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日记

时空又转了回到地球的这半边了, 只用了20个小时不到。 飞越太平洋的10小时把余秋雨的借我一生看完了,看得双眼是泪。里面有很多偏激的余秋雨的文字风格,但文字中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人,足够了。旧金山换机等了3小时,然后在回丹佛的飞机上睡着了。 下午3点到DIA。JUDY来接的我,她看上去有些疲倦。 为为留在了家里, 说是累; 然然在朋友家玩。 有点点失望, 孩子长大了。。。回到家,妈妈做了白粥, 暖暖的喝上一碗,舒服很多。晚饭后很主动地要求刷碗,在外面吃了1个月,忽然开始自己刷碗,心里挺踏实的。 11点准时躺下睡觉,居然立刻酣然入梦,直到4点多从梦里醒来,发现自己正在穿越时间的隧道。而这时间的隧道居然如一个古罗马的剧院,成一个球形。 我必须走过一条直线,于是巨大的石阶石柱纷纷扭曲。迷糊里想起自己常说的那句, Where there is a trap, there is a way to get around it. 有陷阱处, 就必有绕过它的路。 此刻,路没有弯曲,陷阱却在心里为了直行的路扭曲成了一汪碧蓝的湖。

上海日记

参加完了朋友的婚礼, 随了朋友的意思吃完了饭, 走错了机场的路,没有赶上回家的航班。 回到一早还无比眷恋的家, 空虚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这里有我童年的无数记忆, 但此刻,却归心似箭。 我爱上海, 但上海已经不再属于我。 没有亲人的家, 就是间冰冷的房间

上海日记

老孙的父亲太牛了, 没法不爱老爷子, 整个一个嫉恶如仇的性格。 上海 – 广州。 在学校和朋友们告别,有点异样的心情,却让所三拉四的找东西给冲淡。朋友XQ送我去的机场,居然早到了许多。满满的飞机,我的一溜三个座位却空了两个, 奇怪。 回到家了, 大朵朵花儿的窗帘, 小时候觉得巨大的综绷床, 破烂的棉花抬,化学试管样的台灯, 熊猫香烟的盒子, 沙发, 木头茶几, 咖啡壶。。。。感觉真好 ——— 聊天说到上海人的仗义。 机场回来的的哥, 到楼下, 我说能加点钱帮我把箱子搬上去么。 他说, 不用说什么钱, 我得赶活, 我帮你搬到2楼吧。二话没说, 就拎了最重的箱子上楼了。到了二楼, 果然就放下, 转身走人。 我爱上海, 我爱上海人。

广州日记

大班最好吃的还是鲜虾云吞, 没办法, 我是一个上海人,我爱吃云吞。 上海的小云吞也好吃,很精致的说,一点点的馅,味道很浓,可个儿太小。 对多少还有点北方血统的我,上海云吞的味道正好,个儿太小;北方的云吞个子倒是不小,可总对不上云吞的味道。 那就再往南走,到了广东,云吞的皮子大把大坝裹了很美味的虾仁,那就完美了。 ——————– 很开心的一天, 和小L聊,动员他读博成功。 很不错的课题和前景,他也已经熟悉课题的中心和方法,一步步走去就能完成的事情。不做,我觉得太可惜了。 现在皆大欢喜。 ——————– 见到了老康和钛刀,喜欢这两个家伙。 尤其是老康,来来去去H说了3年多的话了,却一直没见到。 还记得三年前第一次认真回国,他一路电话追踪,居然把电话在子夜打到了我丈人家,想了都还感动。一直和人说, 江湖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家伙,见面了, 这感觉依然没错。 在火车站等他们得时候 ,无聊在店里乱逛, 忽然看中一条帆布的腰带 ,上面无数的钱包,和卖西瓜的小贩子用的那种很象,拴在腰里一定很实用。买下,缠上,感觉果然不错。 实用主义万岁。 ——————– 39是个浴足的技师,最多也就20出头。宾馆的技师,都不以名字称号,只有一个代号。 朋友在狂聊明末的历史。 我是个史盲,只有听的份儿。朋友说到某某尚书在城败之时回头去找准备殉职的将军,两人坦然赴死。我不已为然,说这是封建时代鼓吹的那种荒唐的气节 (按照这种气节, 傅作义死十次都不为过:献城以为民,变节已负君。。忠孝节义俱全,哪里就那么容易了)。 但有意思的不在历史, 而是当朋友无论如何想不起来那尚书的名字如何读写的时候, 39忽然准确无误地说出那极其偏拗名字的读音和写法。然后说, 中学的时候, 历史都是考满分呢奈。 我没去问39为什么没有继续读书,只是觉得很可惜。 39姓杜,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湖南人,很开朗很聪明。 她该继续读些书的。 ———————- 算账, 老板娘说, 不好意思先生, 您的卡已用完, 上次少划了两个点儿。。。光当, 我以为我赚了呢,买的不如卖的精。我这个上海人也有翻船的时候。想揩油,没那么容易啊。。。 吼吼。 ———————— 广州降温了,T衫能穿住, 但套上皮外套就很舒服。 去办公室的路上,走在前面的两个大学生一路喝着蒙奶,其中一个顺手把空盒子扔在路上,路人侧目。 捡起那个空盒,走到垃圾筒边上,忽然又改了主意。快走几步,追上那个孩子,拍拍他的肩膀,把盒子还给他, 指了指垃圾箱。他一声不坑走了过去。 一夜风雨, 紫荆花落了一地。到办公室, 打开博克, 朋友留言说:“ […]

广州日记: 紫荆花开,紫荆花落

三年就这样过去。 小桥,雅园, 陶园,黄房子, 网络中心大楼。 似乎也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不再有新奇感。又快到离开的日子了。 —————– 和朋友们在幸运楼早茶,然后回学校。 昨晚的行李太重了,腰肌严重受伤,惨。 见到久仰大名的乔治,果然是满腔激情,一口英文。 心疼的是38最近酒肉过多,和老问号一样发了痛风, 走路一瘸一拐, 对了一桌的饭菜无法下筷。

北京日记

醒来的时候,伸手去枕头下摸手机,发现空空如也, 很失望地又睡着了。梦。发现手机居然在裤子的N多个口袋中的某个角落, 很兴奋, 然后很失望地醒来,只是一个梦。 在交道口的联通店买了新手机,NOKIA3100, 和丢了的一模一样。 不图新鲜,习惯了就好。原来手机上的号码通过MSN的关系网已经基本找了回来,一切恢复原状。 ———— 手机店的服务极其恶劣。手机不肯打折也罢,当我告诉服务员她算错银子时,居然从我手中一把夺过找钱。 我没告诉她的是她多找了我80元。 她再算了半天,恶狠狠地告诉我, 是我算错了。 我还没告诉她的是,我是个中年上海男人,如何会算错银子, 于是我不多争辩, 把多找的银子换成了糖炒栗子。 惭愧。。。

北京日记

马不停蹄的一天 开会, 给学生们压一下阵。 然后赶去中粮参加一个比赛的评比,把我郁闷坏了。 中饭和一个主编吃的,然后和另外一个主编说事, 然后和XL吃晚饭, 然后去桥头的据点 见到8586,两个变态, 及其变态, 及其及其变态, 变态得真开心,担心把在座的H同学带坏了

北京日记

11-8 据说是记者节 一群媒体的朋友在我领稿费的日子聚餐,热闹非凡。 本来是两三个人的小聚会,最后滚成了10多个人在酒吧聊天。 很开心, 又见到了老李。 这个南征北战的汉子今天非常健谈, 和刚哥两个上天入地狂掰, 把一群美女编辑听得满目敬畏加崇拜 :) 喜欢这样的聚会, 没有八卦。 很轻松的话题里却穿插了很严肃的对话和工作。

自恋狂

TA说, 别信什么佛, 别琢磨什么佛, 你没佛性 TA说,当然不信, 我就是佛

北京日记:手机丢了

早晨起来, 把东西收拾好, 把讲稿理了一下, 去会场。 路上打了个电话,然后付钱, 下车。进入会场的时候,会议已经开始。我是下一个报告者。 把行李放下, 舒服了一下, 摸了一下PPT的U盘,一切顺利。 然后习惯性去关手机。。。。。。。 手机不见了。 里面有着全部中国和美国和欧洲朋友联系号码的手机不见了。 里面有着广州和北京两块SIM卡的手机不见了。大脑一下就空了。 我的报告很顺利,居然流利地说到了最后,据说评论很不错。但从头到尾,我的脑子里都在想,希望捡到我手机的是个好人。 我想起了在据说满地盗贼的BRATISLAVE,服务员把笔记本电脑给我送回来, 这是在我自己的祖国,在祖国的首都, 我一定会有运气的。 报告的结尾,我告诉大家, 谢谢你们听我说, 谁有手机借一下, 因为我刚才把手机丢了。 陈为教授递给我他的手机, 我走出会场。 拨号。。。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请过一段时间再拨” 出租公司的调度找到了司机,也说车上没有发现。 手机丢了, 不会再回来了。我不是很心疼手机本身,丢了的东西,想也没有用。可惜的是里面的联系号码, 和因此给自己和别人带来的不便。 回到MSN, 通告这个消息。大部分的朋友都在惋惜和出主意如何去找手机,却有个朋友说, 太好了, 这是一个把你忘记了的朋友们都联系一编的机会!! 真的呢,手机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个有机部分。都有哪些号码我需要去努力重新找回来,又有哪些号码,是想不起来去找回来的; 还有哪些号码,是再也找不回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