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了

怎么总是生病呢。。。老了, 就这点好, 总能说自己生病了, 而且理由充足的样子。

彼岸之人

北京 终于在雍和宫和一个约会了N次却总是错肩而过的朋友见面,朋友说, 石头, 摆脱你能不能不在北京大风天出现。 编辑部: MSN的那些对话,空得可怕。 见面一点头的瞬间就不再有问题。 背上了我的摄影包,包里塞鼓鼓囊囊的许多书和CD。 老客家的黄酒,纸包鱼, 和一大桌的朋友。 银锭缘, 又见小山。 烂醉,回到旅馆一头栽在床上。 难道都是梦? 早晨起床, 又去国子监和孔庙。 一个人安静地走, 按几下快门。 那些过去不曾注意的细节。 机场, 晚点。 坐在飞机上, 看了外面消失着的中国, 忽然决定自己很麻木了。一切,似乎就该是这样的。 10小时后到达旧金山, 行李晚点,海关检查,没赶上飞机。 海关官员看着从2小时前挤满的大厅里等到最后一个离开却没生气的我的说, 你的耐性真好。 赫赫, 不好又如何? 回到DENVER,天气很好,能穿短裤短袖。晚饭后上MSN。 朋友说, 你这个彼岸的人。 再醒来,窗外一片白。 昨夜下大雪了。。。。。。

彼岸之人,雪

北京 终于在雍和宫和一个约会了N次却总是错肩而过的朋友见面,朋友说, 石头, 摆脱你能不能不在北京大风天出现。 编辑部: MSN的那些对话,空得可怕。 见面一点头的瞬间就不再有问题。 背上了我的摄影包,包里塞鼓鼓囊囊的许多书和CD。 老客家的黄酒,纸包鱼, 和一大桌的朋友。 银锭缘, 又见小山。 烂醉,回到旅馆一头栽在床上。 难道都是梦? 早晨起床, 又去国子监和孔庙。 一个人安静地走, 按几下快门。 那些过去不曾注意的细节。 机场, 晚点。 坐在飞机上, 看了外面消失着的中国, 忽然决定自己很麻木了。一切,似乎就该是这样的。 10小时后到达旧金山, 行李晚点,海关检查,没赶上飞机。 海关官员看着从2小时前挤满的大厅里等到最后一个离开却没生气的我的说, 你的耐性真好。 赫赫, 不好又如何? 回到DENVER,天气很好,能穿短裤短袖。晚饭后上MSN。 朋友说, 你这个彼岸的人。 再醒来,窗外一片白。 昨夜下大雪了。。。。。。

黑师兄的日记 (转贴)

跟着师兄的照片,我来到了广州,尽管我很厌恶广州,她曾给我留下了颓废糜烂阴暗潮湿的坏印象,我还是认真的看了他拍的每张照片。 那年在广州,小武喝醉了,偏要拉我们坐他开的车,我们只好坐他的车,车上放着张爱嘉的那首《爱的代价》。小武的老婆骑摩托车出事了,成了瘸子,后来小武离婚了,又娶了个比他大好几岁的女子。 我们站在中山公园天下为公的牌匾下合影,烟雨飞飞。 对于我来说,广州永远是个垃圾城市。 可是,垃圾没什么不好啊,可以整夜醉酒当歌,路两边依然开遍火红的木棉,绿草茵茵。摩托车翘着烟屁股蜂拥而去,人们邋遢慵懒,趿拉着拖鞋,灰土灰脸,空气里永远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汗酸味。 广州是榴莲的森林,我只是实在容忍不了她的气味。 实际上,即使我这会儿在广州,也不可能陪师兄吃汤圆。我是个绝缘体,一个早在三年前的一场焰火中燃烧为石头的绝缘体。 师兄写道:“我为什么非要在自己的生活里留给悲伤位置呢?如果需要对自己真诚,我想,我不会选择悲伤。” 是的,选择真诚,就不会悲伤。师兄说得多好,我想,他一定是从清净法身佛得到了真经。 对于写作也一样,我选择了真诚,可是,一旦写到后半部分,我只好选择了悲伤,我不得不脱离现实中的人物原型,再编造一个结局,把我自私的愿望和生硬的想法编进去。有的老同学说我的小说有激情,但是色,有的老同学说写的很好,可以加些肉搞个中篇。 而我信任的笔友大加批判我,批判得体无完肤. 这些都没什么,我想的是,我象艾米莉.勃朗特那样,一辈子只写一部呼啸山庄就行了。 师兄感冒了,因为他回到了大家,却离开了小家。他有些不快乐,因为小孩子们不在身边;他迟迟不能好起来,因为没有师姐悉心照顾他啊。 还有,据说他的小猫死了。 我早就下决心从此再不养小狗了,现在看来是多么英明的决定。 师兄是快乐的,因为他有那么多的爱啊。他的不快乐是暂时的,那不能怪他啊,怪只怪广州的阴雨天吧。 现实中,我也很快乐,今天又去上了瑜伽课,在第一排对着教练做.我做的很到位,桥式翻转,吐气啊吐气,把工作中的压力都吐掉了。 我想,没有枯燥的工作,我定是个快乐的人,跟师兄一样快乐,因为我也有太多的爱啊,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我只会抖落旧时光里的那些老掉牙的歌。 我要对师兄说,尽管有时候,悲伤还是傲然的霸占我的领地,但是,我开始蔑视他了。 悲伤才是该扔掉的垃圾。

广州日记: 5年前的我

朋友翻出张5年多前的照片。 那时候的自己, 瘦, 洗澡后能支楞起帽子的头发, 和干什么都如一阵旋风一样的性格。 回不去了, 朋友说。 你只能是今天的你。昨天是一本写完的书。 书合上的时候, 连续着的生活就成了一段记忆,渐渐淡忘。

广州日记: 栽下去

朋友说, 看到栽下马, 忽然想到飘里, 白瑞德的女儿来了。 她栽下马, 一下就死了。 还真是, 如果真的那么一下就把脖子摔断了, 死去, 不需要任何理由, 该是很爽的吧。

广州日记: 广州时尚

和38去吃饭, 车至天河城,交通堵塞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车缝隙中,逆了车流, 忽然一个瘦小的人狂奔而来,没等我们反应过来, 此君已然消失在无数的车影中。贼阿, 一定是刚抢了人。 果然, 路边一个胖子喘吁吁停下了脚步,双手向天, 满脸悲愤和无奈。 摇头, 想起昨天那几个得意洋洋的警察,不知道他们此刻在干嘛。 还没回过神, 居然又是一个贼狂奔而过, 在38的反光镜上挂了一下,踉跄了一下。 38伸手去抓,没抓住他, 又是转瞬消失了。。。。 这就是杂志总想了解释成时尚的广州。

广州日记: 马术功夫

骑马的时候, 经常听到朋友们玩笑的是, 这项运动应该对床功很有帮助。尤其在放开马跑得时候,教练的话更是精彩: 腿夹紧 , 上身放松,别那么紧张 动腰部, 波浪起伏 前后推动 注意节奏! 每次听了都觉得想笑。 可别以为骑马的就一定有好床功。做过内蒙古马术队总教头的老姚告诉过我这么个故事: 他发掘过一个很有潜力的运动员,体力,资质都极佳。 收为弟子,重点培养两周后, 那孩子变得面黄肌瘦的来找教练要求退伍。教练不明白为什么, 那孩子终于很窘地说, 每次上马, 下身和马鞍的很快就会让他的那家伙兴奋起来。 一天训练下来,总得射好几次。 两周下来, 古人所言的精疲力竭就成了一种现实。 狂笑之余, 教练也只好让那可怜的孩子退伍了。

广州日记: 坠马

好久没上马背了, 几乎忘记如何控马。 小跑了几圈才敢让它放开步快跑一阵。 然后跟了白生的马开跑, 跟得太近了, 他的马忽然一撩撅子, 啪地踢向我的坐骑。 我胯下的这匹6001马虽然老, 反应还挺快, 刷地就侧闪了一步。 而我的反应就没那么快了,很结实地在马背上转了半个圈,咣一下栽了下来。还好有了死不松缰的训戒,只让着地的胳膊擦了一下。 跳起来, 拍拍沙子,爬上马背继续骑。下半场胆子渐壮,去大跑道跑了两圈。 依然心有余悸,上次在这里摔得那个跟斗记忆犹新。 小心谨慎,终于完整而归。 早晨浑身都酸疼了。 从马背上掉下来,未必摔坏什么, 但坠马前腺上素的那一下冲击,之后的几天就够我酸了。

广州日记

病了几天,脉搏高居不下, 终于在朋友的建议下让学生出去给买了个温度计和一堆药。 看到药的那个瞬间, 我觉得我的病好了。 ———— 中午去采蝶吃点心, 很精致的做法,很适合我这样食量不大的上海男人。 回来的路上打摩的。没走多远,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四辆警察摩托,警匪片一样,瞬间就把我们团团围在了中间。 一个满面得意的警察笑着和我敬了个礼,让我下了摩托。带出车圈,顺手拦了个的士,让我上车。我回头看了一眼,那摩托司机满脸的凄惨。。。 一群摩托车,几辆闪着警灯,呼啸而去,广州的治安如此,贪官污吏遍地,却能用如此警力去对付这些每天骑了车,手抖到麻,腰累到僵, 至少还能为别人提供些方便,辛苦度日的百姓。 心情大坏。可我坏的也就是心情了。不知道那司机今天如果能回家的话, 下半个月的日子该怎么过了。 这世道。。。。。如果还坐摩的,我想我至少不会再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