理。 最有意思的是厚厚的一叠工资单, 从来到丹佛到现在快14年了, 每年26张, 看了工资一点点涨上去。 不需要再次重复来路了, 做在碎纸机前耐心地把过去一点点粉碎。
过去还是挺多的, 碎片居然塞满了一个垃圾袋。 等最后一张纸一点点消失在碎纸机的钢牙之中, 我笑了。 原来消灭过去的痕迹那么简单,把手拍拍干净,说着此刻的事情, 昨天就仿佛不曾发生。

(14)
天又放晴了, 把厨房的像木桌子抬到门口, 用电动砂纸机仔细打磨了, 准备重新上请漆。 太阳晒着挺暖和, 但气温表显示才华氏40度, 油漆的环境温度偏低, 只好把桌子搬回车库继续工作。
前天收拾了一大捧秋叶, 红的, 黄的, 绿的。 如果追求色彩,叶子最佳的收集是在将落未落的时候,那样的颜色才鲜艳。 我的收藏很随意, 没有一片片的去挑, 只在地上顺手拾起,其中还夹杂了几片枯, 其实枯也是一种颜色。把收集的叶子放在一个瓶子里,想了要不要用干胶纸压平了做书签,朋友说, 还是让她们自然状态好,人工修整的,太过完美。
10月23日
然然今天10岁了
吹气一样, 就长大了。。。。。。
下面的照片, 是然然出世后的第一张照片, 脐带还没有扎好, 刚受完苦的妈妈在背景里的产床上; 和刚才给他拍的照片, 一个生龙活虎的小帅哥。

10月24日

烦自己:
哪里来那么多思路 ,那么多废话, 那么多感叹,那么多牢骚呢?
少走几步路, 会死阿?
少做一点事, 会死阿?
少说几句话, 会死阿?

(15)
ILLUSION里说, 其实上天给我的启示就在我们的手边。 困惑的的时候, 随意翻开任何一本书,顺手去阅读一段报纸, 认真去读, 你就能找到答案。
整理书架的时候,一本书掉在脚边, 这是翻开的那页, 一个个字输入,算是对这个经历的纪念:
—————————
电话里, T告诉我, 他为了一件忍无可忍的事,终于发脾气骂人了。
我问他, 发了脾气后, 会后悔吗?
他说, “我要学了不后悔。 就好像在摔了一个茶杯后又百般设法要再撵起来的那种后悔, 我不要”。
我静静聆听着朋友低沉的声音, 心里忽然有种怅惘的感觉。
我们在少年时原来都有着单纯与宽厚的灵魂啊! 为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在成长的过程里让它逐渐变得复杂与锐利? 在种种牵绊里不断伤害着自己和别人? 还要学着去不后悔, 我一切, 都是为了什么吗?
那一整天, 我耳边总会响起瓷杯在坚硬的地面上破裂的声音, 那一片一片曾经怎样光润如玉的碎瓷在刹那间迸飞得满地。
我也能学会不去后悔吗
———————————–
其实, 我完全不明白这段东西想说明些什么。 先放在这里, 也许哪天一下悟性开了,就明白了。
等那时再说吧。
(17)
生活里不停给我指示的人够多了, 我很耐心地聆听, 尽量去满足, 因为我希望大家都高兴。但请别再给我教诲了, 也不需要指责。我知道我在干什么, 我也知道我该干什么。
我只希望在我疲劳的时候能有人给我个拥抱, 拍拍肩膀,什么都不需要说,我会继续接着走。
23:45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通告 (0) | 记录它
固定链接 关闭
http://spaces.msn.com/members/redrocks/Blog/cns!1p2wepDrUAbl9XhxIqnIpnOA!1262.entry
(16)
(A) 一个往日锐气十足的朋友, 因为经历的太多磨难, 成了一个行事为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窝囊, 看了都心疼。 告诉TA, 昨天的你, 曾经是我前进的勇气和动力,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为什么今天一个小小的障碍就会让你如此退缩不前。 TA说,我需要面对的障碍已经太多了, 不再需要任何多余的挑战。。。
(B) 清牙, 遇到一个热爱摄影的护士, 在用无数奇怪形状滋嘎做响的刑具折磨我的过程中, 不停地问我摄影的各种真谛, 假如我真的知道, 我肯定也不告诉她。 其一, 她的刑具搞得我很难受, 满口是血; 其二, 满口都是刑具的我, 即使想说也说不出来。
出来后的感觉, 一个喜欢别人听你说话的人有三种职业选择。 (I) 当老板 (难度比较大, 原因是你得花钱让人听你废话) (II) 当老师 (学生可以选择睡觉, 或者旷课, 遇到个笨学生能把你气死) (III) 当个牙科医生 (别人给你钱, 让你折磨他们, 还不得不认真听你说话。)
(C) 我体会体制得问题, 所以我不把你们逼到死路; 也求你们别把我逼到没有退路。 那就都不好玩了。
(17)
生活里不停给我指示的人够多了, 我很耐心地聆听, 尽量去满足, 因为我希望大家都高兴。但请别再给我教诲了, 也不需要指责。我知道我在干什么, 我也知道我该干什么。
我只希望在我疲劳的时候能有人给我个拥抱, 拍拍肩膀,什么都不需要说,我会继续接着走。

No comments yet to 闲居笔记 (11-17)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