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苍蝇

打苍蝇不是件特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对我这么个一目了然的家伙, 没有空间感, 那飞将军就总在我头上盘旋了示威, 反正我打不着它们。 有了老虎, 整个战局就完全扭转了。 不知道为什么, 苍蝇不怕我这个大活人, 而见了老虎, 竟然都吓得不会飞, 扑楞扑楞就掉下来, 让他一巴掌击毙, 美美地吃上顿点心。 我实在想不出那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中饭的时候, 从外面买的外卖。 吃到最后, 发现底下有个苍蝇, 很安详地躺在米饭里。 没觉得特恶心, 当然也没吃它, 尽管它也是蛋白质。

废物一个

好像现在除了做那什么还熟练,做别的什么都笨手笨脚了。 尤其是牵扯到需要和工具打交道的, 每次都会给自己添上几个伤口。 晚饭后决定把酝酿很久的厕所通风口给换了, 拿了螺丝刀和榔头,小心再小心,等风门卸下, 右手中指上一个血口子, 左手的掌心也莫明其妙地一个血肿。 量好尺寸, 去店里买好了新的风口。 媳妇说, 去隔壁的百货店看看 吧, 那里好像有好看的蜡烛。 果然有许多好看且有各种香型的蜡烛。 这部分的采购我不负责, 随她决定, 反正我没品, 什么都觉得很好。 出来付款时已经是快关门的时候了, 排了长队。 前面一位女士买了无数东西, 每件都有N 种花样的折扣, 把个收银员累得几乎眼放绿光了。 最后是一条小小的内裤, 居然什么标签都没有。 收银员广播叫商场里帮了查一下, 却找不着人。 后面排队的人几乎义愤填膺了, 那女士居然满不在乎说,要不你去查一下把, 那可怜的收银员只好狂奔儿去。 所幸的是几分钟就找到了一条一模一样带有价格的, 才打发了这位不买这条内裤也许今天晚上会死的女士。 回来安装风口, 心平气和。 很满意地看自己的战果的时候,发现左手腕上又是一道伤口。。。

汉堡包

刚出来的时候, 大概是因为少年时代一种出于肉饥饿状态,因此狂爱吃汉堡。 吃了吃了, 就觉得和中华食文明的距离远了, 加上慢慢发现西方饮食里讲究的那面, 汉堡的消耗速度渐渐降低。 等回国,次数多了,又整天胡吃海喝,嘴里的花色千变万化, 反进化到了食不辩其物得状况, 开始想简单,再简单些的食谱。 于是又爱上了汉堡。 中午换好了烧烤的气罐, 从冰箱里挖出几个冻得绑绑硬的牛肉饼扔在烤盘上, 几分钟就烤的滋滋做响了。 撒上胡椒粉, 洋葱粉, 辣椒面 (或者蒜粉); 盐是不能洒的, 那会让烤出来的肉偏干。 8分钟, 翻个个儿,照原样儿再洒些佐料,加片CHEESE就可以出炉了。 用两片面包一夹,按各人口味添点儿生菜番茄什么的, 干干净净, 营养丰富, 好吃且可以吃得飞快。 一杯水就着, 2分钟就搞定了。而且人人爱吃, 何乐不为呢。

88

广东人的8是发的意思。网络里的告别用语,从英文的BYE BYE,到英译中的白白, 到缩写成两个谐音数字88,也许再过些日子, 大家也就习惯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了。 麦田的颜色, 说的是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 当王子很热烈地就想和狐狸成为朋友时, 狐狸告诉他, 友谊也是需要一定形式的, 需要如此这般的矫情一通。 王子听明白了, 于是有了狐狸这个朋友。 而当王子终于走了的时候, 狐狸告诉他, 它以后看见麦田的颜色的时候, 就会想到王子。 从读过那本书之后, 我就不再愿意使用流行的88作为告别用语。 道理很简单, 88缺乏形式感,是用最简单迅捷的办法来完成告别, 多少有些敷衍和迫不及待离开的感觉。

88

广东人的8是发的意思。网络里的告别用语,从英文的BYE BYE,到英译中的白白, 到缩写成两个谐音数字88,也许再过些日子, 大家也就习惯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了。 麦田的颜色, 说的是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 当王子很热烈地就想和狐狸成为朋友时, 狐狸告诉他, 友谊也是需要一定形式的, 需要如此这般的矫情一通。 王子听明白了, 于是有了狐狸这个朋友。 而当王子终于走了的时候, 狐狸告诉他, 它以后看见麦田的颜色的时候, 就会想到王子。 从读过那本书之后, 我就不再愿意使用流行的88作为告别用语。 道理很简单, 88缺乏形式感,是用最简单迅捷的办法来完成告别, 多少有些敷衍和迫不及待离开的感觉。

五十年前的今天

五十五年前, 一条从南洋归来的轮船在零丁洋撞上了水雷。船上满载的, 是听说了新中国成立消息后热血沸腾回国参加祖国建设的青年们。去救援他们的,是当时还只有帆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 当五星红旗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 他们都哭了。哭着的大孩子里,就有我的父亲。 回国后,父亲进了北师大念书,在那里,他遇到了来自一个在四川长大的满族姑娘。他们成了同班同学,然后他们相爱了。 五十年前的今天,一九五五年八月十九日,他们结婚了。过了两年,他们的女儿出生;又过了七年,他们有了一个儿子, 那就是我。 亲爱的爸爸妈妈,金婚愉快。

today is not my day

老虎趴在两个笔记本中间享受热气空调。 我需要插一下打印机, 就把他抱出来放在膝盖上。 他肚子朝天很舒服地让我挠了一会儿。 然后, 忽然双掌一合, 左右开弓给我两个嘴巴子, 然后耸身一跃,给我一个吻。嘴唇一下剧痛。 老虎跳下地潇洒地走了, 我去洗手间看让他吻过的嘴唇, 清晰一对牙齿孔,一点点渗出血来。 。。。 睡觉前, 发现手上不知道怎么扎了许多细小的刺, 一动就疼

Dog No. 89

试验结束的时候,大家都有些伤感, 手术间里很安静。 手术台上是正在渐渐苏醒过来的第八十九号狗狗 (从我毕业接班这个实验室开始, 就不许同事们给试验用狗命名了,一律以数字编号), 这是这一系列试验的最后一条狗, 也是这个试验梯队的最后一次携手合作。 同事在一起工作了12年, 看了她从一个小丫头片子长大,结婚, 成为母亲。 到月底, 大家就各自东西了。 也许不该是伤感的, 12年的愉快,不安, 焦躁,喜怒哀乐, 终于是一个了结。 该是高兴的才对, 下班时,无言和同事拥抱。 今天不是真正的告别, 但Dog No.8*9确实给这段日子划上了一个句号。 眼眶都有些湿,忽然想到,能在一起走过12年, 太不容易了。 生活里, 我们经历了多少连12个月, 12个星期, 12 天, 甚至12小时都不到的缘分呢。 — 不敢相信, 八十九这个数字居然也成了敏感到被禁止使用。。。。。。

为为比妈妈高了

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吧, 这周, 为为的身高超过了妈妈, 脚丫的尺寸赶上了爸爸。 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化, 吼吼的 好像一只小狗熊。 想起自己这么大的时候, 那时候还喜欢唱歌, 童声, 可以唱得很高。 然后忽然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变了, 唱不上去了, 觉得自己很大人了, 什么都不需要爸爸妈妈照顾了。 为为和我那时候的性格和样子几乎一模一样。 闭上眼睛想想, 30年就过去了。

高谈阔论

论坛里面的胡说八道, 大部分时候是属于给自己找乐子, 信口开河,脑子里至少明白自己是在干吗。 近来却发现自己有了高谈阔论的陋习, 不论自己懂不懂, 一点皮毛就敢雌黄,而且是一本正经地摆乎。这实在是很可笑的事情。 有些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