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是我旅行的滑铁卢–2


4) 开会
5) 奥林比克塔和BMW博物馆
3) 学了信任,出门时,前台的洋大姐很认真地给我指去机场地铁的路。 拎了二个大箱出门,按图索骥找到地铁入口。下楼梯,习惯了自动人行梯,带了行李很不方便。 更惨的是,走到底,忽然意识到忘记把旅馆的钥匙还给前台。欧洲许多旅馆还是使用最原始的门锁,用一个浇铸而成的巨大铜牌拴着钥匙,每次出门交还给前台。土则土矣,倒是也别有风味。可此刻这风味不如何受用。
再拎行李爬上楼可不是件容易事。走过一个背包的小伙子。情急之下,问他是不是去旅馆的方向。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我问他能不能帮我把钥匙还了。小伙子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走上楼梯,我却忽然起了小人心,终于拎了箱子呼哧呼哧爬上地面。小伙子的背影已在旅馆附近,正仰了头一家家寻找招牌,然后进门,三十秒后出来,乐颠颠的样子继续走他的路。惭愧啊,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为我做毫不相干的事,我却起戒心。 人与人的信任果然不易,别人的热心到我这里却成了怀疑。
(以上这段是去慕尼黑机场的地铁上写的)
于是就有了报应。那算命先生说的流年不利的报应。到了机场,往终端走时忽然想起护照好像忘在了旅馆的柜子。汗立马就下来了。媳妇已经在去英国的路上了,就快着陆。我要此刻卡在了德国,该多惨。给旅馆电话二次,她们派清洁工去找了两次,都说没找到。在地铁车站里,众目睽睽,我把箱子翻了个底朝天。但不抱任何希望,难得我的记忆如此之好,把护照放在架子上的那个动作记忆尤新。
下一步不是着急是伤后处理了。
BA的航班肯定耽误了现在最埋想的是找到护照换航班走。最糟的状况,是找不到护照,还得去领馆办护照,麻烦就大多了。发现自己非常的脆弱。那些在万里行程中建立起来的自信在瞬间崩溃。非常想家。
(以上是从机场回旅馆的路上写的)
回到旅馆,在一分钟内找到了护照。清洁工找不到护照,不是他的错, 谁让我把护照藏得那么好呢。 机票买的是网上的便宜票,发现护照不见时就知道废了。现在去机场的路上,买当场票去。还没联系上媳妇,但今天该是能见到了,钱是个好东西没它真不行。BA的下一个航班还有20分钟起飞,居然顺利赶上了。刷卡,存行李,过安检。此刻坐在航班的椅子里了。心里终于有些踏实。
这次的事让自巳深深感到自个儿是谁的重耍。护照就是个小本子,似乎和自己是谁没任何关系。错!没了护照,自己也许还知道自己是谁,但别人如果不知道你是谁,你就谁也不是了。
(以上写于再次回机场和飞往伦敦的路上)
如果说世上果然有乌鸦嘴,我的就肯定是了.从机场海关走出,见到了坐在出口处酒巴等我的媳妇,很是开心。说着误机的经过,然后去买了后面几天的地铁票。去到旅馆,发现我的钱包不见了。百思不得其解,之后的几天找遍了机场和航空公司的失物招领而未果。终于感叹,原来我也有翻船的时候。一向夸口我自己在路上从来没被贼人下过手。这次虽然不是一人但却也难证明只在独行,好在应急措施齐全,终于没耽误了媳妇的休假。原本打算在伦敦多住几天的,却因为没了现金而只好提前离开。正也累了,一心只想了回丹佛,不惜代价绕道巴黎。
最后的行程,试图在芝加哥改航班可以早一小时到家,上机的时候还很得意,终于还是镜花水月的开心,机长告诉大家飞机的刹车坏了.实在是个很矛盾的事,一架飞在空中的飞机自然不需要刹车,没了刹车起飞了只很难着陆,而因为不能停止就索性不能起飞。
美国人脾气很好,知道急也没用,安全第一,一个个乖乖坐了等待,还不时凑点幽默
到家休息了几天,再次出发去芬兰。 路上听到消息, 伦敦地铁被炸。 掐手指算算, 如果小偷不偷我钱包, 我就不会飞回美国。 这时候估计还在伦敦的地铁里血流满面呢。
再次想起那说我流年不利的算命先生说:破解之法, 在于行走。 神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