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边日头西边雨

TA说: 石头, 你博客里透露太多内心了。 能看到一个孤独的人, 没人说话的人, 把想说却没地方述说的话都堆在博克的人, 把脑子里事无巨细的想法一条条话唠陈列的人。
TA说: 看一个完整的人,多有意思, 干嘛非要把我切成一块块儿,散落在解剖桌上, 却不见一滴血。 今天的试验很顺利,一切都像一只完美的瑞士机械表一样运转。 从办公室出来,天有些阴。 很不放心地打开车门,如猎狗一样探头进去嗅一下, 没什么异样的味道。
————-
高速公路上依然堵车, 堵到把我憋在了一段进退两难的车道上。 已经错过了最近的出口, 那些高底盘的四驱车纷纷落荒而走,自寻出路。 我今天开的是辆商务车, 底盘很低, 无论如何不服气,便也跟了四驱们择路而走,终于在即将脱离苦海时被撞了一下底盘, 当的一响,随即恢复了自由。
路上给朋友打电话,三年前去参加的他们的婚礼,之后再没见过,转眼他们的孩子也都过了百日了,极其水灵可爱的一个孩子。 孩子的母亲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是个没长大,任性的酷女孩, 电话里却无比幸福地描述着孩子生活里的每一个细节。快乐地听着,从已经是尘封十年的记忆里寻找小石头们襁褓时的那些欢笑。时间真快。 今天说到过的关于时间的紧迫感,也许就是在这孩子们如吹气球一样长大的岁月里逼近了我们。
路上下起了大雨,把雨刷开到最高频率才勉强能看清前面的路况。有些着急,这几天正在请工人油漆房子, 如此大雨, 估计非把未干透的油漆冲刷成个京剧花脸。奇怪的是,等车到了小区, 那雨便渐渐减弱, 再走百来米,转入我住的山坳,路面竟然完全是干燥的,滴雨未落。天公助我,或许运气就此转变。东边日头西边雨,这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这么让人难以预料。

No comments yet to 东边日头西边雨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