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第N卷第一章

广州日记
从丹佛飞往旧金山的航班晚点了,转机时间只剩下30分钟。抵达SFO的74号登机门离开国际终端很近,不需要搭终端巴士,但却需要从新过安检。在丹佛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的我,在这里却触发了所有的金属报警器,被检查人员从头到脚搜查了个遍。
UA869航班,13个小时的飞行,感觉人快要散了。中程的时候尤其难受,对机上的食品到了思之欲吐的地步。勉强把中间的那碗快面咽下,依然饥肠辘辘。套上耳机,眼罩;把皮帽子往脸上一扣,闻了自己的汗臭,昏然入睡。广播再响的时候,已经接近台湾。窗外满是云海,飞进岛的上空,天豁然开了,露出下面繁忙的城市。前两天还和朋友聊天说到这里,此刻自己却在她的上空。
香港出现在视野里,盘根错节的高速公路,如剔透的水晶灯一样点缀出一个个岛区的外形。从高空看,下面万家灯火。点点的人是看不见的。有些纳闷,这世界,人和人又如何能相逢,当我们隔开这样的时空。
抵达香港的时候,又一次苦等我的行李,等到人尽带空,心里冰冷地发现,我的行李再一次被UA给搞丢了。去问服务人员,原来是旧金山转机时没有接上。让我等了40分钟,耽误了两次班车,本来可以10点就到广州的。
这一切的流程已经了如指掌了。推了随身的两件行李走进机场大厅,左转,走到底。去广州的大巴车票250港币,加上8元刷卡费用。三号停车场,四号车位,一切照旧。只是今天的大巴上坐得满满的。从香港机场开出。这是第几次在夜色里离开香港机场去广州的路上了。熟悉的一切,红底白顶的的士。林立的楼房。
从什么时候开始搭乘机场直接去广州的大巴的,似乎最早的时候,回国的道路不是这么走的。那时候是从机场坐快线去九龙,然后转车去中港。从那里,有从香港海湾中一路拖了白雾蒙蒙的拽尾巴的飞翔船去蛇口港。我会在蛇口停1,2天,吃上顿石头火锅或者是牛筋丸子,然后再坐大巴去广州。后来,为了我破坏了一个承诺,就再没有走那条路径的理由了。蛇口港,鸿隆公寓,这曾经熟悉的一切忽然就都如一个彩色的肥皂泡,吹得太大,破灭了。
大巴车沿了香港湾飞快地行驶着。青衣大桥斜斜的拉索,第一次是从桥下的飞翔船上见到的。现在的车却从桥上走过了。
出香港,进皇岗。没了大行李,一切都很顺利。再次验证了事情总有正负两面的理论。手机的信号暴涨,又回到中国了,开始给广东的牛鬼蛇神们狂发短信。朋友问,箱子丢了,里面的那什么物件丢了没有,狂笑。惹得车上正准备入睡得一帮港龙参观团员们侧目而视。
在华威达门口和许许,老孙和女朋友会合。看了许许满脸的憔悴,估计他大概又在想了悲惨的三陪生涯又要开始了。老孙还那样儿,憨憨地笑,开了他新添的北京四驱。我觉得很漂亮的车,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都不最喜欢。忽然想到给他带的图片都在被UAL搞丢了的箱子里呢。女朋友在后座抱了个巨大的沙皮狗玩具,满脸都是欢喜,好像变了个人。最近总说2004是个好年,一点不错的。本来还想多叫几个朋友的,结果被许许训了一通,说我太不顾别人的生死安危了,那么晚还折腾人。也是,也是,确实有道理。斜眼看看这家伙,他怎么不怕死呢。
直接去了大班煲粥。我的被联航摧残得无比难受的胃终于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小小的屋子,四个人天南海北地聊天,没什么是非说不可得,没什么是非在半夜三更说不可的,没什么是非和这几个人说不可得;可能这么说,能在这样的环境和时间说,能和这几个朋友说,真TMD让我开心!
散的时候已经快1点了,老孙送我回了宿舍。开门,干净的屋子,熟悉的一切。丢了箱子似乎一点影响都没有。打开柜子,里面有所有需要的生活用品,床单新洗过,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洗脸刷牙,躺下睡觉。
然后就醒了,一看表,才3点。。。。。谁说我没时差我和他急。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这么折腾,我容易么我。。
6点起床, 出门狂走一圈, 发现了学校的游泳池。 室外, 但规模很正规, 有不少老师在游泳,看样子水挺冷的。 希望今天箱子能到, 明天就可以去44了。
此刻9点42, 我已经在办公室面对我的大佛字念了2小时42分钟的经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