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指甲,瞬间的疼

想象一下,一个人的指甲被从中间折断,前半截脱离,翻起。。。。。。。。。。。既使是想象,也该很让人揪心揪肺,难以想象的痛苦。 ————- 事实是,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发生着,而且也就是那么一瞬间。 但我们还没有意识到灾难会降落的时候, 它已经发生过了。 ———- 最可怕的是, 你事先知道指甲会那么折断, 会从下面连着的血肉上分离。 既使你先吃下了止疼片, 既使你把眼睛紧闭不看, 心理上的疼恐怕早肉体的疼而至,而且会是10倍百倍的数量级。 ———- 其实应该是没什么区别的,同样的一个过程, 同样的结果。剩下的, 就是怎么去发生处理之后的事情了。 疼肯定是要疼的, 但肯定也没想象的那么可怕。 ———– (看看自己的大拇指, 我这是干吗呢!)

聊天, BLOG, 闭关

和朋友说, 我想把自己关禁闭了, 让MSN歇段日子。 朋友说, 就是不想聊天了? 我说是, 太耽误时候了, 许多该做的事情都因为总是挂在网上没做。 然后就讨论了很久的为何要挂MSN。 结论, 这么讨论下去, 估计到死, 也就讨论出为什么需要少聊天, 也就没必要再聊天了。 出门,背上的笔记本包滑下来, 用手挡了一下。手被撞在门框上, 指甲断裂了。 —————- 上班的路上,听着朋友送的钢琴CD, 脑子里昏天黑地, 很想写点什么似的。 在开车,手里自然没笔, 过去买过的一支录音笔也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等到了办公室, 想说想写的都忘记到了东洋大海。 这些文字和聊天也没什么区别, 几分钟后连自己都不在乎不记得, 写和不写, 又有什么区别呢。 好东西该是经得起时间沉淀的。经历了,然后放几年后却依然记忆如新的东西, 再去写,估计能多些感受。 写BLOG或EMAIL, 也是一件好事。 笔总是要练的,等不真有了什么沉淀,估计笔枯了什么也写不出来。就和摄影的BPB理论一样,在循环中慢慢成长,今天的顺手乱写今天加上认真些N年前的故事。而且,和聊天比,一个人安静写字,多少会认真。

圣人哭了

从90年代中开始大量订阅摄影杂志,每看过一本,就都往书架上一插。经年累月,也有了几格的积累。说是需要的时候,能再翻翻的。N年过去了, 基本没再碰过。 今天把SHUTTERBUG (摄虫)杂志通通拿了下来, 装了满满一箱子, 扔进垃圾桶了。书架上空了一大块儿。 拍拍手, 真爽。明天开始处理大众摄影之类的。 色坛里的朋友说怎么能扔书呢。 杂志不是书, 终于没什么真正的经典。 新的杂志每个月都在出来,每天总有可以看得新的内容。 大脑能记住的东西就这么些,不想和自己过不去了。 干干净净的环境里看书,挺好呢。 暗房里的照片也一样。 一盒盒, 一袋袋, N年积累的东西。 自己却不停在拍摄着新的场景。 如果我的乐趣是在暗房的过程中, 那放大完的照片应该是可以直接可以扔了的。 这话极端了些, 但话糙,理却是不糙的。

人生哲学鸡汤纷

因为经常回国,就有了常去去中文书市的奢侈。 而每次去, 总是为琳琅满目的书淹没到不知从何读起。 朋友B因此送了本介绍书的书给我。 从头到尾看了两遍,然后按图索骥,去找自己可能有兴趣的来看。 第一本是<>。 这名字我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按照书的书说, 这是本充满人生哲理,文字如对联的好书。 一翻,果然精彩。 于是一天的MSN名字不停地更换着警句。诸如: • 情最难久,故多情人必至寡情;性自有常,故任性人终不失性。 • 从极迷处识迷,则到处醒;将难放怀一放,则万境宽。 • 不能用世而故为玩世,只恐遇着真英雄;不能经世而故为欺世,只好对着假豪杰。 • 君子于人,当于有过中求无过,不当于无过中求有过。 整本书洋洋洒洒一十二卷, 仔细一条条看下去,才觉得良莠参差,如果囫囵吞枣,倒也有被咽死的可能。 最佳的看法, 是找个网络版面,排版乱七八糟的,复制到WORD里, 看一条, 品一条, 排版一条。 一条条看下去, 一点点整理干净了。 看完了, 也就有了一个整理得很干净的版本。 这不失为一种读书的乐趣。

加勒比海旅行一周归来

很放松,努力不让自己不爽 但预定的计划里两个主要项目都没实现: 原定的COSTA MAYA因为风浪大无法靠岸不得不取消; 原定的浮潜和蝠鱼一起游泳也因为司机的糊涂而没有实现。 最后的成就是:在ROYAL CARRIBEAN的旗舰,8万5千顿的JEWEL OF SEA上呼吃海喝了一周;消灭了5瓶葡萄酒和无数个冰淇淋; 在GRAND CAYMEN ISLAND上把自己晒成了一个煮熟的龙虾,摸哪儿哪疼。。。。噢。。。。 还有这次手气不好, 赌博输了100刀。 考虑了半天, 没有买17美元一条的免税烟, 回到DENVER, 加汽油的时候发现这里买34一条。。。。。。。。哭哭

暗房里的狼

拍黑白照片, 自己冲胶卷的另外一个好处是: 当你困极了,而正常的睡觉时间还没到,或者你觉得自己不该睡觉的时候, 你可以下暗房去冲胶卷。 冲胶卷是一个极其严格的机械化过程。 在全黑的房间里把胶片缠到冲片罐的轴芯上。 盖好盖子。 然后经过一样样药水,按照严格的顺序,温度,时间。 已经熟练到了不需要想的地步了,自然也不可能睡着。 不过, 在装胶卷的时候, 忽然想, 此刻睁眼闭眼没什么区别,索性就闭眼干活。 全黑的时间, 少了一样感官的输入, 人似乎变得更敏感些。

在沉默中飞快地老去

于是,你又翻开了你的笔记本。你知道那生活还没有走完,小说已经结束。面前的投影屏幕上放映着的,是几个月前同样的电影。联合航空公司确实缺乏创意,但这也许是天意吧,让故事得以继续。 电影中的人物在犹豫不决。他写的两本小说,一本是害怕最后的决心,一本是害怕真正的爱情。而作为一个作家,他把自己绕进去了。文字和自己的心情,让角色带了自己走过小说的情节,也让自己成了小说中的一个部分。 喜欢故事中的一段对话 他说:“我觉着自己像是条跑道上的猎狗,拼命追着前面狂奔的兔子,那么近了,却总是追不上。” (I feel like the hunts at a race track. Chasing those mechanical rabbits, feeling so close, but just don’t catch them. ) 她说:“永远追不上的。” (They never do) 你们相对看着,若有所思,却什么也没有再说, 只在沉默中飞快地老去。

把自己推到极限

早晨把要快递的片子扫描完了。扫描的时候打电话, 忽然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变态到了能一心N用,耳朵肩膀夹话筒说电话给学校找资料的同时,双手还在干不同的事情。把昨天剩下的一点中餐塞下肚子,赶回家送为为去学校,然后去图书馆改稿子和调整新买的能量仪。中午时分去清牙齿,坐在牙科椅子里和为我清了N年牙的护士说, 我得睡会儿了。 然后我就真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 她说, 能在这里睡着, 看样子你是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赶去接为为回家, 然后去给老爸买电池, 然后再去接然然回家。 改稿子,满篇的错字破句。。。。 累, 但不觉得苦。 没必要这样的, 我完全可以说我不想干, 也完全可以不干。 但我自己选择了这样一条路,那就高高兴兴走下去,走到极限。 说到底, 自己觉得的开心才是真的开心呢。 为为的钢琴

压力很大的一天

到了下午决定自己精疲力竭,手指头都好像不想再动, 只想躺下。 真奇怪我干嘛要让自己这么忙。也许真的如早晨上班的时候和朋友通电话时, 朋友说, 你是人到中年, 有紧迫感了。 也许是吧。 无论如何, 回到家里, 还是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要处理。 但抽空把孩子的钢琴给录音了, 做成MP3,当背景音乐听。 慢节奏的, 好像在渡方步。 听了听了忽然笑了。 我还算是有福气的吧, 和他们奋斗了这些年, 每节课的费用够买5张美国正版碟子或者150张国产D版碟。。。总算有点我听了喜欢的东西了。 然然的钢琴

变态的天

大雪的早晨, 到处一片白。下午,路面已经完全是干燥的,看不出下过雪的痕迹。 多瑙河的正文部分完成了,正做资讯和整理图片。 所里鸡飞狗跳地要我过去的9份论文。 从来没觉得这些东西那么重要过,现在也依然没觉得。 要这些论文的目的是给所里报评什么科研成就。 这个很重要么? 也许, 但我还是没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