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有了老虎, 鱼缸里的鱼我基本不怎么管。 他们游他们的, 我做我的事情。 他们不在乎我, 我也不在怎么在乎他们 (除了生病要死的时候, 如那条黑色的戒杀)。喂鱼, 换水, 换过滤器, 都是媳妇的事情。 她似乎乐此不疲,每次放出一大盆脏水还会端到院子里去浇花,说是鱼汤有营养。
昨晚忽然心血来潮, 决定去喂鱼食。 隔了玻璃, 忽然决定鱼们都长大了很多。 饲料鱼出身的大白出落得亭亭玉立, 依然是单尾, 但尾长过身, 飘飘逸逸。 愣愣在鱼缸边看了半天, 我忽然冒出句, 这鱼不知道那一条比较好吃。 媳妇正好从边上走过, 愤怒地说, 你胡说八道。
停了一下, 她补充句: 肯定每条都好吃!

No comments yet to 鱼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