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

还有30分钟就出发, 继续折腾。 各位朋友再见。

昨天的情人节

情人节 似乎没什么印象把这个节日认真当件事情来处理过。 凡是鬼子的节日,也就只能用对鬼子文化的态度来带过了。 更不用说现在情人节是被商家的广告推动的节日了。 不过每年到了这时候, 多少总还有几滴酸水渗出来, 只是随了年纪的增大, 越来越少了而已。最后一次半认真地为了这节日 (节日, 而不是某人)写下的句子, 今天翻了看, 觉得自己幼稚得可悲了。。 —————————————— 要的,不只是缎子扎就 一束玫瑰的鲜艳 要的,不只是红红的盒子里 心形巧克力的蜜甜 更愿和你 风雨同行 从今天 直到我们不再有力量 去越过沙漠 去登上高山 那就让我们把拐杖 斜靠在海滩的长凳侧 静静相依 倾听大海的波澜 RedRocks. 2001.Halfmoon Bay

凯撒大弟和埃及艳后

根据历史上这段传奇改编的小说电影有不少了, 现在有有了歌剧版。 又快上路了, 那就索性把对比再加强些。 晚饭去COFAX上那家不起眼, 却绝对一流的日餐馆吃的生鱼,灌了一瓶清酒。 然后去DOWNTOW参加JULIES CAESAR歌剧的开幕。 结果却很有些失望。 改编也许是想有些新的创意吧, 于是只取了爱情故事的情节,剩下的时间地点人物通通称了无关。 凯撒大帝成了一个穿着元帅服的一个女人, 形象和歌声让我想起走台的韩红。 她乘着坦克去的埃及,手下的兵端的是冲锋枪。 暴君普拉托密穿得是纳粹的军服, 倒是用的是指挥刀。埃及艳后CLEOPETRA成了一个百老汇的歌女形象,歌声着实优美, 但可惜整部歌剧有些百老汇的闹, 却没有百老汇的HIGH。 抒情有余到拖遢, 却因为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男主角的对比, 显得苍白无力。 整部歌剧几何成了四个女主角的轮唱。 唯一有些段子的普拉托密个歌声却如一个搞笑的太监。 而凯撒和CLEOPETRA之间的爱情,横竖因为是两个女人的歌唱, 成了一种非南非女的同性恋 (今天刚看到纽约发现新的HIV病毒, 能在2个月呢成为全位艾滋。。。。)。 努力欣赏了半天, CLEOPETRA的部分唱得不错, 除了缺乏男主角的对比外, 尚可接受。 倒是邻座西装革履的人群里, 不停地传来咳嗽和抖腿搓手的声音, 端的有些烦人。丹佛毕竟不是纽约, 非国际大都市的地方, 文化生活能到这水平, 就算不错了。 知足了。。 还有3天, 就又要起飞了。。。。

满脸皱纹

老娘早晨对我说, 儿子阿, 丹佛这地方太干燥了, 你多用点润肤的东西呢, 看你眼角都满是皱纹了。 和干燥肯定没太多关系的, 干了才绷得紧呢。 满脸皱纹, 那时年纪到了。 四十出头的人了, 要还是细皮嫩肉的, 那还不成了妖怪了哈。。。。。

油漆罐里的水

油漆罐里的水 在这个房子里住了12年了,终于决定该给家换上新的窗户。 于是过年前的几天, 工人们来把楼上楼下的窗户都换成了双层玻璃窗,另外把客厅里的大落地窗改成了像木框的BAY WINDOW。 那就得给像木上油。 兴冲冲去WALMART买了木油, 上了一遍, 没觉得有什么色彩的变化。安装罐子上的说明, 等了4个小时,再第二次上油。 却发现罐子里剩下的是非油非水的浑浊液体。百思不得其解。 去HOMEDEPOT, 油漆专家说, 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 把一罐即将用完的木油对满了水退回店里。 五块钱的东西阿, 钱是小事, 浪费了大家多少的时间。。。 什么叫人渣, 这样的缺德鬼就是真正的人渣。

减肥的策略

减肥的策略 我该不属于肥胖一族。 体重和身高比,仅仅从数字上看的话, 该还是在正常范围之内。 而问题是这仅仅是数字的比例。 那数字正确的体重, 从几何学的比例和解剖学的分布,却很不正常,很不争气地围在了中段一圈。 于是就有了如何减肥的玩笑。 当然不是认真的事情,但每次如果血压偏高了,这个问题总会被提上日程。 我不算特别爱吃零食, 但对花生,土豆片和各类冰淇淋和可乐经常有不可抑制的热爱。尤其是那些冰凉的饮料, 早晨起来,冻了嗓子眼儿灌上一杯子, 爽到脚底心。 昨晚喝完三杯之后, 翻过瓶子看里面的营养成分。 上面说, 每罐8个盎司, 100卡路里。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吃过饭, 我去了楼下健身房,上了自行车开始狂蹬, 目光紧紧瞪着上面的卡路里指示表。 终于我发现, 输入100卡路里, 比消耗同等量, 容易太多了。 喝下那杯子可乐, 耗时10来秒, 而且感觉极爽。 烧去同样的卡路里, 消耗了我20分钟, 相当中等阻力骑车14公里,满头大汗。 从现在开始, 如果不想锻炼身体, 就只好开始喝白开水了。长膘, 真的是件很堕落的事情!

抽烟的自由

看到一则新闻。 美国的司法部门允许私人公司选择雇员的规定中, 允许100%禁烟。 一直的理解是, 吸烟危害人体健康。 所以在公司里抽烟,因为会影响他人,被禁止属于合情合法。 吸烟者也由此被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地撮上几口。 而真正解放的时候,是下了班, 在自己的车里, 在家里,尽可以吞云吐雾。 而现在的规定,使得公司可以使用尼古丁探测器, 对不论任何时候抽烟的员工可以开革。 这似乎就走得太远了些。 从员工的角度,下班后的私生活应该不受任何控制。 如果公司说抽烟违反规定可以开除, 那晒太阳的人呢, 那滑雪的人呢, 那性交怀孕的人呢。。 是不是公司都可以管? 为社会主义国家实践且唾弃了的TOTALIRISM的制度, 居然在美国会重演,觉得很荒唐且绝望。 活着, 我不需要谁告诉我孰对孰错。 对错我自己判断, 对我好还是自取灭亡,也该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也理解公司的行为。 公司需要经营, 需要压低成本。 因为抽烟导致的生病使得生产力下降。。。 但这能成为开革员工的理由么? 那年龄大的人平均工作效率低些, 生孩子的要休产假, 年轻貌美的秘书能用美人计提高成交率。。 这些都能合法成为公司歧视种族,性别, 年龄, 生活习惯的依据了? 自由是需要代价的, 而这代价, 永远是以牺牲大部分人的部分利益来确保小部分人的利益被彻底剥夺。而这小部分人, 可以是你, 可以是他, 可以是我。 在人生得不同地点环境里,或早或晚,我们一定会成为小部分人。不懂得尊重少部分人, 最后的恶果终于需要自己吞咽。 ————————— !!!!!!!!!!!!!!!!!!!!!!!!!!!!!!!!!!! 不敢相信, 自由这两个字, 竟然不被允许在MSN SPACE的BLOG标题里出现 !!!!1!!!!!!!!!!!!!!!!!!!!!!!!!!!!!!!

大年夜

早晨上班的车流滚滚,车里的CD放的似乎是肖邦。 天低低暗暗,只跟了前面的尾灯匀速前进着。 这几天上班的路上似乎都是这样,脑子里完全空的, 在车里和世界完全隔绝,路上的感觉,一如无我的境界。 要到了办公室,插上网络;或者回到家, 看到家人, 世界才开始变得真实。 挺喜欢这每天45分钟的无我的。 无思, 无欲, 周围大千世界耳闻目睹却不闻不见。 身随大流而行却不在乎目的,如风, 如云, 如潮水起落一般自在。

犯错误了

从SPIE开始, 然后带了邢老师回来, 连续10多天非节奏生活。 昨天送走了邢老师,准备今天开始的装修,给IPA投稿, 还有些别的似乎都是我非做不可的事情。 今天换窗户的工人开工, 家里一片混乱。 下午4点, 电话响了。 里面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你是谁”?我听出来, 这是然然。 “我是DANIEL”。 “我是DANIEL的爸爸”。 我还在很开心地和他开着玩笑。 “我在学校” 嗡的一下, 我的脑袋大了。 我居然完全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去停车场接我的宝贝儿子。 工人的卡车挡着车道, 没时间去找他们让路, 开了车从草地上碾过。 上高速, 油门到底, 80MPH。 到了学校, 跳下车就往楼里冲, 却看见DANIEL已经狂奔过来, 眼里都是委屈的眼泪水。 紧紧抱着他, 满是懊悔。真的, 我真的快把自己该做的事情都忘记完了。 给然然开玩笑, 让他别再委屈: “爸爸天天接你, 大概都觉得这是个班车了吧”。 然然点点头。 “爸爸真的不来了, 你就该想爸爸了吧”。 然然又点点头, 然后拍拍我放在他椅子上的手。

I QUIT

踏上泡沫的靴子 ———————– ILLUSIONS 第一章片段翻译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曾经是一个机械师。终于他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有天使,用天使的无边法力,他努力不停地帮助着他周围的人,直到有一天。。。。 And it came to pass when he saw that the multitude thronged him the more day on day, tighter and closer and fiercer than ever they had, when he saw that they pressed him to heal them without rest, and feed them always with his miracles, to learn f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