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ILLUSIONS, 冬日里的守望

这片子,本来准备做最后一张2004年的片子的,结果上传失败, 天意。把文字留在这里, 自己走过新年。 ——————— 大家都在迎新, 我来送旧吧。 明天总会再来,过去的已经过去。把握不住今天的自己问,此刻, 你在哪里? 师兄看这片子的时候说: 请给我右臂,让我能紧紧和你握手。 我不可救药地想起了一个满是尘土的笑话: 当熊猫被问及有什么愿望时, 她哭着说, 我想要张彩色照片。 万事随意吧。。。 ——————— 讲一个曾经讲过得故事 很久以前, 有群小精灵住在一条清澈大河的河底。 河水日夜静静地冲刷着它们,不论它们的老小,贫富和好坏—清澈的河水只懂得自己,也只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 每个小精灵都用自己的方法抓紧着河底的石头和树枝。紧抓不放,抵抗水流的冲击, 是每个小精灵从小就知道的本能,是它们生活中密不可分得一个部分。 但有一个小精灵终于忍受不住了:“我抓够了。 也许我看不到将会发生什么, 但我想象水流知道她去向何方。 我要放手了,要让水流带我去她去的任何地方。 这么在河底抓着, 早晚我会因为枯燥乏味而死去。” 其他的精灵开始笑话它“你这个傻瓜! 放手把, 那让你崇拜的水流会让你翻滚着撞上河里的每一块石头。 你会比因为枯燥乏味死得还快” 小精灵没有听从夥伴们的劝告。 它深吸一口气,然后送开了手。立刻, 水流冲击着它翻滚着撞击着石头。可已经放手了的小精灵无论如何不肯再去抓住什么东西。 很快,水流把它带离了河底,它不再撞上石头,不再受伤。 在下游, 从来没见过它的小精灵们惊叫着:“看啊, 奇迹! 一个和我们一样的小精灵在飞翔。 天使阿, 请来解救我们。” 在水流中游动的小精灵说:“我和你们完全一样,不是什么天使。只要我们敢放开手,河水会带着我们游向自由的。 我们的命运该是旅行, 是这样的探索。” 可河底的小精灵们把手抓得更紧,更大声地哭喊着求它来解救它们。 当它们再睁眼看时,那小精灵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河底的小精灵们能做的,是开始传说那曾经走过的救世天使的故事。 Once there lived a village of […]

暗房里的狼

狂做暗房。 其实现在的数码相机,计算机和打印机配合, 已经完全能和传统暗房比拟了。 但我依然喜欢暗房的操作过程,喜欢看在显影药水里渐渐显示出来, 喜欢用黑色的细马克笔在上面随意涂下零星的念头。那种手工作业的快乐和成就感,却是看了喷墨打印机里一寸寸吐出的质量优良的图像,所不能比拟的。 晚上喝茶的时候, 和媳妇翻了这几天做的厚厚一叠照片,忽然想: 这一切有多大意义。 哪天我死去,这些照片和里面的含意,估计也就一起灰飞烟灭。。。 ———-

关于梦想

SPIDERMAN SAYS: When you have to set things right, sometimes, you may have to give up what you want the most, even your dreams.

SKI LOVELAND

去年还让我战战兢兢的RICHARD SPILL, 今年就已经能自如地直冲而下, 感觉很好。 但终于在得心应手的时候,侧滚翻3周半, 摔出一团雪雾, 很是壮观。 年纪大了, 一摔就散。。。。。

2004年12月26日, 山呼海啸

印度洋数国受海啸肆虐, 今天报导的死亡人数超过22000。。。 彻骨的冷, 想象了7米高的波浪扑面而来的感觉。。。 ————— 做一个快乐的市井小人, 与世无争, 很好。

中文输入法和网络思维

五年前刚开始使用中文输入的时候, 短短一段文字, 可以让我满头大汗。 几年下了,输入如飞, 感谢网络软件NJS。 前两天, 朋友介绍说, WINDOWS XP自己就有中文输入的。 一试, 果然。 大喜之下,就把NJS卸了。 然后发现, 也许新输入法有极其强大的功能,但我却如同使用一种不熟练的外语。 写字时候的语感, 手感, 和思维方式都完全不一样。没理由改变, 我又回到了NJS。 没想到一个输入软件, 对大脑功能的影响居然如此之大。。。。可怕。

汽枪

ARCH NATIONAL PART, UTAH 在师兄的BLOG里看到TA回家的路上,原来黑黑的路上多出来六盏路灯。 我以为是好事, 看下去才知道, 那地方原本是不需要灯的。 多出的亮, 把师兄回家的路上仰头看星星的乐趣给剥夺了。 想给师兄出主意, 用汽枪把那些灯啪啪地都打灭了, 至少我知道,我的枪法是能做到的。 师兄的BLOG不让留言, 转贴到这里的文字, 三改两改, 就成这样了: ——————- 我有把业余比赛用的汽手枪, 在暗房外面还搭了一个临时的靶场,10米距离,打纸靶,到现在该打去好几千发铅弹了。 喜欢在冲完胶卷后把那些小盒子拍一溜, 用我的气手枪把它们打得满屋子乱跳。如果是准发,小铅弹会穿透塑胶盒子的一面,但没力气穿透背面出去,就成了肚子里面当朗作响的内容。 早晨起来, 院子里两个松鼠在枝头蹦来蹦去。 用手瞄着它们的轨迹,忽然警觉,自己已然起了杀心。。。。 ——————– 暗房的换风扇坏了, 滋滋纽纽地响。 去HOMEDEPOT,却买不到正合适的备件。 回来把风扇拆开, 把电机拆开, 把转子拿了出来, 发现轴已经磨损得很厉害了。 毕竟, 这个暗房有30年的历史了。 ——————– 朋友说广州的社会如何混乱。 我问:为什么在广州,从来没人问过我需要不需要服务。 朋友说, 三个可能 1) 你太像公安 (不可能) 2) 你太像唐僧 (???) 3) 你看起来是个自恋狂, 不需要别人的服务 (!!!!!!)

圣诞节

从宗教的角度, 我不是基督徒,那圣诞对我就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早晨许许开导我半天关于信仰的问题, 我说, 我不是没有信仰。 从任何一个角度看, 物理学关于宇宙的定义符合大部分宗教对他们上帝的描述。 西方宗教, 生活里的悲欢离合都有上帝替你扛着呢; 佛教的解脱更爽, 放下, 什么都不要了。 我是个恋世狂, 什么都舍不得放下的, 那就都自己抗着吧。 祝你们有信仰的都有福了。。。。。

巴黎圣母院

爬到塔楼的顶部, 不只是为了看怪兽的。 楼下塞纳河蜿蜒着流来, 蜿蜒着流去。 巴黎的万家屋顶,百态生活,从高高的塔上看去, 都浓缩成了点线面的图案。 很美的风景, 但如果终身被监禁在这里,估计不需要多久就会疯了。 难怪爱丝米拉达很快就冒了杀头的危险要从这里逃走;驼背的敲钟人尽管在这里生活一生, 却依然有偷偷溜到集市上去的机会。。。 —— 平安夜平安地度过。晚餐, 电影,茶,暗房。。 今天给自己放假, 不看不改文章了。 爸爸妈妈都有些感冒,咳嗽得厉害。。

圣诞愉快

圣诞夜是圣诞节前一天的统称。 早晨起来,带了孩子们去了丹佛博物馆,这里正在举行埃及历史上最大一次外借(不是被掠夺的)文物展览。看傻了, 出台的展品绝对不会输给罗浮宫里的埃及部分。看样子, 不出门,也还是能看到很好的东西的。 IMAX, 也是埃及, 再一次傻了。 屋子里能看到的展品, 和原始的建筑, 又是天地之别。 就和照片上看了无数的欧洲教堂, 见了真品, 依然被震得哑口无言。准备好好看些资料, 有 空去埃及走一圈了。 。。 有空。。。 什么时候有空呢。。。 回家, 下暗房。 这次巴黎3天, 一共拍了70个黑白照片。 是70张, 而不是70个卷。。。 无论如何, 这是个假期, 而且不是个摄影的假期, 这就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