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眼里的父亲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朋友让我帮了翻译个句子: Any distance is far for a tired traveler. 直译,是对一个疲倦的旅行者,任何距离都是遥远。再多想一层,那行者不想再走,该不会是想就地坐下。那向往的,该是或者远在天涯的家。如果是这样,那这句子就该理解成倦鸟知归的意思了。而对一个走了太多地方的人,还不仅仅是倦鸟知归。 ANY distance, 任何的距离,包括了零距离。累了的行者,该连出发都已经厌倦。
而我就是这样一个倦了的行者。此刻,坐在家所在的小镇上一个停车场里。孩子在车对面的房子里练拳。拳房的窗有着镀膜,光亮如镜。边上停着的是黑色的奔驰,红色的宝马,也都铮亮,反射着周围金色的秋天。透过车窗看去,傍晚的天竟然也是一片金黄。
出发的日子又近了。来来去去。究竟哪里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归属,肉体的归属,心的归属。每次离开家前,都会有些多少的压抑,也许是内疚,而这感觉现在越来越烈。过去,一旦行程开始,投入到眼前的不停的变化,分裂的人格,自己也不认识的行为,一起都会达到一个另样的平衡。我也会再发现平衡的,因为我必须出发。我也会说累,但这不是抱怨,只是一个事实。如果让我理解开始那局话,那就是这世界上没有离开家很近的地方。
回去的路上问小石头,爸爸是什么,想好了再说。他们很认真想了会儿,然后开始描述什么是父亲:一个挣钱付账单的人,一个开车送我们到处走的让人,一个烧饭的人,一个修东西的人,一个带我们练习钢琴的人,一个。。一个。。然后大小石头补了句,一个爱我们的人。
我好奇地发现,在孩子的眼里,父亲只是一个为他们而存在的人。于他们,我不是做科研的,不是拍照的,不是教书的,不是旅行的。但他们能至少能感觉到父亲爱他们,我足够高兴了。

1 comment to 孩子眼里的父亲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