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毛蒜皮的日子

为为的数学成绩直线下降。 原因有三: 进度太快, 该上六年纪的他在7年纪读9年纪的东西; 疯狂地玩计算机游行; 一个对他的学习不闻不问的爹。 朋友说, 石头, 你的孩子们很好的, 珍惜呢。 我想我是知道的, 该再多为他们做些什么的。 这几天然然疯狂迷上了三国演义, 晚上总要我给他们讲故事。 还眼睛红红地问了我好几次, 这次出行什么时候回来, 可以继续讲故事。 每次看他那样子, 总感觉很罪过。

修理狂和其他鸡毛蒜皮的事情

JUDY的车需要车检了, 这自然也是我的事情。 早晨去排队把这事情办了, 然后发现车里的6碟CD机器坏了, 不放音, 也不能把碟拿出来。 JUDY说,她从来不听CD, 而我是个车里没有音乐就无法开车的人。车场的技师说, 这东西他们不管, 要拆下来送出去修, 200美元。 抢钱阿, 买个新的也就这点银子了。 不修, 走人! 回家, 带孩子去练拳, 顺便抓了一堆工具。 孩子进练武场,我折腾了半天, 发现什么工具都有, 就是缺一个合适的套筒扳手。 不想来回跑了, 坐车里安静看书等孩子们。 回家后找全了工具, 把CD拆了出来,摇摇, 里面咣朗朗响。 打开盒盖, 扣过来, 底朝天。。。 当, 掉出来一个一分的硬币。 装回去, 一切都工作正常了。 这一分钱。。 差点儿就成了200元了。 千里之堤毁于那什么什么的。。。。。 发现手上划了一个血口子, 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真的成了一个超级修理工了。 看了自己都有点烦, 就连写的东西也总是一堆堆的鸡毛蒜皮。 朋友说, 不知道疼的人是个狠心的人, TA大概是对的。

然然的信

终于把车库里的柜子架子都装完了。 如庖丁解牛毕, 拍拍手, 抹把脸, 叉腰四顾,踌躇满志。 问题是, 为了这个工程, 我已经把车库里的大部分成年累月的垃圾都处理了, 这么多的架子, 放什么呢?

又一天

我在安装车库里的柜子, 孩子们在车道上玩。 然然摔倒了, 脑袋在水泥路面上磕了一下, 躺那儿哇哇哭, 为为抱了他。 吓着我了。 跑过去问发生了什么, 还好他只是躺下的时候空间判断失误,没大问题。 小儿子大抵比较娇惯些, 有些情绪就立刻发作。 继续木匠工作。 为为在边上帮忙, 原本的练拳也取消了。 当我专心致志在调水平的时候, 听到后面一声闷响。 回头看, 为为倒在地上, 原本挂在墙上的一个很重的拖车砸了下来, 正好砸了他的脑袋。 为为脑门上一个大包, 脸上蹭青了一块儿,眼神稀里糊涂。这下真吓着我了。 抱起他, 他迷迷糊糊说, 我没事。进屋, 医生给检查了一下, 说就是皮肉伤。 包了冰块冷敷。 晚上两个孩子都没什么事了, 一切恢复正常。 然然给我个卡片, 父亲节的。 上面写着: You are very useful in my life, Dad. I hope you don’t travel so much. When you are away, I feel […]

舍不得看透你

一些日子前, 朋友给我说了这个文章的题目。文章我没读到, 也不想读,这题目已经让我痴迷。舍不得看透你,渗透了生活的哲理。开车送孩子上学的路上, 脑子里盘旋的, 竟然就只有这六个字。老马识途地把车停在校门,小小石头下车时回头问, 爸爸, 你没事吧。 恍然醒来, 没事没事, 儿子, 你怎么了。 小小石头说,你好像病了。 我确实是病了。一场能让我大梦初醒的病。所谓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就是这个道理。舍不得看透你, 因为看透了,你就不再有意义。 可不幸的是, 我看透了自己,于是自己对自己失去了意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达到这样的境界了,我也就快熟了吧。 —- 写下了这些字, 然后就忘记了, 直到昨晚整理文件, 才发现了这篇起了头, 却不知道如何收尾的文字。

做一个普通劳动者

来来去去的做季候鸟, 总也没个安定的日子。 每次回到家里, 就会让自己做许多修修补补的事情和一件大些的工程。 下周又要出发了, 今天风风火火, 决定把车库里的累计整理一下, 把墙上对付用了10多年的旧架子拆了重新做, 还要新打一个柜子, 可以把孩子们的自行车挂在里面。 工具都是现成的。 玩摄影之前, 我的爱好就是收集各种工具。 车库里,大到锯床钻床, 小到扳手和能拧眼镜的小螺丝刀一应俱全,需要的就是去建材店买一堆木料。 一身臭汗一天, 工程已经初具规模。 收工了, 冲个澡, 浑身上下里里外外一片通泰。 ———— 临睡前看了一个记录片, 是COLORADO的一位大侠,两年前自己独自下到狭缝峡谷, 被巨石压住了胳膊。 受困6天, 水粮都没有了, 而出事的地点偏远, 救援人基本没可能找到他。 大侠一狠心, 把自己的两根腕骨都掰断了, 然后用一把小小的刀将连着的皮肉全部切断, 壮士断腕。 更不可思议的是, 两天滴水粒粮未进,失学40%, 失重30斤的他居然背起了全部的登山设备和录下了他自己遗言和断臂过程的录像机, 在极其狭窄的峡谷里走了几里路, 然后自己独臂架设登山缆绳攀登了80米高的悬崖, 之后, 在没有任何遮挡的烈日照射下步行12公里,终于找到了救援人员。 一个细节: 被困的日子, 每天早晨都有一只乌鸦从他头顶掠过, 仿佛死神在招呼。断水断粮两天后,他已经放弃生还的希望。 在岩石上为自己刻下了墓碑,留下了遗嘱, 然后安静等待夜幕降落,准备安静地死去。 早晨,他出乎意料地发现自己依然活着,那每天早晨准时到来的乌鸦没有出现。 等他自我断臂,走出峡谷, 发现第一潭水的时候。 水潭里, 赫然是一只刚死去不久的乌鸦。 ————————————— 记梦: 家里什么地方漏水, 到处是水。 […]

父母在不远游

早晨MSN上, 朋友告诉我, 他母亲去世了。朋友, 保重, 节哀。 ———————– 朋友比我大不了多少, 于是我也一天的闷闷, 抓了个油漆刷子刷白围墙, 把车库里面积累了10多年的东西大扫除, 把几辆车都洗刷干净。 有些怕停下来, 怕给大脑空间去思维。 父母在不远游, 是古训。 我倒好, 不但远游, 还把父母连根拔, 一起游到了异国他乡。 这也就算了, 偏偏的自己一个漂流命, 好好过日子也罢, 却依然天南海北的走。。。。。。

那天, 那鸟

平遥的邮政局门口。 看中国近代文物破坏的记录, 难受。 朋友说, 有创造就会有毁灭的, 别难受了。 话是不假, 但还是难受。 然后看到平遥的居民全城一心, 在大难将临之前用黄泥巴城里的那些无比精明的雕塑都糊了起来, 30年后, 这座历经劫难的古迹成了联合国人类文化的里程碑。 另一位朋友说, 这黄泥的事情, 在中国不少地方有: 上海前汇丰银行在最近的装修时就发现了当年用黄泥糊壁保存下来的精明壁画。

再说抽烟。。 外半篇

晚上读唐先生鲁孙的“大杂烩”, 其中一段说到他的烟史和林先生语堂的一句警世之言:能够一下断了烟而不再抽的, 是谓忍人, 绝不可交。这下总算给自己反复无常的无瘾之烟瘾找了一个绝妙的借口。 其实林先生的话还是走了极端, 且不说为自己叫冤的唐先生, 从文笔里看, 就是一个至性之人; 就是我自己那早已仙逝的姥姥, 当年也是从早到晚烟不离手。 我小时候, 从会自己去小卖部购物起, 就经常为姥姥效劳买烟。 记得老人家的量是一天一包飞马, 2毛7分人民币。 一次我忽然发现劳动才9分一包, 还特地问了店里的老公公, 和飞马一样都是20支。 于是很聪明地买了2包劳动, 外加犒劳自己的才智, 卖了一根8分的雪糕。 回家被姥姥说, 你这小鬼头。 她自己扭了小脚去买她的飞马, 不知道那两包劳动怎么处理的。 后来姥姥因为父亲的一句“烟对孩子有害”, 当即把烟扔下, 到她走, 终身未再碰过一口。在我心里, 姥姥是全世界最慈祥的人,如果忍人如此, 我终于不明白林先生为什么会惧怕与之为友了。 —- 另一篇文章, 说的是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寒云的生平。 风风雨雨的一生, 极尽才华而以42岁之年早逝。 我今年也已四十有二, 对这数字不免有些敏感。 袁二公子留有一诗:“乍着微棉强自胜, 除晴晚向来分明。南回寒雁淹孤月, 东去骄风黯九城。 隙驹留身争一瞬, 螫声催梦欲三更。 绝怜高处多风雨, 莫到琼楼最上层。” 把东坡的“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意境玲珑剔透了一番。 细细想了, 不禁发呆半晌。

喝凉水都塞牙

今天就是这么个日子。 回到家, 决定把积压的一批底片冲洗出来。 装胶卷之前, 发现只剩下定影药水,停显和显影药水都没有了。配药水, 放了500CC的水在烧杯中, 然后量了25CC的浓缩药水, 倒进烧杯。 那一瞬间, 脑子里电光石火地一闪, 我倒进哪个烧杯了? 果然, 我把显影药水直接倒进了定影药水的瓶子。 嘿嘿, 这下两个药水都没有了。 从头开始, 把所有的药水配好,装胶卷, 然后开始显影。一切都很顺利, 需要等20分钟。 闲着也是闲着, 健身房就在暗房隔壁, 俺举重去。 那杠铃片太少了, 需要加一对儿上去。 把一头放好, 弯腰去拿另外一片。 没想到啊没想到, 一头重的杠铃忽悠一下翻了, 刚放上去的那片一下就滑了下来。。。。当然, 杠铃片是摔不坏的,因为在砸到地面之前,有我亲爱小脚趾头垫在那儿呢。 疼得抱脚乱跳, 眼看了脚趾头一点点胖起来。 艾。。 命不好, 流年不利, 广州那张乌鸦嘴,这次我要再见到鸦的,我我我。。。。 冷敷, 怒火中烧。 拿起气枪开始打靶。 一枪一个小塑料人, 再一枪, 小人人飞起来, 砸在灯泡上, 灭了!!!! 胶卷冲完了。 打开盒子, 竟然有两个全空白的,估计是新胶卷。还好另外3个有东西, 要不肯定是用清水显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