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


克罗地亚
78) 广州日记又快写到尽头了。早晨从校园的树荫下走过,脚步匆匆,一如既往,脸上毫无表情。脑子里却旋了姜育恒那首歌: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撕开后展开旅程,投入另外一个陌生。这样飘荡多少天,这样孤独多少年,终点又回到起点。。。
下周的这个时候,就又已经远离了南国的湿热,背了摄影包走在巴伐利亚的土地上了。广州于我,实在已经是一个家了。自在的生活,每天的来来去去,办公室的桌,电脑,紫色的家具,紫色的窗帘;学生,同事,和我热爱的朋友们。白墙上巨大的佛字,在心里随了笔意来回扫着,起点和终点却永远是一个轮回。安静中暗涌了无法沉寂的躁动。
79) 我对空间的判断能力极其差。卧室里有一只蚊子,来回在我面前飞着示威。极怕蚊子的一个人,只得光了膀子上窜下跳地追逐。直到把手掌打得通红,那蚊子依然不紧不慢地在我的鼻子前缓缓掠过。只得点上蚊香才入睡。早晨起来,发现它居然停在了墙上,抡掌拍去,竟然拍在离它1尺之外的地方。不是那蚊子有神佑护,就是我的脑子有问题了。气急败坏,圆瞪双眼,拳打脚踢,终于击毙了那嗡嗡的家伙。发现,它一滴我的血也没喝到。这都什么和什么阿。。。。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