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广州日记: 老虎差点儿丢了

42) 新潮楼 菊炸春卷原来不是用春卷皮裹了菊花炸,而是把常规的春卷半截切成碎花刀,油炸后竖立在一个很讲究的盘子里,如菊花般绽放。入口时多了几分脆意,再嚼几下,就恢复了常规春卷的滋味了。 脆炸马蹄糕是把普通的马蹄糕托上粉,油炸出一层脆壳。口感不错,如果粉中混有咸蛋黄,甜咸相互反差,该是更有一番韵味。 43) 接触过的几个湖南人说英文, V的音都发不准的,大概都成了W的音。 Very成了WaiRy。广东人似乎容易把R发成L。美国开餐馆的广东人多,菜牌上经典的一道,是炒饭, 用鬼子话说是 Fried Rice, 让广东老板一念,就成了Flied Lice (飞虱) 。 44) 广东治安甚是恐怖。今天的南都头版赫然是一只缠满了纱布手。警官追歹徒,被歹徒挥手一刀削去两个手指。这还算是幸运,至少接指手术还算成功。昨晚和朋友喝酒,说到记者被人入室寻仇,剁去几个手指。不知是如何深仇大恨,仇家竟然把剁去的手指带走了。 45) 老虎差点儿跑丢了。隔壁邻居打电话来说,你们家老虎跑到我的院子里来了。孩子们去一看,果然是他。老虎现在鬼得很,门只要不关紧,他就能拨拉开一条缝,悄然无声地溜出去。问题是,他从小在室内长大,到半年前为止,从来不曾自己出过家门的。最大的冒险是乘人不注意,溜进车库里玩一会儿,然后就蹲在放水罐的桌子上等了人来找他。 家里安了个巨大的花窗后,老虎天天坐在宽宽的窗台上看外面的天,看天上飞过的鸟。老虎对飞着的东西有一种天生的兴趣 (肯定不是出于欣赏的想法),一旦有机会够着,那是一定穷追不舍的。过去怕外面的苍蝇飞进屋,现在根本不在乎。那进屋的苍蝇有福了,因为不出3分钟,一定是被老虎追到精疲力尽坠地而亡。从老虎看了外面飞鸟的眼神里,我能判断出他的心野了。 怕他偷偷跑丢了,我给他定了个猫牌儿,上面刻了他的名字和家里的电话号码。家人都说我多此一举,觉得他不会跑出去,但我坚持给他挂在了脖子上。这次果然证明还是有用的。 小石头说,老虎如果在外面看到了鸟,那就真惨了。估计会仰了脑袋,一直跟了那鸟走到天涯海角去的。。。

广州日记: 269 路公汽

35) 洗澡的时候,缠在手指上的创可贴终于掉了。伤口已经开始愈合。能有机会仔细分析一下惨案发生的细节了,才发现那锯子在我的手指上跳了两下,留下四个齿印。两个是不足为挂的刮伤。另外两个比较深,砍在食指关节的最高点 (再次证明了出头之物多受损的真理) 。好在,人老皮厚,恢复起来也就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没觉得是个问题。 36) 带了新老学生们在雍园吃饭和见面。提醒自己,学会观察,学会耐心,学会理解。 37) 天河体育馆,收费30元,一般般的条件,只有游泳。想起家那里的小区体育中心,同样的收费,包括了室内温水游泳池,10米内墙攀岩,蒸汽浴室,桑拿浴室,全套健身房,乒乓球室,篮球排球等等,而且管理非常完善。这中间的区别,一个大概是为了盈利,一个大概是为了提供服务吧。 38) 燕南飞的晚饭, CLUB88的咖啡,和朋友们在一起,很安静的一个晚上。晚饭后寻找去处时有些没头苍蝇一样,开玩笑说,老孙把酒吧收了,我们就失去了大本营。 39) 晚上顺路送一个朋友回家,到小区后我继续自己的路。到家后给发短信问TA是否已经到了,却渺无回音。再发,依然没有回答。想到最近的治安,心里有些发毛。打电话,铃声一下,然后就没了下文,再打,对方关机!一股冷气从头流到脚心,却不知道朋友住的具体方位。还好过了10分钟TA打了过来,说是回家发现养的小鱼出问题了,忙了处理。。。处理鱼,你关电话干吗阿,让人出冷汗。 40) 同事打电话来约吃饭谈工作,我在公车上,一片嘈杂。回来,同事说,你居然学会做公汽了。当然了!我还知道可以做1元的短途车,269路, 过岗顶, 就到了天河城。 路上经过的路口包括体育东和天河东 (两个死塞车的地方), 还知道可以站在天窗下仰天享受兜进来的自然风。前面上, 后门下, 自备足够零钱因为没人找零给你。 41) 办公室里有一个飞蝇,动作极其迅速的那种,比蚊子难打1000倍。被它咬后立刻起一个小小的硬块,不怎么痒,但摩擦着非常难受。不知道如何消灭它,极其郁闷。

广州日记: 窗户上的雾气

32) 一直拒绝用伞,早餐的时候又下去了暴雨,只好在食堂翻看了带着的一本Woody Allen消磨时光。Allen是一个天才,这本Without Feathers写得文字平铺直叙中,却透了极其的怪异。像是一种文字的游戏,把一堆本无关联的词颠来倒去地放在一起,拼出生活里本就很矛盾的一幅幅图像。走出食堂的时候,雨停了,去小卖部买了把最大的不可折叠的伞。下雨的时候坐着等雨停,雨停了拿了把新雨伞在坑坑洼洼的积水中走。 33)校园的路上都是很俊秀的树,绿树临风,端的很是好看。我最喜欢的黄房子边上的林荫路是华师最有些历史的地方了,树的年代也久远,在树下走,满目的绿,却又因为树的高大,一点没有压迫感。几天前,忽然在这段绿中发现了一片红云。仔细看去,是一株在十数米高的树,树梢花开,鲜艳如血。昨天还想了要去用相机记录下来,一夜风雨,早晨再次从这里走过时,已经是残红一地。鸡冠状的花瓣该是刚落下不久,一如树梢的依然绽放。同样的红艳,铺满了湿润的地面,覆盖着片片水洼。来去的行人大概对此习以为常了,毫不驻足,匆匆踏花而去。 34) 办公室的窗户分上下两层,有着八扇玻璃。每当天气变化,内外气温有差异的时候,总会有雾气凝结在窗上。才注意到夏天窗上凝聚的水雾和冬天是不一样的。同样是潮湿的空气,冬天室内气温高,窗玻璃的内侧可以用手指去画上各种各样的鬼脸,然后看水珠一串串滴下。如果画的时候注意些转折,就可以见到哭着的眼或是垂涎三尺的嘴。此刻是夏天,空调让室内很是舒服,窗也是雾蒙蒙的,用手指去画,不留一点痕迹:水汽都凝结在窗的外侧了。抬头看,发现上面一层的玻璃上,不知道被什么人砸出了一个三角形的洞,地上却不见碎玻璃,大概是散落在两层玻璃分隔的窗台上了。

广州日记: 允许自己难受

26) 一度和小木回来了。亮子一直吓唬我说她们长得很大了,三个月不见,其实尺寸没太大变化,倒是活跃了很多。按照亮子的指示,去小卖部买了个蓝色的塑料脸盆,当中放上倒扣的石头砚台。于是办公室里,不再寂寞。 27) 眼前总好像有蚊子在飞来飞去,努力去看,却什么也没有。不知道是真有蚊子还是心魔乱舞。喉咙很不舒服,总好像鱼刺梗着,大概是有些发炎。 28) 刚出门四天的我,想念科罗拉多的阳光,暗房,和松树下安静喝咖啡的日子了。孩子们去小朋友们过夜了。 29) 晚饭后和LS去空军医院看XY,她孕期反应,吐得天昏地暗。好事多磨,祝福妈妈和小宝贝都健健康康的。 30) 我们总会把自己想象的比自己坚强,想象了自己能承担自己生活里的一切。其实我们没必要总那么勇敢的,郁闷了,难受了,一切都很正常的。想笑的时候,自然可以笑;泪水也如此,述说也如此。 31) 继续犯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梦里,老虎和影子在屋里追逐着,留下一串串脚步声。

广州日记: 饱着, 饿着

17) 六点就醒了,窗户外冷凝了雾蒙蒙的水汽。屋子里没什么需要留恋的, 1分钟结束起床程序,下楼。学校生活的乐趣在所有的所需都在走路范围之内。走小桥就是沁园。早餐是程序化的两个包子一杯子豆浆, 1元3角人民币,价值15美分。揉了肚子,很满足地往办公室走。 18) 六月的广州潮湿多雨,每天不定时,但决不会让你失望地瓢泼几场大雨。空气里水分饱和量绝对在百分之百。难怪广州的人走路都慢条斯理,稍一快,浑身的汗水就开始往外狂渗。不失为一个减肥的好地方,南方无胖人。 19) 然然学会使用MSN了,告诉我他是班里的打字冠军。在CAM里给他看我新推就的甑光瓦亮的脑袋。小家伙问我受伤的手指怎么样了,告诉我他的手昨天打球的时候也别了一下。走的时候,在书架上放了一个摄像头,他也很快找到了操作程序,于是就能看了他对了屏幕聚静会神地打字。他问我能不能说话,我说书架上好像有个麦话。在屏幕上看到他爬在架子上东翻西找。该是我记忆错误,终于没找到。给了他我办公室的电话,看他一下下按着号码。手边的电话铃声响起。。。 20) 新收的一个学生来办公室见面。把对每个学生都说过的话对她重复唠叨了一遍,把老学生们召集过来见面。不敢想象,这就是一个梯队了,从博士生到一年纪新生全部都齐了。时间流逝的速度快到可怕。 21) 朋友训戒我:“有句话,我一直奉信:孩子在十二岁前,如果有时间,一定要陪伴左右,能牵他的手时,一定要紧紧牵住。他能给你的时光,不过就是这么几年,长大后,他就是别人的朋友,同学,丈夫,父亲了。凡是那些在孩子年幼时不陪伴左右的父母,我都要BI视你们。” 22) 去天河会合朋友,兜里只有1元散钱,在车站上等了半天,才见到一辆一元车呼哧着靠停。上车不久开始下雨,所有的窗户都关上了。车厢里人挨着人,没有一个人说话或自言自语地抱怨,没想到广州人的耐性居然如此之好。 23) 在天河城五楼的沙龙餐厅吃的晚饭。要了两个份饭,桌面上两杯白水,等了30分钟,饥肠辘辘。第一份来了,看了朋友吃,看了朋友吃完。又等了三十分钟,我的依然不见踪影。两个人傻坐着,面前的桌子依然空空,两个人一饥一饱。终于忍无可忍,瞪眼让说了无数次您稍等的服务员叫经理来。也许秃顶的我实在是目露凶光,经理直奔厨房而去,转瞬间我的盖浇饭端了上来。这次轮到朋友看着我把硕大的一盆饭如饿死鬼重生一般吃到底。经理吩咐又送上了两份甜品算是道歉。 24) 一段对话: -你给我做一个软盘吧 -你计算机有没软盘驱动? -没 -那你要软盘干吗, -要不你给我EMAIL过去 -成 -我路上可以看一下,就是EMAIL不可靠。 到家才能看EMAIL -那你路上看什么? —————- 有时候, 这样的对话, 能把死人都逼疯了。 25) 时差开始,脑子不会运转,只想睡觉。回到家,倒头就又着了。

广州日记:下雨了

12) 自己坐在办公室里, 手机指示快11点, 关门的时候。一点不想动, 整个身心空的感觉。外面又在下雨, 回家的路挺远, 估计会淋湿。 朋友说: 你不是有顶帽子么, 再说,这会儿又湿不了发型。 真的艾, 觉得自己此刻如一头猪 (也许不该这么侮辱猪的。。那像什么比较合适呢。。) 13) 朋友带了伞来接我,不大的伞,很大的雨。一个人也许能自保,两个人一起走,反倒全都淋成了落汤鸡。自己走上小桥,三个月前离开时被抽得干枯的月亮湖已经重新灌满了水。从湿漉漉的桥栏探头看下去,冬日里龟裂纵横的湖底不见了,雨点落在水面上,紫荆路上黄色的灯光被划成无数相互交错的圆圈。 14) 雅园很实在地消失了。头上的皮帽子很安全地保护着光秃的脑袋,脚上蹬着的新鞋直在水洼中走过。没有头发的脑袋需要皮帽的保护么?浑身的衣服和鞋子倒是都湿透了。 15) 为什么这世界总是这样颠三倒四地行事? 想不明白,迎面而来的车灯晃出从树叶上坠下的串串水珠。 宿舍楼前早己锈迹斑斑的自行车棚被先富起来的有车户占成了停车棚。 可怜的玻璃钢瓦棚太小了, 遮住了轿车的车头就遮不住它的车尾。旁边歪歪扭扭锁一排古旧的自行车。 16) 爬上四楼, 小心地开锁, 恨不得把自己压缩成一张广告纸一样滑进两道门之间,飞快闪入门内。换衣服,洗澡,穿衣服。困得好像一头猪,刮刮胡子,倒下睡着了。

广州日记

1) 出发前一天, 买了双新的跑鞋, 穿新鞋, 走老路。 2) 然然懂得什么是分别了。这几天每天晚上捧本三国演义, 眼神里满是依恋地让我给讲故事。 走的前一个晚上, 说到捉放曹。 陈宫抓住了曹操, 还没来得及放, 就到了他睡觉的时间了。 答应早晨叫醒他说再见的, 临走, 看他睡得香, 没舍得。 到了机场打电话回去, 那头是他无比委屈的呜咽。 不敢再说下去, 用帽子扣在脸上假装在打盹, 眼泪偷偷留了下来。 3) 旅行是间很变态的事情, 那压抑的心情随着三万英尺高度分分秒秒的渡过, 渐渐淡忘。 那路上的行者心态一点点膨胀起来。 4) 准备了一本乞利马扎罗的雪, 想了路上看的。 出发时的心神不定, 书掉在了地上。 一路飞行20小时, 只躺在免费升来的商务舱椅子里发愣着看电影。 5) 一句台词, 一个被联邦调查局强迫了做诱饵的人说: something about fishing, it never works out well for the bait. (钓鱼的时候, 鱼饵的下场总不怎么样)。 6) 香港, 无比熟悉的路, 大巴, […]

戒杀, 戒杀

早晨发现我的大黑鱼戒杀又不行了,游得歪歪扭扭,到了下午就肚皮朝天大口喘气。吸取了前几次的经验,妈妈又磨了小半片红霉素放在水里,可戒杀总不见起色。到傍晚时分,所有的人都已经丧失了信心。我在花坛里找好了地方,用一根木棍钉孔,准备给她做坟墓了。但记着她名字的来历,在她停止喘气之前,绝不放弃。 有些闷,吃过晚饭就拿了电锯去修还有点尾巴工程的栏杆。一不留神,电锯跳起来,我立刻送开电门,但落在手指上的锯条还有余力,顿时血流如注,一下一下往外喷,显然是切了个小动脉。赶紧捏紧手指双侧,血流顿时缓慢。进屋,在洗手间让血狂流一阵,血洗伤口,染红水池。然后让医生媳妇用纱布条勒紧了,再在疮口上再压一块纱布。基本处理完毕。 回到书房,戒杀依然肚子朝天躺在水面。已经这样几个小时了,就当她已经死了吧。我又磨了一片药片放进去,然后晃瓶子让她挣扎游泳几下,喘气的她也许还能吞些药物下去。把鱼缸放在柜子里面,黑暗也许能给她点平静。 二十分钟,受伤的手指开始感觉疼痛,动脉的一下下跳动好像小鼓在耳边敲。得放开紧扎带,免得手指缺氧坏死了。JUDY用小剪刀一点点剪开扎紧手指根的绷带,指尖恢复了血色,纱布没有再继续渗血,我想如果明天伤口不感染,这场血祭就完成了 (但愿不破伤风) 。 打开壁橱一看,神了! 戒杀翻回了正常的位置,正在鱼缸中游来游去呢。想到半小时前她奄奄一息的样子,恍然如梦。 不由自主又想起了我的影子,我怎么就那么快听信了那兽医的话,安乐死能让他早些解决痛苦,而没有再努力去治救他。生老病死的过程本就该是个痛苦的过程的,没有些痛苦,又如何知道生之快乐呢。因为痛苦就放弃,实在是太错误了。 戒杀,这在上次因为坚持而得以存活下来得到的名字,再一次救了她。我知道终于有一天她会死去,我会死去,我们都会死去。但生命终于是一个奇迹,是无可挽回的珍贵,尚有一线希望,就绝不能放弃。

别往下看

Hanging Lake Fall, 1997 ————— GLEENWOOD 峡谷里, 顺溪流而上2公里, 有一小片高山湖, 水色碧绿澄蓝。注入湖中的水源是一排瀑布,绿树环绕, 水雾缭绕。 许多年前曾经在冬天来过一次, 那时候的瀑布冻成了冰柱的, 很壮观。 今天看到瀑布, 忽然好奇这高山之水又是从何而来。 湖边有一条碎石路, 陡陡斜斜转入后山。 没多思考就拔腿爬了上去, 路越来越陡, 脚底越来越划。 我知道上去如果不容易, 下来会更难, 但既然上了这么高, 就不想再放弃。 到了山顶, 发现已经远远高过瀑布的上沿。 水声阵阵, 从崖边传上来。 再往前的路沿着悬崖的边,路很窄而且外倾, 走了几步就觉得不对, 等走过去, 回头, 自己惊出一身冷汗。小路上的一步踉跄, 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情的。 更惨的是这一路上来就没见别人踪影,真出事了没人救。 不敢再前行了, 把相机收拾好, 紧紧鞋带。 小心翼翼走上回头路。 这次学乖了, 一眼不看悬崖一侧, 全部注意力就在脚下, 一步步走稳。 下山, 不着急, 找好落脚点一点点蹭。 终于下到湖边时, 已经一身汗水。

Gleenwood Springs

从丹佛西行2小时, 穿过落矶山主脉, 有一道公路建筑史上的大手笔, GEENWOOD 峡谷中的70号高速公路。 这段峡谷是奔流而下的科罗拉多河切割而出, 虽然没有科罗拉多峡谷的广大, 但山壁笔直, 河流湍急, 对必须穿越这里的州际公路建设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上下两层叠在河床上的高速公路上穿越峡谷实在是件很爽的事情, 当年的淘金者需要花10个月, 冒了生命危险才能穿越的ROCKY, 现在只要几个小时就能驾车飞逝而过。 — 美中不足, 出发去HIKING前, 为为摔了个大狗趴, 膝盖挫烂了一大块, 血肉模糊。 GLEENWOOD SPRINGS的温泉活动就只好取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