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行走的意义

96) 又到了出发的日子了。 早晨被手机的铃声叫醒, 睁开眼,空空的天花板上, 横贯着日光灯。还是这两室一厅的公寓:黄色的衣柜, 黄色的书桌, 黄色的床单和棉被;褐色的沙发,电视机柜, 茶几;下水总不怎么流畅的浴室,冷水开关极其敏感的淋浴。
该开始整理行李了,才意识到现在在这里住的时间越来越少。曾经需要提了大包小包艰难地攀登4楼,而现在下了飞机都是直接去办公室, 行李根本不进“家”门, 只在办公室的大沙发上胡乱摊开。 每天抓几件换洗衣服回去,洗澡,洗衣服, 睡觉。
今天却不想起床了。 实在说不出为什么该留恋这地方的, 就是一个倒下休息的地方吧。 可躺多了, 也就会开始有了感情。 前几天躺这里看梁实秋的雅舌, 其中就有一段是先生说到他对那求避风雨外并无奢求的雅舍如何好感油生。 “纵然不能避风雨, 雅舍还是有它的个性。 有个性就可爱。” 而我的公寓没有雅舍的个性,却能避风雨,且有在湿热的广州如救命甘泉的空调,自然也该是可爱的。
97) 躺着, 脑子里胡思乱想。 渐渐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总是在拼命地到处乱走,不愿在一个地方长期停留。其实是我心里明白这一切本不属于我, 因了命运的偶然让我有暂时驻足的机遇,如果非要强求定居, 直到真的日久生情,终于是累人也累己。不如老实接受了自己的宿命,背着或者拉着行囊,继续在路上走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