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乌龟和鱼


75) 哭了,我的泥康1735的马达撞坏了,修一下要2000多RMB。我的图丽镜头摔坏了,修一下还不知道要多少银子。这都是我吃饭的家伙,怎么就不会珍惜些呢:(
76) 新来的小鱼死了两条。朋友第一次见到它们的时候就说,它们肯定会死的,我们只顾了自己的视觉愉快了。我也知道它们会死的,因为从技术原因,这样的小鱼该是很娇嫩的。
来的第一天,把鱼缸放在一度和小木的盆里。她们围绕着鱼缸转转转,等鱼游近了就冷不防啃吃一口,却总被玻璃阻挡。我于是知道她们是爱吃鱼的。小鱼死了,遵从自然规律成为小龟的食物,也该是物得其所了。送鱼的朋友也许会有些伤心,在这里我有愧了,但总比让死去的小鱼暴尸野外好些。于是死去的小鱼就进了小龟们的盆。一度在睡觉,小木发现了目标,几乎是扑过来一口咬住小鱼,然后在水里翻滚了,拼命划动四肢,大概是想去什么地方独享。发现不成功后,她开始飞快的撕咬,以目瞪口呆的速度在2分钟内把整条小鱼完全吞噬,不留一点痕迹。
朋友说,你好残忍啊。也许是呢。人类是热爱海鲜的动物,尽管我们生活在岸上,却会发明各种各样的方法把鱼捞上来,再发明各种各样的方法把它们做成各种各样奇怪的食物供我们享用。乌龟吃鱼,该就是本能吧,为了生存。连骨头都不曾浪费,也不需要什么佐料。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冷血,但总觉得这样,更符合一条鱼的终结。
77) 端午节,偶像两口子邀我去家里。那老公的烧菜手艺我是领教过的,口水狂冒,下了班P颠颠打了摩的直冲而去。这两口子都是福建人,福建人爱吃海鲜,桌山的菜于是一半来自龙宫。老公亲自去菜场买菜和下厨。回来说,这菜场里,男青年很少。
蛏子应该是属于贝类的,炒熟了,俩爿儿分开,当中很鲜美的一块儿肉。端上来的时候,发现所有的蛏子都站在碗中,很整齐。纳闷,问,这是你用手排列的还是怎么会事情。朋友哈哈大笑说,我在锅里加了些伟哥。这道菜的名字叫伟哥煨老蛏。哈哈大笑。
朋友的孩子是极好玩的,吃完饭,和他一起玩了许久的LEGO。 Yesterday once more.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 乌龟和鱼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