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


挠伤了我的老虎,晚上坐在床上神气十足。
丹佛下雪了, 能有小半尺深。 早晨起来铲雪,腰不好, 围上了宽宽的腰带。朋友问, 雪好看么, 我说很好看。 朋友说怎么没拍照。。。。
想起劳动人民和小资的区别来乐。 劳动人民在冰天雪地里讨生存地挣扎,小资在围了火炉烤手的生活过腻了, 会乙方下乡地来体验一下, 从中发现 “美”。 对劳动人民说, 最大的美, 是能从冰天雪地里逃出去, 哪怕就一会儿, 在火边焐焐手, 喝碗热粥。。
怎么说得我那么苦大仇深哈, HIYA HIYA。。。 不过此刻想到的, 确实不是拍照, 而是把车道清干净了, 孩子可以上学, 大人可以上班, 就这么简单。
—————
回到丹佛, 立刻开始折磨小小石头的钢琴。 这孩子缺乏主动性, 如果自己练习钢琴总是疲疲软软的,手指趴在了键盘上按键而不是弹琴。每次陪他练琴,总是把自己的巴掌都拍红了,能调度起他的情绪时, 琴声就有了内容。 其实我很喜欢陪他练琴,过程中也让自己体会很多音乐的细节和变化,还是挺有意思的。

1 comment to 下雪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