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老虎差点儿丢了


42) 新潮楼
菊炸春卷原来不是用春卷皮裹了菊花炸,而是把常规的春卷半截切成碎花刀,油炸后竖立在一个很讲究的盘子里,如菊花般绽放。入口时多了几分脆意,再嚼几下,就恢复了常规春卷的滋味了。
脆炸马蹄糕是把普通的马蹄糕托上粉,油炸出一层脆壳。口感不错,如果粉中混有咸蛋黄,甜咸相互反差,该是更有一番韵味。
43) 接触过的几个湖南人说英文, V的音都发不准的,大概都成了W的音。 Very成了WaiRy。广东人似乎容易把R发成L。美国开餐馆的广东人多,菜牌上经典的一道,是炒饭, 用鬼子话说是 Fried Rice, 让广东老板一念,就成了Flied Lice (飞虱) 。
44) 广东治安甚是恐怖。今天的南都头版赫然是一只缠满了纱布手。警官追歹徒,被歹徒挥手一刀削去两个手指。这还算是幸运,至少接指手术还算成功。昨晚和朋友喝酒,说到记者被人入室寻仇,剁去几个手指。不知是如何深仇大恨,仇家竟然把剁去的手指带走了。
45) 老虎差点儿跑丢了。隔壁邻居打电话来说,你们家老虎跑到我的院子里来了。孩子们去一看,果然是他。老虎现在鬼得很,门只要不关紧,他就能拨拉开一条缝,悄然无声地溜出去。问题是,他从小在室内长大,到半年前为止,从来不曾自己出过家门的。最大的冒险是乘人不注意,溜进车库里玩一会儿,然后就蹲在放水罐的桌子上等了人来找他。
家里安了个巨大的花窗后,老虎天天坐在宽宽的窗台上看外面的天,看天上飞过的鸟。老虎对飞着的东西有一种天生的兴趣 (肯定不是出于欣赏的想法),一旦有机会够着,那是一定穷追不舍的。过去怕外面的苍蝇飞进屋,现在根本不在乎。那进屋的苍蝇有福了,因为不出3分钟,一定是被老虎追到精疲力尽坠地而亡。从老虎看了外面飞鸟的眼神里,我能判断出他的心野了。 怕他偷偷跑丢了,我给他定了个猫牌儿,上面刻了他的名字和家里的电话号码。家人都说我多此一举,觉得他不会跑出去,但我坚持给他挂在了脖子上。这次果然证明还是有用的。
小石头说,老虎如果在外面看到了鸟,那就真惨了。估计会仰了脑袋,一直跟了那鸟走到天涯海角去的。。。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 老虎差点儿丢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