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10-22

MSN2.jpg
MSN是个好东西,和孩子们的直接视频对话。
六点准时醒来,觉得有些反乏了。昨晚有点心不在焉,先把钥匙锁在了办公室里,去所里取了大串的钥匙开门;晚上离开的时候,把所里的钥匙拿着,到家了才发现家门钥匙还是在办公室,只好再走回去取。这日子,比较锻炼人的身体。
躺那里翻了个身,想了要不要去游泳。昨晚把游泳裤带回来了,可此刻惰性有些想占上风。咬咬牙,还是起来了。躺在床上是躺,躺在水里也是躺,绝不让自己太过安逸。出门,感觉冷飕飕的。换好了游泳裤,套上帽子,眼罩,深呼吸蹦进水里。。。也还好啊,不算太冷。游了10个来回,有些不习惯50米池子,慢慢来吧,总算是个开始。
按照大洋对岸的时候,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打电话过去,果然,所有的人都忘记了。母亲是个敏感的人,她也许什么都不会说,但心里一定是在等了谁会记起这事情的。
和学生们讨论文章中细节中的重要性。反反复复地强调,其实生活中所有的事情,成败之间的区别也许就是对细节重视的程度。大画面谁都能看见,能注意到细节并且处理好的,就是成功的那一个。
约了朋友X去石牌东的黑天鹅吃的中饭,东北菜,凉拌的辣,但好吃。然后去电脑城买了新的摄像头。打摩的回去,重新感觉在车流里穿来穿去的感觉。总有人说我不该坐那东东,可我却总听不进去。喜欢风扑面而来的感觉,也许任何事情都需要代价,那天摔个死去活来的就明白了。
ZYG来看我,还是为了他毕业时发生的那些矛盾和需要完成的论文。他似乎比过去气色好些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能帮忙的地方我会尽力。每个人的造化不一,生活不永远是公平的,还是该说永远是不公平的。
和朋友Y吃晚饭,这次见到的TA和过去似乎大不一样,满心都是欢喜的样子。 TA快离开广州,开始新生活了。好玩的是,吃饭的时候,居然遇到了个熟人,正好坐在隔壁桌上。这时间真小。
广州交响乐团的水准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星海音乐厅的建筑也不错。倒是他们请来的指挥和钢琴大师不怎么样,该是很有水准的两个人,但能看得出不投入。再牛的人物,做事不投入就完了。有尤其是音乐这类,没有每个人的投入,从音乐家到观众,也就成了一场计算机演奏会。更可气得是乐团的正后方悬挂了大红的标语,庆祝广东电台建台55周年,压倒优势地夺去了背景中一套很有气氛的管风琴的形像,极其刺眼地破坏了整个建筑和音乐会的视觉效果。
珠江的夜景还是很不错的。 没有浦江的那种辉煌的建筑,但也没有那种躁动。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