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狼尿


因为我喜欢树,选住处的时候, 什么都好商量, 没树则不行。偏巧丹佛是个高原沙漠地貌, 大部分地方没什么自然生长的树。一般小区里的树都得人工种, 拼命浇水, 勉强长到屋子高就死活到顶了; 再就是使劲往高处走, 到了海拔3000米, 经常大雪封山的地方, 有雪就有水, 松树就又茂密了。选来选去, 最后在山根地方发现一处山坳里的小区,居然绿树成荫。 大喜过望, 于是一住就是10多年, 再没动过地方。屋子周围的树蹭蹭地长, 前面两棵大树能有4,5层楼高了, 后面的松树也远远高过了屋顶。 十多棵大大小小的树环绕着,果然一片神仙天地。
山坳里有水有树, 人爱住, 动物也爱住。 前些天发现浣熊进化到穿鞋了, 可浣熊还不是唯一进化的动物。 山里有鹿, 鹿爱阴凉, 总爱来院子里的树下乘凉。 国人爱鹿, 为了是福禄寿三星缘故。 乘凉也就算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鹿学会了爱花。 也许是认为自己是中国禄的象征, 一切都得和吃的连起来。 爱了爱了, 爱上了花香, 也爱上了吃花。
于是花花草草的就遭殃了。 不时的会发现前不久种下的植物齐刷刷短去一截, 自然是鹿的恩赐了。 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来防止鹿的滋扰。 一般的围墙是没有用的, 鹿是跳跃健将, 2米高的栏杆根本不当个事情。 猎枪倒是很有效, 但我对自己的10米汽枪慢射的信心未必能转移到30米散弹的准确性。万一扣下枪机时打个喷嚏, 估计会有邻居不很开心的。
晚饭后隔了围墙和邻居聊天, 说到这个鹿的问题,邻居深有同感。然后很兴奋地告诉我, 她找到了一个全自然的解决方法。 鹿是食草动物,在食物链上排列比较偏后。 对一切食肉类动物都惧怕, 尤其是这里自然环境中生活的土狼。 这话不假, 我多次在山坳里遛哒时见到被土狼开膛破腹的鹿尸。 土狼和狗一样, 有撒尿标记势力范围的习惯。 用土狼尿撒在植物附近, 鹿闻味丧胆, 狂奔而逃。这办法果然奇妙。 但从哪里去搞土狼尿呢? 邻居说, 哈, 有地方订购。 每4个盎司 (普通一小号杯子大小) 14个美元。
咕咚!
得了, 我决定不在乎花草了, 我要去搞十匹土狼来为我撒尿发财。大概计划一下, 每狼平均每天撒两泡尿,每泡8个盎司, 我一天就有160盎司的狼尿, 相当于640美元的营业额。 于是我满眼都是院子里来回乱窜的狼的幻觉。
两个技术问题
其一, 怎么让狼们不相互吃了?
其二, 怎么让狼把尿给我乖乖留下, 不撒得满院子都是呢?
其三, 是邻居帮我想出来的问题, 到哪里去找那么多和她一样的傻瓜花14美元买一杯子狼尿呢?
艾。。。。。。。。。

No comments yet to 土狼尿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