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哭了


从90年代中开始大量订阅摄影杂志,每看过一本,就都往书架上一插。经年累月,也有了几格的积累。说是需要的时候,能再翻翻的。N年过去了, 基本没再碰过。 今天把SHUTTERBUG (摄虫)杂志通通拿了下来, 装了满满一箱子, 扔进垃圾桶了。书架上空了一大块儿。 拍拍手, 真爽。明天开始处理大众摄影之类的。
色坛里的朋友说怎么能扔书呢。 杂志不是书, 终于没什么真正的经典。 新的杂志每个月都在出来,每天总有可以看得新的内容。 大脑能记住的东西就这么些,不想和自己过不去了。
干干净净的环境里看书,挺好呢。
暗房里的照片也一样。 一盒盒, 一袋袋, N年积累的东西。 自己却不停在拍摄着新的场景。 如果我的乐趣是在暗房的过程中, 那放大完的照片应该是可以直接可以扔了的。 这话极端了些, 但话糙,理却是不糙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