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元宵节

元宵节。早晨7点起床,一元三角人民币吃了两个叉烧包和一杯子豆浆。 在办公室坐去了大部分的白天。为了起身运动,中午去了图书馆的书店。冷到冻手的书卷堆得铺天盖地。似乎全中国人都在写作,都在成为作家。曾经听神圣的作家的桂冠已经成了批量生产的东西,糊涂再三,觉得还是别卖大部分是在胡说八道的那些论述。挑了三本放不烂的经典:大学论语,随园诗话,和金刚经。冻得瑟瑟发抖地回到办公室,朋友笑了说,你该需要个文学到读的 (言下之意,我整个一个垃圾桶。我明白,也有无数的书可以买可以读。问题是在我们,读书。。。 FOR WHAT?)
无聊,逼了学生们练习口语。
来广州的飞机上认识的一个朋友见了我在MSN上很变态的名字(请替我吃一个汤圆) ,邀我去吃个真的汤圆。我明白这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那我这在外流浪的家伙就不该去滋扰安静团圆的小家庭。谢了朋友的好意,约了另一个也是独自一人的朋友出去晚饭,然后还看了场本不该是我去看的电影。
天河电影院在天河城里,一个很时尚的购物消费环境。朋友把车停在楼下,和几个一路唠叨着的男士爬上3层低矮破旧的楼道。楼道的尽头是一个暗暗的小间,里面一半堆积着物资,好像一个仓库。领头的男士骂骂咧咧,带了他的朋友们退回车库另寻出路去了。 我探头进了黑屋,里面还有一道门。推开,外面便是灯光灿烂的商场。
大厅里围了不少人,舞厅上一个歌手正在吼着。仔细看背景,竟然是任齐贤。场中许多的保镖,腰里插了警棍,准备对付场面。但我没感觉有太激动的歌迷存在。和朋友直接去了5楼。买好票,然后吃了晚饭。出来的时候,任某人唱完了,在保镖的前呼后拥下从电梯里呼啸而出。周围跟了几个歌迷,但保镖的人数该比歌迷的人数还多,看着有些滑稽。
电影的标题是孔雀,顾长卫独自执导的一本大片儿,正式参加某某电影节大赛得奖的东东。也许是因为导演的出身,这片子的摄影很棒。纯美的效果,一个个分镜头几乎都可以作为静态摄影来凝神解构它的技术细节和构图思路。片子的配乐,如果独立出来,或者闭上眼不去看片子的情节,也非常牛。主旋律让我想起DR ZHIVAGO的音乐,想起俄罗斯西伯利亚的雪原。音符里流着的是很苍凉悲壮又无奈的感觉,但总决得和片子中的环境有些挂不上。
片子其实没什么故事情节,用第一人称倒叙的方法讲了一家5口普通百姓在一个普通年代的普通故事。很平民化的事情,平平淡淡撒了一地,相当地耐看。总体感觉,导演也许是故意追求那种没组织的平民生活,三个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和情节发展几乎是自然发展,随意到了有些刻意。相比之下,很类似的大片如STAND BY ME和OCTORBER SKY的随意中却还有了一定的统一,如江南水乡那些耐看的青顶瓦房,自然发展的随意里,却又一种总体风格的协调。
好久没在电影院看电影了,更是20年第一次在祖国的电影院看电影。该算是个不错的起点了。有意思的是,在电影院里坐下的时候,一下就想起昨天临睡前翻到的ILLUSION里的那段电影院里的对话了:
RICHARD对DON说:“活可以很有趣,也可以很无聊,也可以是我们自己选择和认可的任何一种状态。但就算是在我最能胡思乱想的时候,我也不明白我们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地方。”
而DON的回答,就是用了电影这个例子。。。。今天晚了,明天再聊吧。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元宵节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