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居笔记 (1-7)


(1)
为为的闹钟没设置好, 该起床的时候还在呼呼大睡,被推醒后匆忙吃了点东西就一头钻进了车。今天是我负责接送, 4个小朋友, 开了面包车好像一个公车司机一样一栋栋不同的房子前停下, 一扇扇不同的门打开, 奔出不同的小朋友。
送完他们, 回家的路上, 正好太阳从云缝里出来, 照在昨日落满了初雪的落玑山上, 山云依然铅重,轮廓清晰, 恍然不辨孰山孰云, 只一层层不同色调的银灰,因了光线,竟然如透明般展开在眼前。
(2)
我坐在屋子的中间,屋子里很安静, 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屋子里有无数的东西,每件似乎都等待着某种关怀, 但我把手搂在胸前, 一点伸手的欲望都没有。
闭上眼, 眼前一片光明, 再等一会儿, 就成了一片泛红, 肌体里流动的依然是血。
就这样吧, 安静坐会儿, 我告诉自己,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好不起来, 也会过去的,?所需要的, 就是点时间。?
几天, 几个月, 几年, 几十年。。。
看到寂寞孩子那里那张舞鞋的照片,想起自己无法脱下的那双无形的红舞鞋,四处流浪,直到 终于能坐下的时候, 那鞋却不能消停, 总在心里踏出旅途的节奏。
(3)
家里的空调暖气系统是中心管道式的, 自从13年前搬家进来就没有清理过, 怀疑过去的房主人也不曾打扫过。 每次回到家里就很快会开始过敏反应, 红眼流泪打喷嚏。 昨晚更甚, 暖气一开始工作, 脑袋就轰然而打, 脸涨成了一个猪头。 于是知道这管道里一定是有了太多的杂物了, 今天找了工人来彻底清理一番。
说起摄影, 说起走路, 能想到的是, 我们实在没什么可以夸耀的, 除了比当地人多了些钱和旅行的条件。 第三世界的人物似乎更能让我们产生兴趣, 因为我们多少能有些居高临下的心态 (或者自我标榜我们能平等看人)去观察他们。
这段日子里, 最平和的心态, 是在一德的红蜡烛下安静地说话, 完全不想了摄影或者写字。 于是明白一个道理, 摄影写字,其实不真的是为自己的心灵, 大抵是为了别人, 或者为了生存。

(4)
TA说, 想心静的时候, 就关灯点上一只蜡烛吧
TA说, 这里的蜡烛太完美了, 装在一个盒子里, 不流一滴烛泪
TA说, 那就自己捏一支吧, 应该不难
TA说, 那种自然的流淌, 不矫情,没有就没有了
(5)
既然自己决定了要去爬另外一座山, 那就从这座山上下来, 下到底, 穿过都是乱石头的山谷, 去到那山的山脚, 然后一步一步爬。
自己的选择, 就会笑着去做。 认真对待路上的每一步, 因为每一步都通向山顶,即使往后踉跄, 也是为了找回暂时失去的平衡。
(6)
天气又恢复了秋高气爽, 下午回到家,晒台上, 已是一地秋叶。
朋友说, 如果我问你要一张加拿大小镇秋叶遍地的照片, 你能拿出来么。 我说大概没有, 但秋叶的照片我该是有很多的,而且秋的的气氛, 称了一样的心情, 该都是差不多。? 再想想, 西方人总喜欢把街道打扫得很干净, 隔夜的落叶, 到早晨就都已经清扫了,在城里很少有机会踏了秋叶漫步的机会。 即使是小区里也如此, 倒不完全是为了气氛, 等风一起, 自家的落叶吹到了邻居的地皮上, 如果遇到个喜欢挑碴的, 就不怎么令人愉快。
于是拿起扫帚把叶子去扫成一堆,可以装在鬼节印刷成一个大南瓜样的塑料口袋里。扫树叶是件挺细心的事情, 动作太快了, 回走的扫帚总能把刚扫成一堆的树叶又带开来, 只有不紧不满, 一帚一帚地扫, 才能把地面扫干净。 这过程多少有些禅意。
扫完晒台上的树叶,依了栏杆站了, 欣赏自己干干净净的劳动成果。 一低头, 发现台下的石板路上, 依然撒着片片的树叶。
(7)
记梦
在一个狭长的水道里奔跑,身后的水闸就要打开了。
水闸大开,洪水奔腾而来,水中裹着桌面大的石块,翻腾。我已经跑到了安全地带,回身去摸那些票房在水面的石头,竟然是泡沫塑料,笑,原来是这么的机关,水面已经平息。
水道中拽出一道鲜红,是一个人,正在一下一下机械地划着水,头埋在水面下,头上渗出的是血,去染出那道鲜红,水的颜色却变得乳白,一切都那么刺眼。
一个护士在尽头接到了他,为他做人工呼吸,大家都以为他能自己游来,应该是没事了。他的血已经流完了,他死了。然后来了许多媒体,都说,那护士的救护方法不对,促进了他的死亡,他的家属也来了,告诉她,谢谢,你尽力了。

No comments yet to 闲居笔记 (1-7)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