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广州日记:老了

学生对秦老师说: 陈老师这次回来,老许多。 贝贝说: 石头, 老了。因为你根本不属于这个城市 ,所以就不要怪这个地方遗弃你 在许许家晚饭,看了他们家人热闹的生活,还把小许许吓哭了。 确实,广州不是我的城市, 我也不会在这里老去。 Whatever lost in time is lost. Life does not give people their time back, but it does give them second chance. That is, if they want to believe it and grab it.

广州日记: 广州广州

沸腾鱼乡,酒吧,幸运楼,绿茵阁 开始进入拍摄状态。 广州是个很平民化的城市。没有上海北京那种十里长街,高楼林立的国际大都市的气势,却到处是路边盘根错节的老榕树的深深小巷。 上下九的步行街挺热闹,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时间了。

广州日记

XINGXING去了爷爷奶奶家,给我打电话, 哭了。 说, 为了那个男孩子。 XINGXING是我的侄女,从小看了她长大的,还记得她第一次从医院回家的样子, 一晃20年过去了,她已经谈开始恋爱, 失恋。 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 说,想哭, 就哭吧。 生活允许眼泪。 哭完了, 收拾一下自己,继续往前走。 路,长着呢。 ——————- W的短信, 说, 我很无聊。 W是我的朋友,在生活里一切顺利,却在感情上伤痕累累。 我们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开车在广州的车流里漫无目的地地走着。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我想劝她放下心理的芥蒂,努力去找自己的生活; TA流泪,说, 我能放下一切,只要能得到TA。可我不知道,TA是不是真的在乎TA。

广州日记: 谁是真正的老板

人体器官讨论谁做老板。一轮轮讨论筛选,最后剩下了大脑,心脏,和脚。 大脑说,我最牛,我思维我最有文化,没人理它。大脑努力思索,或者拒绝思索。 心脏说,我给大家供血,没我你们活不了。他憋着不跳动。1秒钟后,他自己也忍无可忍,只好恢复搏动。 脚说,没有我你们什么地方也去不了。这不够一个理由,大家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去什么地方。 徒劳的争执进行着,忽然大家都觉得很不爽。几天的争论,谁也没有想到某个器官憋着不说话,不松口,不争,不吵。它只是憋着,憋着。。。。 终于,大家明白,在所有的器官中,只有ASSHOLE才是真正的老板。这个传统沿袭至今。

六十年代的腰带

回国的学习的一大收入是, 如何判断一个人的年纪, 可以从他如何穿上衣入手。 60年代的人, 衬衫和T衫都扎在裤子里;年轻人,这些东西都地里当浪套在外面。 我属于前者,除非太热了需要衣襟敞开忽闪着乘凉。 中午巴西烤肉八飞, 晚上鹿港小镇 两个地方的共同特点是装修精美,食品一般般,价格偏高,没什么特色。

广州日记: 上课

第一次在国内上大班课,对台上台下的双方心里没底。 第一节课下课时,秦老师告诉我中文语速太快, 而且句子之间不留空间给人思考。而且中文部分太多。 第二节调整了,似乎效果好一些。 无论如何,开始了就好。 没吃中饭,晚上在岗顶的小肥羊和朋友们一起唰的羊肉,热闹。 见到了广泡的几位新老同志。 之后去江边的酒吧见了几个变态。

广州日记: Oct 25

许许这个弱智,居然不会用热水器,不知道是让我的偶像宠坏了还是太笨,总而言之,他在冲凉后不但只会把家里的总水闸关闭才停下水流,更丧心病狂的是把热水器的电源开关也给关了。害得我只好冲冷水澡。 过分阿过分。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备课 备课备课 备课 中午蓝韵轩吃的饺子,面和得太稀了,没吃口,倒是那罐头的花生米甚是好吃。那里有网线,但吃完了差不多2点了, 还是直接回了办公室。 下午继续备课。 第一次在这里上大课, 心里没底, 宁可错杀多备,绝不疏忽大意。自己也一贯奉行这样的想法,给人上课,其实是帮自己复习。这本教材的内容非此好,备课过程自己也受益匪浅。 起居录: 晚餐与38和MH们在鱼米之乡,炒饭甚香。想起去年在这里折腾的日子了。 一度和MZM在我的办公室生活得尚愉快, 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两个永远挤在一个角落里不知疲倦地顶着鱼缸的壁游着,给屋子里带来咚咚的节奏,很好听。 鱼缸的对面是墙上的大佛字。 和师兄开玩笑说,小龟们的向佛之心不浅, 师兄答:在她们眼里, 佛不是佛。太牛了!

广州日记 Oct 24

被蚊子咬疯了,起床,发现背上居然起了4个大包。墙上好几个蚊子,为我打你为你打我打破你的肚子流我的血。。。不仅仅是流,其中之一在被击毙时,肚子饱到血竟然标到了我的身上!太恐怖了。 他们还在安然呼呼,我就先去办公室了。楼下一窝几周大的小猫,打闹嬉戏着,非常好玩。我抱抱这个,抱抱那个,墙头的猫妈妈不高兴了,很生气地瞪了我发出警告的妙声。老实把她的孩子放下。看看她,她自己也就是个大孩子而以。 NPY遵时来了,把一度和MZM带了回来,在熟悉的那个老鼠盒子里。还有一盒子食物。把南非的图刻盘完毕,LS和XY和许许也来了。一起出发去19涌。朋友Q和LD从珠海过来,热闹的一群人,可惜19涌的代言人38太忙,没能来成。 回到学校,忽然觉得很压抑。和学生同事打了一会儿球,感觉益发不对。回到办公室,看到盒子里的一度和MZM,忽然明白为什么了。来广州几年,和这里的一群牛鬼蛇神们都熟悉了,每次在一起开心地吃喝玩乐,却从来没想到会失去什么。 NPY要走了,新生活,新开端,开始光顾了为TA开心了,今天看到一度和MZM,忽然意识到,时空轨道中,也许就此就少了条间断但依然平行线。 出乎意外的强烈反应,有些悲哀,但总体该还是高兴 PS. 螃蟹阿泉也赢了块新的标,下次再来, 就改搬家去新的地方了。

广州日记 Oct 23

周六 时差也许是倒了过来,但早晨依然是6点就醒了。 7点30准时到办公室,忙到中午,和学生们一起去陶园吃草。周末都休闲,餐厅客满,做在了大堂的办公桌上吃的饭,甚是气势,感觉很小人得志。 下午继续努力,到5点才和38去骑马。他的小黄马已经长得快成了大马了,威风凛凛的。老月知道我不是个正经练马的,吩咐夥计背马的时候,只说,找个会跑的就行,哈哈。 620,果然是个会跑的,鞭子抖一下,跨跨跨就跑开了,好玩好玩。 回广州,LLWW电话,去吃饭。到后狂笑,前天和朋友Q在这里吃饭,昨天和朋友Y在另一处吃饭,今天在这里却见到了朋友Y,这世界太小了。 回到办公室,许许打电话来,说明天早晨一起出动。于是我在招待他和朋友L的同时,又很痛苦的牺牲了一瓶南非葡萄酒。。。。 晚上蚊子奇多,估计许许这家伙比较惹蚊子喜欢,可它们咬我干嘛压。。。。

广州日记: 10-22

MSN是个好东西,和孩子们的直接视频对话。 六点准时醒来,觉得有些反乏了。昨晚有点心不在焉,先把钥匙锁在了办公室里,去所里取了大串的钥匙开门;晚上离开的时候,把所里的钥匙拿着,到家了才发现家门钥匙还是在办公室,只好再走回去取。这日子,比较锻炼人的身体。 躺那里翻了个身,想了要不要去游泳。昨晚把游泳裤带回来了,可此刻惰性有些想占上风。咬咬牙,还是起来了。躺在床上是躺,躺在水里也是躺,绝不让自己太过安逸。出门,感觉冷飕飕的。换好了游泳裤,套上帽子,眼罩,深呼吸蹦进水里。。。也还好啊,不算太冷。游了10个来回,有些不习惯50米池子,慢慢来吧,总算是个开始。 按照大洋对岸的时候,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打电话过去,果然,所有的人都忘记了。母亲是个敏感的人,她也许什么都不会说,但心里一定是在等了谁会记起这事情的。 和学生们讨论文章中细节中的重要性。反反复复地强调,其实生活中所有的事情,成败之间的区别也许就是对细节重视的程度。大画面谁都能看见,能注意到细节并且处理好的,就是成功的那一个。 约了朋友X去石牌东的黑天鹅吃的中饭,东北菜,凉拌的辣,但好吃。然后去电脑城买了新的摄像头。打摩的回去,重新感觉在车流里穿来穿去的感觉。总有人说我不该坐那东东,可我却总听不进去。喜欢风扑面而来的感觉,也许任何事情都需要代价,那天摔个死去活来的就明白了。 ZYG来看我,还是为了他毕业时发生的那些矛盾和需要完成的论文。他似乎比过去气色好些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能帮忙的地方我会尽力。每个人的造化不一,生活不永远是公平的,还是该说永远是不公平的。 和朋友Y吃晚饭,这次见到的TA和过去似乎大不一样,满心都是欢喜的样子。 TA快离开广州,开始新生活了。好玩的是,吃饭的时候,居然遇到了个熟人,正好坐在隔壁桌上。这时间真小。 广州交响乐团的水准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星海音乐厅的建筑也不错。倒是他们请来的指挥和钢琴大师不怎么样,该是很有水准的两个人,但能看得出不投入。再牛的人物,做事不投入就完了。有尤其是音乐这类,没有每个人的投入,从音乐家到观众,也就成了一场计算机演奏会。更可气得是乐团的正后方悬挂了大红的标语,庆祝广东电台建台55周年,压倒优势地夺去了背景中一套很有气氛的管风琴的形像,极其刺眼地破坏了整个建筑和音乐会的视觉效果。 珠江的夜景还是很不错的。 没有浦江的那种辉煌的建筑,但也没有那种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