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房里的狼



狂做暗房。
其实现在的数码相机,计算机和打印机配合, 已经完全能和传统暗房比拟了。 但我依然喜欢暗房的操作过程,喜欢看在显影药水里渐渐显示出来, 喜欢用黑色的细马克笔在上面随意涂下零星的念头。那种手工作业的快乐和成就感,却是看了喷墨打印机里一寸寸吐出的质量优良的图像,所不能比拟的。
晚上喝茶的时候, 和媳妇翻了这几天做的厚厚一叠照片,忽然想: 这一切有多大意义。 哪天我死去,这些照片和里面的含意,估计也就一起灰飞烟灭。。。
———-

2 comments to 暗房里的狼

  • gasper

    在你所不知道的时刻,陌生人在及其偶然的情况下,看到你照的,看到你写的,也许还若有所感。他们分享了你生命中的这个时刻。也许这就是意义吧。

  • Jessi

    “只要我们敢放开手,河水会带着我们游向自由的。 我们的命运该是旅行, 是这样的探索。”—I like it much!
    Keep time, account the hour every day, mark down what kinds of work we have done, although the right or wrong, it was called meaning ourselves!
    “Smile to hide my exhausted face!”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