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旧事: 昨天的歌声

Olympia National Park, Washington State. 2004-09 ———————– 朋友说到老歌,提起两个名字,蔡琴和罗文。心里稍稍动了一下。最早听到这两个名字,该是我还在念中学的时候。 父亲去国外探亲,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两盘磁带,和一个方盒子单声道的录音机。那时候我们还住在师大一村的小平房里。姥姥还住在我们家。家里地方小,两间10平米的房子住了三代人。爸爸妈妈住在通去小院子的外间,姥姥和姐姐住在里屋的上下铺,我睡在父亲几十年前回国时带东西的大木箱改成的夏天收棉被用的柜子顶上。 迫不急待地给录音机安上电池,把磁带放进去,捧到姥姥那告诉她,您说话,都能给您记录下来。姥姥笑嘻嘻地说,你可是个宝贝盒子阿。放给她听,姥姥乐坏了。这是我记得的姥姥唯一的录音。几个月后我们搬进去了现在住的公寓,我上了大学。姥姥去世后,我翻遍了家里所有我能找到的录音带,终于没能找到这盘当时漫不经心的内容。 和录音机一起来的还有两个歌曲磁带。歌手分别是一男一女。从来没听过女声如此戚戚转转,第一次听到的那首歌词到现在还记得个大概,“不知道是早晨,不知道是黄昏,看不到天上的云,见不到街边的灯。。。” 情窦初开的男孩,朦胧的能感觉到些女人的区别,竟然就听了个如痴如醉。而那男声的歌则是无比的爽朗,万里晴天一样。“看雨后晴天白云飘,山坳鸟啼晓。。。我愿常留在春天的怀抱。。。” 不自觉地在上学路上就会哼着那曲调。 后来的一天,忽然发现那磁带不见了。问父亲,他支支吾吾着却不正面回答我。然后就有了邓丽君和无数其他的港台歌手,洪水一样横扫了校园和祖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那两盘最早的磁带也就不了了之。很多年后,一次忽然想起来这两盘磁带,就又问了一次早已退休的父亲。白发的父亲淡淡地说,那时候要扫黄,就上交了。那个小录音机也终于坏了,成了我喜欢解剖经手的每一个机器的牺牲品。 出国了,很多年不听中文歌曲。然后就回来了。朋友爱听蔡琴,不知觉间也就成蔡琴几乎完美歌声的崇拜者。从朋友那里收集了几乎所有她的歌曲,但直到有一天忽然又听到了那首不知道早晨黄昏的歌,忽然才意识到当年启蒙了少年情欲的歌声原来在这里兑现了。然后就开始经常的回国和在世界各地流浪,清晨和黄昏交替着飞快过去,生活如过山车一样起伏,蔡琴的歌声却依然不紧不慢地回旋着,不再离去。 我一直记得唱另外一盘磁带的歌手名字,罗文。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再听到过他的歌声,直到不久前在八卦新闻里看到他去世的消息。那一刻,好像一下回到了20多年前,又见到那个在华东师大先锋路上踢了石子儿去上学的孩子。他的嘴里五音不全地哼着 “ 我愿长留在春天的怀抱,这里绝没有尘世的烦恼”。那样日子,早就过去了。

最近的日子

为为和然然, 2004。09 ————– 为为和然然开始学习韩式的截道拳。 想了是让他们多些运动,少些计算机的游戏。 训练强度够大的, 一个小时的课,几乎一直不停地在做了基本训练。 孩子没力气, 俯卧撑屁股蹶得高高的,卧立起的动作, 就看然然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幅度小些。 饶是这样, 一节课下了,还都是满头大汗。 班里还有个老太太, 估计能有70多岁,和一群孩子一起学习。 别人练习飞腿踹人的时候, 我直担心颤颤巍巍的老人会咣当一下扎地上过去了, 她居然也能把脚从地面提起3寸笔划个意思。 。。 也许我也该放下笔记本下场笔划笔划的, 至少不会是最老的那个了。。。 HIYA HIYA ————————————- 下午接为为回家,他的同学杰搭车。 杰比为为大十个月, 高出差不多一个头,不留意看或许会把他当个大人了。 男孩到了13,4岁的年纪开始发育,成人的体征出现,嗓子也开始变粗变得低沉。 但思维方式的变化和何尔蒙的变化并不完全同步,更受环境的影响。 杰是班里发育最早的孩子, 其他的同学都依然是大男孩儿,和朋友们混在一起,思维自然也还是个孩子的思路。 听杰和为为在后座唧唧嘎嘎地对话, 说了学校里发生的傻事儿。两个人笑成一团。为为纤细的嗓子和杰低沉的话音说了一样的孩子话题,两个人笑成一团,让我无法自禁的微笑。 刚来科罗拉多的时候, 为为刚学会走路。再过几天,他就该满12岁了。

不知道的人是幸福的

“那天,吃到新鲜香软的提拉米苏,没有想到你。 当我心怀喜悦而不想让你知道的时候,就是我要停止思恋的时候。它到底还是来了。 然而你都不会知道。 这世界,不知道的人是幸福的。” ——————– 摘自一个朋友的文章 笑嘻嘻,满不在乎,也许还有些漫不经心地活着,挺好的。 我们都以为我们知道些什么,或者知道别人知道些什么。 其实,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别说不知道别人, 就连自己知道些什么也经常是不知道的。 朋友说得很对,“这世界,不知道的人是幸福的” 我是一个傻子, 我无法理喻, 我不知道, 我幸福

走路不看路撞到一颗大树

如果你走路不看路,撞到一颗大树,把脑袋撞破了,满脸是血,你会怎么做。 我得把血抹开了, 看看明白究竟撞我(或者我撞)的那颗树是哪棵树, 长什么样儿。 至於把我撞得头破血流的总结, 则是那树告诉我, 石头你还活着,还有能绽开的皮肉,纵流的鲜血,和能感知痛觉的大脑。 —————————— MSN上, 朋友L介绍一个新朋友F。 漫无边际地但很愉快说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我完全不知道对话的对方是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对话,而这对话的内容却大多是围绕这我自己的哼哼唧唧。 我是谁, 我应该是知道的, 没必要通过和别人的对话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那对话的目的是什么呢? 如果我还没到真正的不可救药,该是为了知道对方是谁吧。如果对话的对方是棵大树, 那我希望即使把我脑袋撞得头破血流, 依然能看明白撞我的是谁。

奇怪自己的思维

FOOD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

为什么总做些莫明其妙的事情。

TIGER000

TIGER000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

35F2 提供的新的上图工具。。 真好玩

折翅的协和号

航空的历史,是一部在不停地向着更高,更快的方向努力的历史。从莱特兄弟发明飞机到今天横穿纵越所有大洋的定时航班,人类无穷尽地追逐着高度和速度。 协和号超音速客机可以说是民航飞机所达到的顶峰了。从1956年酝酿方案,到1969年3月2日的英法联合研制成功的样机首次试飞,整整13年的时光流过。又是7年的时间过去,大西洋的上空才开始了正式的协和号民航航班。协和号该算是航空史上的一个辉煌的里程碑吧。在记念著名航空家林登堡首次飞跃大西洋50周年的日子,协和号呼啸着,用3小时44分的时间掠过了林登堡苦苦挣扎了33小时9分钟的同一航线 。 儒诺。凡尔纳的小说<>中,主人公福克以非人的毅力和绝顶的运气在80天的时间内完成了当时令人无法想象的环球旅行。1986年12月, 94名乘客以每人两万美元的代价用18天时间舒服地游览了福克一路狂奔的那些城市,而在机仓内的总飞行时间仅为30小时。 不幸的是,速度的代价是巨大的维护费用。两倍音速的旅行,乘客需要支出的是普通民航近10倍的代价。而高技术的飞行,对旅行的舒适性也是个巨大的威胁。有着天鹅般美丽长颈外形的协和号内部空间却非常紧凑,座椅比普通航班的经济仓还要拥挤。 2000年7月25日,是协和号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早几天,机械师在常规的检查中发现大部分的机翼都有着轻微的裂痕,但这并没有成为停飞得理由。而25日起飞过程中,跑道上的一片硬物和高速滑过的轮胎碰撞,使得轮胎爆裂,飞机没有达到预定的起飞速度,离开跑道尽头后不久就一头扎进了一栋建筑。机上的113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超音速的时代停滞了,所有的协和号飞机都如折翅的鹰,停留在了地面。调查一天天地进行,而投资公司的耐心一天天消失。终於,不得不做的决定做出了。协和号超音速飞机全面退出营运,无限期停飞。 2003年11月5日。晴空万里的西雅图波音公司机场,人头缵缵。大家有些不耐心地等待着。英国航空公司退伍后捐献给波音航空博物馆的协和号从纽约飞来。呼啸着掠过,完美地降落,协和号在这天创下了民航机从美国东西海岸的飞行的时间新纪录的同时,也给民航史上辉煌的一页画上了一个令人遗憾的句号。 随着参观的人群,我走下了停在博物馆停机坪上的这架协和号的舷梯。我问讲解员,协和号的坠毁不是因为跑道上的异物吗,这不该成为全面停飞的原因啊。讲解员面无表情地回答,还有另外一个大家不知道的原因:“搭乘协和号来往于欧美大陆的常客中大部分是纽约的经贸要人,他们中的 40%在911事件丧生在轰然倒塌的世贸大楼中。 这架飞机的机舱门上,就留有其中部分遇难者曾经的签名!” 抬头看着被铁丝栏杆围起的银白色机身,依然昂首刺向蓝天的极具特徵的机首,忽然觉得手心已然被冷汗湿透。

西雅图的天是晴朗的天

目光所及,到处是一片碧蓝。。。。 除了永远跟在我脑袋正上方的那块乌云。 还是很愉快的几天: MT RAINIER: 看山, 在飞机上, 在云缝中, 看到了全貌和油爆琵琶拌蜇面的形像。 据说是横看竖看都是峰,早雾晚云总蒙胧 CRAB POT: 那一大盆海鲜咣档扣在面前的桌上的瞬间。 水族馆: 近距离看海豹游泳, 人太可怜了, 也太可恶了。 SPACE NEEDLE: 上去过了, 喝了杯咖啡,然后就下来了。 西雅图港口: 这是今年第几次坐船在某港口游览了?码头上有中国造的号称世界最大的集装箱吊车。 在大洋彼岸组装好, 整体运了过来。 问题是, 他们怎么把这个最大的吊车从船上吊下来的呢? 波音博物馆:我见过的最好的博物馆之一。 空军一号不过如彼。而两次世界大战的展厅,那些油漆得无比美丽的战机,和回旋在空间中的俯冲和射击声,让我手脚冰冷,胸口好像压了块巨大的石头无法透气。协和号。。。。 那个, 我得另外写几个字。以后吧。。。。。 OLYMPIA NP海滩: 没法不热爱落日的太平洋海岸线,大块的海中的礁石, 海浪冲刷得泛白的大树干,雾蒙蒙 雨林: 在雨中走过林间的路, 让人绝望的绿。。 这是这次最喜欢的地方。 FORD的大马克依,我腿儿短, 坐着不怎么舒服, 但当大雨倾盆而下的时候,开到80迈, 才体会出好车的优越性。 喜欢HILTON GARDEN, 关键是每个房间里都有的高速上网和永远一样的室内装饰。 喜欢海边的木头屋子, 升起壁炉,煮杯子咖啡, 坐在木头晒台上听海涛的声音。 飞行, 来回的商务仓, 2个半小时的旅途, 居然没有热餐。。。 UAL堕落了。 回来的路上以为手机丢了, […]

有两种选择

A) 一天活48小时, 一个月活60天 B) 老子不干了 。。。。 哪个比较合理

中国玫瑰

离开维也纳的时候,我的行程上只写了,早晨11点搭飞翼船去BRATISLAVA。然后呢?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一片空白。不知道住什么地方,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接我。 边检和海关。一个穿制服的人翻了几页护照,啪,盖了个图章。我就正式站在了斯洛伐克的土地上。海关里有几张沙发,一对年轻夫妇很温馨地在逗他们的孩子玩。迎了东张西望不知所措的我,他们站了起来。 孩子是天赐的粘合剂。抱着他们刚满八个月的孩子,说着话,我们立刻成了好朋友。我们在城里走了一天,参观了满是历史和故事的新旧城区。傍晚的时候,妻子桑德拉带了孩子先回家做晚饭,我和艾贾在多瑙河边坐了,看夕阳把对岸的城堡染成橙红。我们随意地聊着各自走过的路,好像一对从小就分开又终於重逢的兄弟。 走过横跨多瑙河的大桥,越过分离城市和郊区的铁路,穿过田园和废弃的荒地。他们的家在一片三十年前建立的那种令我感到很亲切的兵营一样公寓里。十多层的顶楼,在这几年重新装修了。房间的布局,局促的空间里凌乱地放了计算机,吉它,音响,满屋子的花。顿时有了到家的感觉。 进门的时候,桑德拉忽然很神秘地说,得给你看个东西。她捧出一盆我不知道名字的植物。暮色里的阳台上,上面的花朵很灿烂地绽开着。 “送花的朋友说,这花叫中国玫瑰” ,桑德拉告诉我。“养了3年,每次花苞到了快开的时候,就总掉了。从来没见到她开放。今天早晨,这花开了!” 我笑了,走在路上,总会遇到许多很好的人,和很奇妙的事情。 晚饭是家常的斯洛伐克食物,很可口,比在餐馆里吃得舒服多。色拉是爱贾的看家菜,必须由他亲自动手才放心。坐在沙发里,顺手翻看着茶几上的杂志,听他们的朋友自己的乐队录制的歌曲。跟我们在外面跑了一天的孩子在里屋已经睡着了。小两口为了色拉里的蒜瓣该是切成6块还是八块温柔地争论着。那天晚上我们聊到很晚。在他们家对了多瑙河的阳台上,看着星星,喝着新煮的咖啡,轻轻地说话。 第二天一早,他们三口来旅馆,送我去码头继续我的行程。依依不舍地分手。走过海关和边检。护照上啪的又一个图章,正式离开斯洛伐克。在桌子的对面和他们摆手,却舍不得走进船舱。旅行的好处,是会遇到让你砰然心动的朋友;旅行的坏处,是那不得不得分手和告别。 几天后,我坐在布达佩斯旅馆的商务中心。面前的电脑显出我的电子邮件。有来自我的朋友艾贾和桑德拉得信。我点上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想象着他们的样子,还有那可爱的孩子。 “亲爱的陈,你知道么,你离开的那天晚上,我们回到家,发现我们的中国玫瑰凋谢了。。。” 没法不热爱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