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九九归一

98) 办公室的窗户前几条没关好, 蚊子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缝隙蜂拥而进。 早晨打开办公室的门, 发现屋子里嗡嗡的都是飞将军。 不知道是我今天是眼力超常,还是蚊子们饿晕了,我一巴掌一个,连续消灭了五个。 都是冤死鬼, 身体里一滴血都没有。 当然如果它们的肚子里有血,我就未必会有同样心情了。点上蚊香, 看样子确实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连蚊子们都明白此地可以停留。
办公室送来了新的聘书, 金黄色卡纸的封面,里面盖了校长的大印。我拿了相机在校园里到处乱走, 想再多捕获些关于这里的记忆。其实每次来, 拍得最多的就是校园,似乎是没什么需要反复拍的。 可校园又好像一本经典的书,每次读去,即使是同样的页码同样的文字, 随了心情的不同就总有不同的理解。
晚饭的时候大雨,只在学校的餐厅吃了点东西。 结账,99元, 正应了广州日记的数目。
99) 九九归一,该是上路的时候了。
“你好, 我的名字是石头。 我不告诉你我在哪里”
“你好, 我的名字是石头。我不告诉你我去向何方”
[终场。广州日记]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 九九归一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