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丢鞋子,摄影里的安静, 其他

白椅子 ULM Germany 2005.06 片子里的安静, 我想也许和拍摄时的心境有关。 拍这几张片子的时候,正准备收拾行李离开旅馆,在那里住了4天。 最近在路上,似乎总有种失落感, 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值得细细品味,多住一段日子,或者住上一生。。。最终只是来去匆匆。 扔下手里的东西,安静坐了几分钟, 就注意到旅馆里的这些细节。白色床单上的细节, 棕黑色皮帽上的细节。。脑子里空空的。 机械地支三角架,测光,构图, 按快门。 拍完了, 一切依然安静。 Munich Germany 2005.06 神了 连续三天, 后院晒台上放着的鞋子连续走失。 一天一只,共计我的一双跑鞋和然然的一只凉鞋。 今天早晨在院子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只,后跟都是牙印儿。 原来不是鞋子自己走的, 是某小动物刁了去做窝。 倍感荣幸。

痴人说梦

我出家了,成了一个和尚。 师傅领我走进一间巨大的房间。 一根根的柱子上, 顶了纵横交错的斜梁。 屋子里一排排的原木做的桌椅, 很笨拙, 也很结实。 (西贝柳丝音乐厅的建筑风格是以森林为主题,从厅里仰面向天,天蓬上竟然是大师出生之日的星辰图) 。 师傅和我刚坐下, 师兄就来了。 师兄是个很精神的小伙子, 捧了文房四宝。师兄是个有才华的人,写一笔好字, 还会金石 (昨天一个失去联系很多年的中学同学电话我了, 他现在是某名校的教授, 一如既往地放射着才华) 。 师傅和我在殿里给游客们讲本寺的历史(和尚难道需要干这个么) 。 我什么都不知道,从建筑结构的样子猜测着年代信口雌黄 (不打诳语是这样的么) 。师傅在边上微笑点头做赞许状 (难道师傅也和我一样是个混混)。 我说完了, 香客们踊跃把一串串佛珠挂在我脖子上。 珠子的做工非常粗糙, 磨得脖子生疼初恋 (新奥儿良的狂欢节就这样)。他们嘴里念叨了,结个善缘 (普陀山的佛串)。 一直到珠子把我的嘴和鼻子都盖满,我才回身到厢房。 这么多的珠子该怎么处理呢。 扔进垃圾箱肯定是不行的, 污染环境。 灵机一动, 用石头砌了一个珠坟,里面可以放很多这样的佛珠了 (邻居们懒了浇草地,都这样做了花床, 种点花花草草的也挺好看) 。 外面居然是冬天了。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那么多师兄弟, 全都着白衣,在庭院里习武。手势都如鸭掌, 横着搓动着, 也许我该跟了一起笔划的, 动了几下, 觉得完全无法找着节奏,就站下看他们练习。 搓完了, 师兄们开始狂奔, 一路折着跟斗。面前是一张画满了穴位的挂图, 两个白衣人一跃而起,站在了垂直的画面上 (小石头们跟了爱尔兰音乐的节奏在屋里狂舞) 。 冬天过去了, 寺院的庭院成了一个方尖碑环绕的喷水池,黑色的大理石基调。水池边, […]

GIRL WITH PEARL EARRING

当她发现他画的不是她, 而画中的她却戴着她的珍珠耳坠时, 她疯狂了。 对画家, 被画的对象该不仅仅就是一个坐在那里的物件。 心灵的交汇是会在笔触间流露出来的。 他说, 因为她理解。 而哭喊的她却说, 难道她能理解, 我就不能么。 画家没再说什么, 只紧紧攥住她握着油画刀划向画布的手。 片子的结尾, 是她耳垂上那一点高光的珍珠耳垂。 让我惊异的是,那一点点的亮白,竟然会有如此的魔力, 让他和画中的她不朽。

摄影里能看到什么

除去那些为拍而拍, 为养活自己而拍的动机外, 自恋肯定是首要的因素。 越看自己过去的东西越觉得好笑, 那些曾经的得意之做, 那些摄影“作品”, 那些“感性”或“理性”的文字。 一切都该是有其原因的。 比如那时西藏的那些感慨,那些仿佛在神山圣湖里的灵魂震撼,回想起来, 其实不过是高原反应的一种表现。 在海拔5000米的高度去那么写, 是因为大脑缺氧, 不会正常运转, 尚可理解。 如果回到平地还那么想, 那除了自恋就还是自恋了。 走了许多地方, 怎么呢? 会说几句鬼话, 怎么呢? 见多识广至少自我膨胀的一种表现而已, 自己偷了乐也罢了, 却非要在大庭广众中裸奔, 实在是挺傻的。

Make every moment matter

Make every moment matter, 这是写在一个给老年痴呆症病人的腕标上的话,大概是能提醒他们为存在的每一个瞬间而快乐。 回来10天了, 却总觉得站立不动时和在旅行途中,生活的运行不是同一个时空尺度。

七月火

每年的七月,科罗拉多都会此起彼落地烧着山火。 今年的春季下了很多雨, 是科罗拉多历史上第三大降雨量的春季。 万物复苏,百草茂盛, 果然放眼望去, 到处一片绿。 入了夏就开始不对了, 雨越来越少。 等进了七月, 竟然滴水不落, 气温却直线上升。 到昨天, 就已经创下了科罗拉多有温度计以来的最高稳定记录, 110F。 极度的热和干燥, 让春天茂盛的草木成了一片片只待星火就可燎原的干柴。 今天终于开始了。 下班的时候, 看到平顶山一片浓烟。 离开家尚有一定距离, 也习惯了这样的场景, 不再如第一次见到山火那样紧张。回家看电视, 原来是三个孩子今天早晨玩烟火,点着了附近的干草, 一发不可收拾, 到下午已经把北平顶烧黑了大半。 从丹佛各个角落赶来的救火队员在一线和大火搏斗着保护附近的民房。 从峡谷城调来的灭火飞机从空中洒下来一片片粉红的灭火粉。 朋友问, 你怎么没去拍照。 我似乎一点动机都没有。 拍别人灭火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又不是新闻摄影师。 —- 说到摄影, 今天为它感到挺压抑的。 很多的机会, 很多可以做的事情。 不把握好, 就一个个飞快地从掌缝中溜走了。。。。

树倒猢狲散

最近似乎很信生活里的那些“SIGNS”。丢护照,是不让我去伦敦;丢钱包,是让我赶紧离开伦敦。 办公室门口有三棵树,其中的两棵在去年死去,但依然站立了, 知道上个月才轰然倒下。 通知绿化公司来把死树移走。早晨上班时, 看到死树依然躺在停车场的一角,剩下的一株却绿意盎然。 中午出门口, 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眼前一下空荡荡的。 仔细一看, 死树没有了。 那株活树也只剩下了一个树桩,被齐根锯去。 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 是SIGN, 是树倒猢狲散。这群在科研的森林中跳了几十年舞的猢狲们,也许该散了。

活在箱子里的人

旅行,就少不了行李。 这些年来来去去的走,我的行李配置已经成了一种仪式。 一个大号的兰箱子, 一个中号的兰箱子, 这两个家伙自己有轮子,可以在地上拉了走。另外肩膀上背的一个根据出行目的更换的双肩包或是摄影包。走得多, 用得多, 箱子坏了好几次, 换了好几次, 但这仪式的黑兰色调一直没有变。 这个夏天走得多, 大兰箱子就成了我的家了。 所有路上需要的东西都在里面。 到广州学校,那箱子就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 每天从里面拿点日用品或是换洗的衣服。再上路, 更是每天拉了他到处走,晚上开箱子把一天的所得收入, 所需取出;早晨再匆忙把一切都塞回去,拉上拉链, 继续前进。 终于回到DENVER了。 缓过劲来,就得把箱子收拾干净了。 打开箱子盖, 里面掉出一叠各种文字的资料,机票,车票, 收据。 路上的记忆潮涌而来。 一张张地翻开,还有那些路上不经意搂进箱子的东西。整理干净了, 就把箱子拿去地下室。 忽然觉得, 好像是要和一个默契了许多年的老朋友告别, 竟然有些舍不得。 走上楼梯, 忽然想到, 还有一个月, 就又要上路了。 看看周围的家,厨房,卧室, 晒台, 草地。 明白自己在北极村的悲哀了。 究竟哪里是家呢。 难度我的一生, 注定在这蓝色的箱子中渡过。

开枪,请送我入狱

读到一则新闻。 美国的邮递员是政府雇员,伤害邮递员属于和破坏政府同罪,是要受重罚的。于是就有了这样的怪事: 两个认识了很久的人。 一个是邮递员, 一个是他的邮区里的住户。 两人见面总会温暖地聊上几句。 这天也不例外,你好之类的寒喧。 接着发生的事情就离奇了,那住户非常冷静地拔出枪,往邮递员的腹部连射6发子弹,然后扔下枪,直接开车去了附近的警察局投案。 进门就说, 我刚杀了一个联邦雇员, 请送我入狱。 杀人的动机才更耸人听闻。 该人欠了9万美元的医疗债, 觉得早晚会被债主把一切都拿走,成为一个无家可归人。 与其如此, 不如在联邦监狱里了此一生。 至少有吃有喝有免费医疗还不用上班。。。

七月是我旅行的滑铁卢–2

4) 开会 5) 奥林比克塔和BMW博物馆 3) 学了信任,出门时,前台的洋大姐很认真地给我指去机场地铁的路。 拎了二个大箱出门,按图索骥找到地铁入口。下楼梯,习惯了自动人行梯,带了行李很不方便。 更惨的是,走到底,忽然意识到忘记把旅馆的钥匙还给前台。欧洲许多旅馆还是使用最原始的门锁,用一个浇铸而成的巨大铜牌拴着钥匙,每次出门交还给前台。土则土矣,倒是也别有风味。可此刻这风味不如何受用。 再拎行李爬上楼可不是件容易事。走过一个背包的小伙子。情急之下,问他是不是去旅馆的方向。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我问他能不能帮我把钥匙还了。小伙子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走上楼梯,我却忽然起了小人心,终于拎了箱子呼哧呼哧爬上地面。小伙子的背影已在旅馆附近,正仰了头一家家寻找招牌,然后进门,三十秒后出来,乐颠颠的样子继续走他的路。惭愧啊,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为我做毫不相干的事,我却起戒心。 人与人的信任果然不易,别人的热心到我这里却成了怀疑。 (以上这段是去慕尼黑机场的地铁上写的) 于是就有了报应。那算命先生说的流年不利的报应。到了机场,往终端走时忽然想起护照好像忘在了旅馆的柜子。汗立马就下来了。媳妇已经在去英国的路上了,就快着陆。我要此刻卡在了德国,该多惨。给旅馆电话二次,她们派清洁工去找了两次,都说没找到。在地铁车站里,众目睽睽,我把箱子翻了个底朝天。但不抱任何希望,难得我的记忆如此之好,把护照放在架子上的那个动作记忆尤新。 下一步不是着急是伤后处理了。 BA的航班肯定耽误了现在最埋想的是找到护照换航班走。最糟的状况,是找不到护照,还得去领馆办护照,麻烦就大多了。发现自己非常的脆弱。那些在万里行程中建立起来的自信在瞬间崩溃。非常想家。 (以上是从机场回旅馆的路上写的) 回到旅馆,在一分钟内找到了护照。清洁工找不到护照,不是他的错, 谁让我把护照藏得那么好呢。 机票买的是网上的便宜票,发现护照不见时就知道废了。现在去机场的路上,买当场票去。还没联系上媳妇,但今天该是能见到了,钱是个好东西没它真不行。BA的下一个航班还有20分钟起飞,居然顺利赶上了。刷卡,存行李,过安检。此刻坐在航班的椅子里了。心里终于有些踏实。 这次的事让自巳深深感到自个儿是谁的重耍。护照就是个小本子,似乎和自己是谁没任何关系。错!没了护照,自己也许还知道自己是谁,但别人如果不知道你是谁,你就谁也不是了。 (以上写于再次回机场和飞往伦敦的路上) 如果说世上果然有乌鸦嘴,我的就肯定是了.从机场海关走出,见到了坐在出口处酒巴等我的媳妇,很是开心。说着误机的经过,然后去买了后面几天的地铁票。去到旅馆,发现我的钱包不见了。百思不得其解,之后的几天找遍了机场和航空公司的失物招领而未果。终于感叹,原来我也有翻船的时候。一向夸口我自己在路上从来没被贼人下过手。这次虽然不是一人但却也难证明只在独行,好在应急措施齐全,终于没耽误了媳妇的休假。原本打算在伦敦多住几天的,却因为没了现金而只好提前离开。正也累了,一心只想了回丹佛,不惜代价绕道巴黎。 最后的行程,试图在芝加哥改航班可以早一小时到家,上机的时候还很得意,终于还是镜花水月的开心,机长告诉大家飞机的刹车坏了.实在是个很矛盾的事,一架飞在空中的飞机自然不需要刹车,没了刹车起飞了只很难着陆,而因为不能停止就索性不能起飞。 美国人脾气很好,知道急也没用,安全第一,一个个乖乖坐了等待,还不时凑点幽默 到家休息了几天,再次出发去芬兰。 路上听到消息, 伦敦地铁被炸。 掐手指算算, 如果小偷不偷我钱包, 我就不会飞回美国。 这时候估计还在伦敦的地铁里血流满面呢。 再次想起那说我流年不利的算命先生说:破解之法, 在于行走。 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