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加拿大


1) 早晨5点不到点醒的, 丹佛时间该是早晨3点不到, 北京时间下午5点不到, 不想睡觉,总能找到一个时区让自己有充分的理由醒来。
2) 床很舒服, 喜欢枕头的我好像到了天堂, 把身体周围塞得慢慢的。可床依然只是床,枕头也依然只是枕头。
3) 好像大学时候的体育课,百米起跑之前, 我已经知道自己输定了; 但如果终点不在百米之外,如果没有终点, 如果可以不停地跑下去, 我会如匹不知归返的驴一直前进, 直到所有的参赛者都倦了,回家了, 睡着了。
4) 旅馆的游泳池6点开门, 蹦进去, 来回来回来回了无数个来回。 以为自己游了很远了, 抬头看见一个小小的钟, 才游了40分钟。 再游无数个来回, 然后回来煮咖啡, 洗澡,直接披了毛巾睡袍, 很舒服。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开会。
5) 开会,讨论脑肿瘤的病人收治结果和未来的工作方向,这一切似乎已经渐渐离我远去。从20年前打开第一只老鼠的颅骨到PDT疗法走进临床,我几乎经历了这个过程的每一个步骤,该做的都做了,为什么还要揪着昨天的尾巴叹息呢。
6) 一群认真的科学家,为微观世界的变化争论得脸红脖子粗。人不再是人, 甚至不再是肌肉,不再是骨骼, 不再是血, 而是基因, 是比基因在细的构成元素, 是构成元素的原因,理念和来龙去脉。
7) 尼加拉瀑布在开会的地方不远,晚饭后同事们约了去看瀑布, 我上床睡觉了。 十多年前看过了, 应该没有太多的变化, 据说多了许多在夜色里照在瀑布上的彩灯。 自然本来就很壮观了, 再加上点人工的化装,估计能吸引更多的游客。 我倒是更希望尼加拉大瀑布能有个安静的晚上的, 没有游人的惊叹,没有彩灯的点缀,只有一抹月色撒在飞流直下三千尺的世界第一大瀑势不可挡的水流和滚滚而起的水雾之长, 让轰然的瀑声把我整个吞没,这又该是什么气势呢。 朋友说, 我见到瀑布就有总想跳下去的冲动。 我说,除非你很肯定你在干吗,要不就别去尼加拉瀑布了, 因为她不会给你第二次跳任何瀑布的机会。
8) 结果我还是去了, 同事开车, 一出门他没看路, 差一点让一大卡车拦腰撞了。 然后就到了瀑布边上, 拍了有彩色灯光照着的瀑布, 用一个傻瓜相机, 捏了两下, 就没电了。

No comments yet to 旅途中:加拿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