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一种两种的无奈


80) 有些理解为什么科研人员的素质这么差了。我记得我少年时代学工开始,下车间,师傅教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要自己整理干净。大学,研究生,乃至毕业,我都会在工具间自己动手做东西。而所有的场合,基本守则是,操作者在懂得使用规则的情况下可以使用任何机器,而操作规则最基本的一条就是工具间在你进入和离开时不该有任何变化。而此刻,看了所里的工具间,除了摇头我别无选择。满地的积水,数年来积累的垃圾铁屑废旧钻头锯条电线到处都是。。。如此素质的地方做科研,我对科研的严瑾性深深怀疑。
81) 据说不曾有过,就不成为习惯。不是习惯,也就无所谓失去。这么简单的道理,再想不明白,岂不是猪头。戒烟也是如此,如果没有抽烟的习惯或者根本不抽烟,就不存在戒烟了。我的中文实在是太烂了。
82) “觉得陈老师您应该歇歇了,多花点时间陪陪两个小家伙。东奔西走飘来飘去的日子应该是偶们年轻人干的事……”第一次被人叫老陈的时候感觉很奇怪,而在学校里,也很少有自己是个老师的那种庄严感。估计第一次有人在公车上给我让位子的时候也不远了。石头啊石头,你一定要有思想准备啊,不服老,是不行D。
83) 一度师兄把我在江湖色里贴的那些图和文字整理成了一个巨大的文件,无法想象TA是怎么一张张图一段段画去复制整理格式化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