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一天


19A/
中午因为我的多言,全组人马到丹佛最好的一家餐馆吃饭。这家餐馆在城中一家老牌旅馆的底楼。旅馆是5星的,住过很多名人,包括了孙中山和罗斯福总统。中饭吃了块巨大的牛排。最近早上基本不吃饭,中午也经常是一杯子咖啡就打发,难得今天这么的好胃口。只是吃完了,胃有些撑。马路对面有个100多年的三一教堂,从它门口来往过无数次,今天趁了消食,就进去走了圈。多少有点失望,太美国化了。教堂的外表看来和欧洲教堂没什么大区别,原以为走进去就能看到那种高高的拱顶,结果却只是个呆板的会议厅。那原本的高大能让人产生莫名敬畏心理的空间被美国人分隔成了三个楼面,提高实用性。
回到办公室,觉得有些异味。在桌子的废纸堆里找到了两天前失踪的那只老鼠夹子, 和夹子上依然挂着的那只老鼠。可怜的东西把自己和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搅出来的破口罩在一个电线上绕了N圈,已然死去。
废纸堆里还有个蓝色的夹子,看了眼熟。打开了,是几年前打印的网络小说爱尔兰咖啡。有些奇观这夹子怎么会堕落到了桌子底下,和拖着老鼠夹子死去的老鼠为伍。带上橡胶手套 (怕过敏) ,小心翼翼地把夹子拿起来,尽量不扬起灰尘。用湿纸巾把灰抹去。翻开封面,里面的纸都有些泛黄。站在那里翻了几页,然后倒杯子水,让自己坐进沙发,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痞子蔡的文字挺简单,很少修饰,很理科生的写法。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学土木工程的专业。小说的文字还是那么煽,但这世界上奇怪的事情很多,自己也走了许多弯弯曲曲的路,见怪不怪,相信一下,感动一下,相信些似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发生。
小说的背景是一个叫YEATS的咖啡店。前几天写一篇关于都柏林的滥文,查资历时看到爱尔兰诗人叶慈的作品。当时还和人讨论这名字究竟应该翻译成叶慈还是叶茨。我最后不知为什么坚持了前者,而且对这名字有种不知究竟的熟悉,原来是在很多年前曾经看到过的。记忆不好的优势再次体现,如7秒钟的鱼,只回头间,一切都是崭新的起点。

No comments yet to 普通的一天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