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走一步

据说年纪大的人每天长时间坐在计算机前聊MSN,对身体不好。 于是决定每天晚饭后拉媳妇一起出去散步。 家住在一个山坳里。 从门口出来, 一路下坡,再转过街口, 就能绕了后院的小山走。 奇怪的是, 和美国绝大多数地方的小区不一样的,这环小山的路走到1/3就没了人行道,就得走在马路上了。 人行道的尽头有一堆小石子儿, 每次到了那里就踩一下, 然后掉头回家。 天天如此,小石头堆成了雷池。 喜欢标榜自己做事情很努力, 用走到极限, 再多走一步来形容自己。 可这散步却很不石头风格。 今天终於打破了规矩, 到了雷池, 又往前多走了50米。 明天,再多走50米, 估计一个月下来, 就能完成环形小山的伟大业绩了。 多走一步。。。。。

关于吃素的问题

总在想, 会不会有一天自己就吃素了。可我实在是太爱吃肉了。 前几天看谁写的文章, 说道如果能让一只鸡得享天年,吃素也无妨。 听得我砰然心动。 还真是, 哪怕吃一顿素, 让一个生灵活下来, 这感觉该是不错的。 以后走在乡村路上, 看到一只鸡跑过, 可以很自豪地说, 这是从我的牙缝中漏网的那只。 可不吃肉不仅很难受, 更要命的是不符合营养学。 人的身体需要不能全靠素菜。 据说牛奶和鸡蛋是素食者允许的食物,那样营养大概不成问题了。 问题在牛奶和鸡蛋都都是我最不喜欢的食物。 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太难了。 素食者吃素鸡素鸭,口素心不素, 实在不是大善; 也许我吃真的鸡鸭鱼肉,脑子里想了他们其实是素菜, 也许就多善些? 阿弥陀佛。。。。。。

然然的考试

下班回家, 媳妇告诉我, 然然今天早晨起来后哭了。 我上周告诉过然然,每周的拼写考试前要先复习, 预考不该错多于5个,正式考试不该错多于2个。 上周的预考, 他错了17个。 这个周末又忘记复习了。 醒了, 忽然想起来了,就吓哭了。 我完全不知道早晨的事情。 他起来后赶紧复习了一通, 结果还是错了8个。 晚饭的时候, 我说, 这周不错嘛, 比上周大有进步了, 下周我们大概能再好些吧。 孩子使劲点头, 笑得很放心。。。

又犯错误了

今天又犯了妄言的错。 说: 和许多地方的大城市一样, 那地方的窗户用铁栏杆严密地保护起来。我发现越是物质不丰富的地方人们的自我保护心理越强。 如果大家都有了,大概就没必要相互瞪眼看着,相互防范了。 然后就被色里的同学们很严肃地批判了: 1) GREENLIGHT: “我发现越是物质不丰富的地方人们的自我保护心理越强”不一定吧。 2) 小玩意儿: 在人口不丰盛的地方,见到一个路人就象见到一个亲人。^-^ 不过还好,他们乐天:)) 我在贵州讨饭吃,一行九口,人家把留着过年吃的腊肉都拿出来给我们吃,吃完我们还问,晚上还可以来吗? 结果晚上那肉是到隔壁家借,都是白花花的肥猪肉,感动得要掉泪了,吃得一片不剩连汁都不剩。 一个月后派了两个贵州代表登门道谢。贫穷地方的好人可多了。。 =============== 认真说, 我不是说贫穷地方的人不好。 要说经历, 我也该能说出一筐来的。 信口开河是我的大问题, 想到一点, 不多想就顺口说。 这里的话也就是自己唠叨而已,对不对, 希望不会影响别人的情绪。

耶路撒冷的那个晚上

七月的耶路撒冷能把人给热疯了。从早到晚,透过从中东荒漠上的风扬起的尘土,太阳就那么晒着,没有一丝怜悯。住的那家青年旅店在老城的一条小巷里,对了古老的加法门,曲曲弯弯的路走进去。风是肯定透不进去的。用大大小小的石块砌成的巷道和墙壁白天吸收了足够太阳能,伴了晚炊的炉灶,让坐在院子里的我感觉坐在一个炭火炉的中间。 对面的柜台里是大个儿的麦克。快两米的个儿了,在耶路撒冷的老屋里得低了脑袋才能进出矮小的门。麦克是荷兰人,两年前来的以色列。也就是个普通的背包客吧,又仗了自己是个职业拳击手和精通中国功夫,满世界到处走,从来也没什么麻烦。可耶路撒冷不一样,聚集了几千年文明的地方,也聚集了几千年累计的麻烦。 (全文点下面连接)

琪偶的风凉话

评论: 读书笔记 啥闲书啊,跟《少年立志必读》似的。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 这种风凉话我也能说,一串一串的,而且意义深刻啊。 Don’t leave till tomorrow the procrastination you can accomplish today. or,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wish it did. or, This is the tomorrow you feared yesterday, and now you know why. Much better than 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 eh? 少读书,少说话,多干活。 :) Posted by 琪子 […]

读书笔记

There are no mistakes. The events we bring upon ourselves, no mater how unpleasant, are necessary in order to learn what we need to learn; whatever steps we take, they are necessary to reach the places we have chosen to go. 绝对没错的。我们必须经历所有我们的行为带给自己的一切,别管那会有多不令人愉快,才能明白我们该明白的那些事。我们所行的每一步,无论怎么走,都通往我们自己选定的那个终点。 废话?绕口令?其实这不过是告诉我们我们得面对自己的选择和命运。

偶像的鸟

目击 (白开水) 烟雾里的你真美 或者我的眼神 或者我左边肩膀上站的那只鸟 目击你的垮掉 我说我给你念一段那谁的诗吧 死去的诗人在里面尖叫 他遁入比幸福更遥远的地方 你说好啊好啊 你问我然后呢 我问我左边肩膀上的那只鸟 然后呢 那只鸟却睡着了 打着呼噜 没心没肺 2001/10/20 看来和你肩膀上的那只比起来,我肩膀上的那只jiu有点。。。HIAHIAHIA~~~ Posted by 开水 at September 6, 2004 05:22 PM ————————– 你的鸟是个诗人是个战士是个哲学家, 我的鸟是个法官是个教徒是个伪科学家, 不一样的啦。。。HIA HIA:) 石头

读书笔记

Part of us is always the observer, and no matter what, it observes. It watches us. It does not care if we are happy or unhappy, if we sick or well, if we live or die. It only job is to sit there on our shoulder and pass judgment on whether we are worthwhile human […]

存档资料: 和AMIGO的对话

和AMIGO的对话告一段落,把嘻笑中的对话整理一下,删除了幽默,智慧,和废话后放在这里存个档。 AMIGO: 我先不會去想一個場景該如何拍﹐而是去想這個場景裡有沒什麼有意思的東西。如果沒有現成的﹐我能搞點什麼新意思。。。如果發現或琢磨出了那個新意思﹐讓我心頭一動﹐感覺一爽﹐剩下的就是技術手段問題了。。。那個我們就不用再談了吧。所以﹐還是功夫在詩外。 詩是人作出來的﹐要不怎麼叫“創作”?要不為什麼我要看石頭GG的詩﹐還不是因為我想看石頭GG的創意? 當然你可以不理我的願望﹐但你對那個能讓你心動一下的體驗真的就不願理嗎? 那是生命之流中最美妙的時刻啊﹐你不熱愛生命嗎? 呵呵。 石头: 的确, 很多时候, 我们走进一个场景, 因为眼前的视觉刺激就会忘记了这个场景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一味地去追求照片里的视觉冲击和与众不同。非常同意你说的功夫在诗外的说法,其实这次行程, 回来后和朋友也说过多次, 最大的收获和摄影没什么关系 (但这并不是片子不让人心动的理由)。 也如你说的,如果發現或琢磨出了那個新意思﹐讓我心頭一動﹐感覺一爽﹐剩下的就是技術手段問題了。。。这是自己感觉的场景如何去用摄影表达的意思。是不是所有的场景都有视觉冲击,如何表达才是视觉冲击;如果没有惊世骇俗的场面,我们心头一动,感觉上爽了,是不是还需要拍摄。 我的答案是无论如何必须要拍,无论自己爽还是不爽,觉得不觉得冲击。 我的理解该是很老套的。摄影从发明到现在,人的大脑能想到的图片元素安排的“新意”,可以说都有人想到了。这和时装一样,几十年一个循环。所谓的视觉冲击,只不过是拍摄者和读者自己本身的阅历而已。如老兄这样看过无数大师作品的人,能让你觉得冲击的东西估计没太多,即使是你自己拍摄的东西,如水果上加个什么象征意义的器具,你也该知道这样的东东早就有N多的人玩过,而且完得更离谱更刺激。别说是水果,就是人畜的尸体也有人会摆布一番。冲击么?看几张当然有“新意” ,但真的是新意么?老兄的学识应该知道答案。 回过来解剖我自己。玩摄影这些年,尤其是在江湖色这几年,也苦苦为所谓的“新意” 挣扎过。翻翻自己这些年贴的片子,玩的花样也算不少了,彩色的黑白的动的静的认真支了三角架等光线的灌下瓶子酒醉熏熏上路的在人家家里的在自己影楼的,多少都碰了一下,片子拍了不少,困惑也越来越多。但最近却忽然明白了,于我,摄影只是期最初被发明的原因,是一种纪录的工具。教科书之所以成为教科书书,是因为它能被大部分人接受和认可。踏实按照教科书的方法去做,也未必就侮辱了摄影二字。 感受旅程,未必一切都能用摄影图片来表达,但图片肯定是我旅行纪录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旅途不总是扭曲的生活,是有着理论基础的符号语言,是不站在阴暗角落就无法按下的快门。 我这么说也许有些偏激和矫枉过正。我明白你说的新意不是指的这些极端变态)。于我个人,更喜欢的纪录方式是正常人的观察方式,首先这样比较符合自己作为一个普通游客而不是艺术家的身份。其次,自己的兴奋阈确实也比较低,会为一些常人已经麻木的东西而感动 (小资情结?也许,但我不以为耻) 。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变态的思路。我现在确实拍摄不少商业功课,走在路上,给自己定下的一条拍摄想法是:我希望看到我的图片的读者能自然观察这些地方,更要紧的是如果他们有机会去到那些地方,见到那些人的时候,能很自然地对号入座我所呈现给他们的观察,而不需要把脑袋塞在裤裆里才能感受。 AMIGO: 拍片子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出发点。什么是创作的出发点,就是那个能让你有感悟的东西。 先说除了你的动机出发点外,好片子应该具备的某些客体属性吧。我赞同Robert Frank说的,片子的关键在Definitive Quality,就是说,能把你的冲动出发点有效刻划出来的一种品质。至于这种品质能否被人一眼发现,有你说的观者的阅历素养等等,但最终下来应该是经得起把玩和分析的。 再说作品的原创性。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不仅是有关什么才算原创性,而且有关对“影响”的恐惧和避规,甚至对原创性的刻意消解等等。。。先撇开这些林林总总不说吧,其实,不管你信的那个路子,在每个人心目中都应该有一个比较持恒的基调,在此基础上提升出某些母题,再注入作者个人的东西,形成一种synergy。天底下没有太多新鲜事,从范畴的角度上来讲,但同时也没有两片树叶是完全相同的,仗以区分的,就是个性化。比如我拍的那些鸭梨吧,为什么要吊起来,为什么要搞个影子,因为我想到了但丁神曲里的吊死鬼,为什么被啃了几口,为什么是一种腐败的血样红色的,为什么那根棍子细细的。。等等。在创作的时候,这些特徵不需往外看,看别人做过什么(该看的平时就该看了),而只需内视,看灵感带给你的Synergy是什么,然后把它外在化出来,不就结了么。 其它的,留给历史,留给茶余饭后。你已经爽了,还不够么? 旅行就是浮生梦: 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