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Oct 24

被蚊子咬疯了,起床,发现背上居然起了4个大包。墙上好几个蚊子,为我打你为你打我打破你的肚子流我的血。。。不仅仅是流,其中之一在被击毙时,肚子饱到血竟然标到了我的身上!太恐怖了。
他们还在安然呼呼,我就先去办公室了。楼下一窝几周大的小猫,打闹嬉戏着,非常好玩。我抱抱这个,抱抱那个,墙头的猫妈妈不高兴了,很生气地瞪了我发出警告的妙声。老实把她的孩子放下。看看她,她自己也就是个大孩子而以。
NPY遵时来了,把一度和MZM带了回来,在熟悉的那个老鼠盒子里。还有一盒子食物。把南非的图刻盘完毕,LS和XY和许许也来了。一起出发去19涌。朋友Q和LD从珠海过来,热闹的一群人,可惜19涌的代言人38太忙,没能来成。
回到学校,忽然觉得很压抑。和学生同事打了一会儿球,感觉益发不对。回到办公室,看到盒子里的一度和MZM,忽然明白为什么了。来广州几年,和这里的一群牛鬼蛇神们都熟悉了,每次在一起开心地吃喝玩乐,却从来没想到会失去什么。 NPY要走了,新生活,新开端,开始光顾了为TA开心了,今天看到一度和MZM,忽然意识到,时空轨道中,也许就此就少了条间断但依然平行线。
出乎意外的强烈反应,有些悲哀,但总体该还是高兴
PS. 螃蟹阿泉也赢了块新的标,下次再来, 就改搬家去新的地方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