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窗户上的雾气


32) 一直拒绝用伞,早餐的时候又下去了暴雨,只好在食堂翻看了带着的一本Woody Allen消磨时光。Allen是一个天才,这本Without Feathers写得文字平铺直叙中,却透了极其的怪异。像是一种文字的游戏,把一堆本无关联的词颠来倒去地放在一起,拼出生活里本就很矛盾的一幅幅图像。走出食堂的时候,雨停了,去小卖部买了把最大的不可折叠的伞。下雨的时候坐着等雨停,雨停了拿了把新雨伞在坑坑洼洼的积水中走。
33)校园的路上都是很俊秀的树,绿树临风,端的很是好看。我最喜欢的黄房子边上的林荫路是华师最有些历史的地方了,树的年代也久远,在树下走,满目的绿,却又因为树的高大,一点没有压迫感。几天前,忽然在这段绿中发现了一片红云。仔细看去,是一株在十数米高的树,树梢花开,鲜艳如血。昨天还想了要去用相机记录下来,一夜风雨,早晨再次从这里走过时,已经是残红一地。鸡冠状的花瓣该是刚落下不久,一如树梢的依然绽放。同样的红艳,铺满了湿润的地面,覆盖着片片水洼。来去的行人大概对此习以为常了,毫不驻足,匆匆踏花而去。
34) 办公室的窗户分上下两层,有着八扇玻璃。每当天气变化,内外气温有差异的时候,总会有雾气凝结在窗上。才注意到夏天窗上凝聚的水雾和冬天是不一样的。同样是潮湿的空气,冬天室内气温高,窗玻璃的内侧可以用手指去画上各种各样的鬼脸,然后看水珠一串串滴下。如果画的时候注意些转折,就可以见到哭着的眼或是垂涎三尺的嘴。此刻是夏天,空调让室内很是舒服,窗也是雾蒙蒙的,用手指去画,不留一点痕迹:水汽都凝结在窗的外侧了。抬头看,发现上面一层的玻璃上,不知道被什么人砸出了一个三角形的洞,地上却不见碎玻璃,大概是散落在两层玻璃分隔的窗台上了。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 窗户上的雾气

  • Anita

    天天看你的blog,渐渐成了一种习惯。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Take care.

  • RR

    喜欢这种心态阿, 心平气和地走路

  • kaishui

    我也画过。是在潮湿的春天吧。早晨送宝宝上学后回来,发现卧室的大窗玻璃上爬了层水汽。把窗外晕染成一副迷迷糊糊懒洋洋的绿色。我跳上窗台,用手指化了个一家三口。大笑。那谁说,快把它拍下来。用数码咔嚓了几张。过了几分钟水汽开始消散,那一家三口于是鼻涕口水齐流,一会儿就不见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