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Oct 25

许许这个弱智,居然不会用热水器,不知道是让我的偶像宠坏了还是太笨,总而言之,他在冲凉后不但只会把家里的总水闸关闭才停下水流,更丧心病狂的是把热水器的电源开关也给关了。害得我只好冲冷水澡。 过分阿过分。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
备课
中午蓝韵轩吃的饺子,面和得太稀了,没吃口,倒是那罐头的花生米甚是好吃。那里有网线,但吃完了差不多2点了, 还是直接回了办公室。
下午继续备课。 第一次在这里上大课, 心里没底, 宁可错杀多备,绝不疏忽大意。自己也一贯奉行这样的想法,给人上课,其实是帮自己复习。这本教材的内容非此好,备课过程自己也受益匪浅。
起居录: 晚餐与38和MH们在鱼米之乡,炒饭甚香。想起去年在这里折腾的日子了。
一度和MZM在我的办公室生活得尚愉快, 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两个永远挤在一个角落里不知疲倦地顶着鱼缸的壁游着,给屋子里带来咚咚的节奏,很好听。 鱼缸的对面是墙上的大佛字。 和师兄开玩笑说,小龟们的向佛之心不浅, 师兄答:在她们眼里, 佛不是佛。太牛了!

1 comment to 广州日记: Oct 25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