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抽烟。。 外半篇


晚上读唐先生鲁孙的“大杂烩”, 其中一段说到他的烟史和林先生语堂的一句警世之言:能够一下断了烟而不再抽的, 是谓忍人, 绝不可交。这下总算给自己反复无常的无瘾之烟瘾找了一个绝妙的借口。
其实林先生的话还是走了极端, 且不说为自己叫冤的唐先生, 从文笔里看, 就是一个至性之人; 就是我自己那早已仙逝的姥姥, 当年也是从早到晚烟不离手。 我小时候, 从会自己去小卖部购物起, 就经常为姥姥效劳买烟。 记得老人家的量是一天一包飞马, 2毛7分人民币。 一次我忽然发现劳动才9分一包, 还特地问了店里的老公公, 和飞马一样都是20支。 于是很聪明地买了2包劳动, 外加犒劳自己的才智, 卖了一根8分的雪糕。 回家被姥姥说, 你这小鬼头。 她自己扭了小脚去买她的飞马, 不知道那两包劳动怎么处理的。 后来姥姥因为父亲的一句“烟对孩子有害”, 当即把烟扔下, 到她走, 终身未再碰过一口。在我心里, 姥姥是全世界最慈祥的人,如果忍人如此, 我终于不明白林先生为什么会惧怕与之为友了。
—-
另一篇文章, 说的是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寒云的生平。 风风雨雨的一生, 极尽才华而以42岁之年早逝。 我今年也已四十有二, 对这数字不免有些敏感。 袁二公子留有一诗:“乍着微棉强自胜, 除晴晚向来分明。南回寒雁淹孤月, 东去骄风黯九城。 隙驹留身争一瞬, 螫声催梦欲三更。 绝怜高处多风雨, 莫到琼楼最上层。” 把东坡的“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意境玲珑剔透了一番。 细细想了, 不禁发呆半晌。

No comments yet to 再说抽烟。。 外半篇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