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生涯里的滑铁卢-1

五月,从美国到中国到德国到英国到法国到美国,终于完成了北半球的环球。停顿了4天后又翻回欧洲一周,在芬兰看到了白夜。 以下是整理过的从离开广州后,在路上用PALM乱涂的即时笔记。 路上的细节,慢慢再填进去吧。这一路用钢笔写字比用键盘多得多,感觉很好。也许渐渐的就让自己回到钢笔和纸的年代去了,那似乎更属于我。 1) 从广州飞往慕尼黑是为了参加一个激光治疗癌症的双年会。一直以为自己热爱工作,此刻却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害怕孤独。拼命的工作,其实是为了逃避孤独。 2) 没有为自己安排的日程,连目的地有什么可以游览的都没看。到达慕尼黑。发现第二天完全空白的日程。正好有个小镇的项目在手里,抓起电话给在ULM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就回火车站上路了。 3) ULM:去年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有些伥然,路上经过得小镇不计其数了。这里是不是又是其中不会再让我回头的一处呢。命运弄人,忽然就又看到皮匠街,看到小桥流水如苏州一般的古镇。朋友一如去年一样神采。小镇的生活很生动,在教堂前支起的市场里卖些瓜果面包。周围的人脸上都是很轻松的笑。 (待续)

论桑拿和白斩鸡的区别

妈妈做一手很美味的白斩鸡。表皮雪白,里面的肉细嫩均匀。 每次上桌, 都是飞快地一抢而光。 然后妈妈就会很得意地再次重复做白斩鸡的秘诀: 除去拔毛抹盐然后冲刷干净这些常规活外, 最要紧的是煮的火候。千万不能一次煮熟煮透, 那样肉就老了。 要的是煮一会儿, 捞出来用凉水冲一下, 让外面的皮肤冷却了, 里面的热量依然在一点点透进去。 反复几次, 就均匀细嫩了。 今天晚饭后和媳妇出去散步,说起在芬兰蒸桑拿,浑身大汗了,然后跳到湖里冷水中游泳。 媳妇忽然说, 这不整个一个做白斩鸡么。 听了一愣, 然后大笑, 果然如此啊。(如果我带一直拔了毛的鸡一起整桑拿, 人舒服了, 晚饭也同时准备好了。 一举两得艾)。 —- 笑话一则: 邻人盗鸡,在河边拔毛,举火欲煮。 警察至。 贼惊, 将鸡抛入河中。 警察视一地鸡毛,一蓬篝火,问贼何故。 贼急智曰:彼蒸桑拿也,入浴裸泳。吾为止看守衣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