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离开出发还有2天,又进入了开始整理一切,修理一切的状态。早晨把媳妇的车开去车行换机油,然后给小石头的自行车买新的内胎。把孩子们送去练拳,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去了REDROCKS安静坐会儿,喝杯咖啡。周末,来来往往的游客很多,蜂拥而来,在礼品店里选购纪念品,蜂拥而去。感觉作个当地人的优越了,不需要有导游指了手表说, 15分钟后开车。熟悉的原木搭的晒台,台下一小片绿草地,环绕的树在暮秋时分已经黄叶纷纷。而远处的红岩依然岿然不动,岩顶还是那株在十多年前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已经死去的枯树。玻璃窗上缓缓地爬着一只甲虫,冬天快到了,估计它的气数也将尽。
给某杂志的一篇专栏稿被高层枪毙了,说是文字太平。和责任编辑讨论,都觉得被枪毙的却比被接受写得要好些。责编说,有时候很难理解主编的意图和思路。我笑了:很多时候,领导否定你的看法不是因为他或她有什么思路和意图。这可以仅是领导艺术的一种。大部分的时候,领导同意你做的事情,因为你很努力,你很专业地完成任务,你不用领导操心就把事情都做得很漂亮。这非常重要,要不你早就会被领导炒了鱿鱼。但即使你把一切都完美地做好了,领导依然需要在不定期的间隔,在你意向不到的时候,否定一下你的工作。这和你如何完成任务没关系。这是一个高明的领导在暗示你,我并不需要永远同意你的看法,更重要的是,在我不同意你的看法的时候,无论这看法是什么,我永远是对的。
给媳妇说这事情,然后问她:你知道我是怎么总结出这领导艺术的么?媳妇摇头不知。我说,这是从咱家的民主系统的一种延伸:意见相同的时候,听我的;意见不同的时候,听你的。这样就能相安无事,而我的自尊心和虚荣心也就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不知道因为什么,感觉心里的一块儿什么死了。

2 comments to 无题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