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死神的烟, 我留给了自己


恍恍惚惚的一天,大起大落的一天,大喜大惊的一天。到了下班时分,摇摇摆摆从办公室出来,早晨还挺风凉的科罗拉多,竟然烈日高照。看了骄阳下的车,想了,车里该多热啊。
手指间挟了根香烟,改不掉的恶习。忘记点上了,但车里还有个打火机。开门,坐进车,摸出车座缝间的打火机,刚要点火。。。忽然觉得车里味道严重不对,后座还有丝丝的声音。一回头,头皮顿时炸了起来,弹簧一样蹦出了车座,蹦出了车门,蹦到了离开车远远的巨大的垃圾筒后面。
车的前后座缝里,是昨天放在那里的充得满满的天然气钢罐。全然忘记了,在暴热的车厢里捂了一天,阀门居然漏气了。等了许久,然后慢慢遛回车,把所有的门打开,把依然在丝丝漏气的钢罐拎出来,份量上感觉,该半空了。。。刚才如果按下了打火机,我亲爱的牛鬼蛇神们,我新新老老的朋友们,我想我们就永别了。而且CIA会来一个个调查你们,看你们是不是知道石头是否和基地有了什么瓜葛。
把罐子安放在最阴凉的一个角落,泼上些冷水。看看天,这是今年第二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了。伦敦的护照和钱包是我的守护神阻挡着我,去远离那是非之地;这次的把打火机忘记在办公室,而不是叼着滋润作响的眼圈踏进车门,是第二次。我努力回想,我曾经在哪个寺院教堂许过什么愿,却终于想不起该去还愿的地方。那就继续保持在神殿里垂目致意的的传统吧,无论你们在楼上的哪位正用你的神光罩着石头,石头这里有礼了。
重新坐进车里,味道已经基本散去,为了保险,依然把车窗全部放到全开的位置。犹豫了一下,点火,5。8升的V8发动机隆隆启动,没有看见眼前火光的最后一闪。上路,车流滚滚,慢慢在70号高速公路上爬动着。平时的焦躁此刻化就一片宁静和感激之情。
有什么需要赶着去呢,终点早晚会到来,不过今天我又迟到了。顺手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慢慢吐出,看烟雾在车里环绕一下,然后从开着的车窗里消失。把给死神的烟留给了自己, 活着,真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