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II

早饭的时候,对面的桌前坐了一个孩子,目不转睛地在看书。许久,一个高大的妇人从厨房走出,把两个钢蹦扔在他面前的桌上,嘟哝了句:拿好了上学去。该是孩子的母亲吧,但她的目光里却充满了对这孩子的厌烦。孩子一声不吭,开始收拾书包,手边有一个苹果和一盒酸奶,放进外卖的塑料袋,小心翼翼,如在呵护一不小心就会打碎的细瓷器。提着,走出门,目光低垂着,自始至终,却没有抬头看一眼那妇人。
想起远方的小石头们来了,心里好像有些酸楚。
到办公室的时候,时间还早。打电话请看门的小孟师傅开了大门。好几个月没见着他,看到了,挺亲热的。和他聊了回儿天,知道所里现在的运动项目从乒乓转成了羽毛球,还在小孟养鸡种菜的后院平场地建了个挺正规的场子。
学生们知道我离开网络无法生活,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办公室,桌子的正中放着IP的地址。接通网络,开始一轮新生活。
学生来来去去,文案很快把桌面盖满了。朋友L来办公室,带来一束花儿。远方的家人也在网上,媳妇告诉我,订好了年底去巴黎的机票。上楼去所办公室报到我回来了。
把宿舍里的电水壶拎来了办公室,这样就能一天不停地喝茶,过去怎么就没想到呢。小石头在MSN上和我打招呼,正好,我需要即时的字典,DAVID的拼写现在总能帮上我大忙。
中饭在陶园,好久没吃,辣得我两眼通红。宿舍的附近有个蓝韵轩,面对学生的服务,挺安静,价格也公道,一杯现磨现煮的咖啡才7个RMB。还有水饺,也许明天的中饭可以来这里,再把作业带了到这里来做,倒也是个不错得去处。
工作到晚上8点,和两个大侠去龙口西的蟹香居吃螃蟹。大侠刚从西藏周游了两个月回来,明显的见瘦了,原本推光的脑袋上刚长出些许头发。小侠第一次见,是个一人一包走天下的主儿,听他们对话说着旅途的经历,啖着代了戒指的大闸蟹,酌着烫得温热的黄酒笑谈间,愉快的晚上过去。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