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箱子里的人


旅行,就少不了行李。 这些年来来去去的走,我的行李配置已经成了一种仪式。 一个大号的兰箱子, 一个中号的兰箱子, 这两个家伙自己有轮子,可以在地上拉了走。另外肩膀上背的一个根据出行目的更换的双肩包或是摄影包。走得多, 用得多, 箱子坏了好几次, 换了好几次, 但这仪式的黑兰色调一直没有变。
这个夏天走得多, 大兰箱子就成了我的家了。 所有路上需要的东西都在里面。 到广州学校,那箱子就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 每天从里面拿点日用品或是换洗的衣服。再上路, 更是每天拉了他到处走,晚上开箱子把一天的所得收入, 所需取出;早晨再匆忙把一切都塞回去,拉上拉链, 继续前进。
终于回到DENVER了。 缓过劲来,就得把箱子收拾干净了。 打开箱子盖, 里面掉出一叠各种文字的资料,机票,车票, 收据。 路上的记忆潮涌而来。 一张张地翻开,还有那些路上不经意搂进箱子的东西。整理干净了, 就把箱子拿去地下室。
忽然觉得, 好像是要和一个默契了许多年的老朋友告别, 竟然有些舍不得。 走上楼梯, 忽然想到, 还有一个月, 就又要上路了。 看看周围的家,厨房,卧室, 晒台, 草地。 明白自己在北极村的悲哀了。
究竟哪里是家呢。 难度我的一生, 注定在这蓝色的箱子中渡过。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