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戒烟日记

已经有3周不碰烟了。前几天晚上接到个电话,是个基金会打来的,问我们有什么不用的东西可以捐献的。想起周末整理车库时,看到的挂在天花板上的小红自行车。早晨把车取下来,擦干净了,小心地放在门口,等他们来取。带送为为和然然去上学的时候,告诉他们,艾,和你们的红自行车说拜拜吧。 这车还是为为小的时候买的,他长大了,换了个26寸的车,小的就给了然然。相册里有不少他们两个在这车上的照片。去年秋天的时候,在ELDENBOUGH,兄弟两个很开心地在树林里骑车,没想得那是蒺栎树,遍落的种子成了一片尖桩田。兄弟两个哭丧脸推了两辆前后轮胎都泄了气的车回来了。等把轮胎补好了,他们爱上了旱冰,自行车就挂上了天花板。这年纪的孩子,和吹气一样地长个儿。昨晚发现为为已经和奶奶一样高了,而在记忆里,在门口靠在我腿上只到我膝盖的然然也长到我胸口的高度了。 自行车的尺寸没变,孩子们长大了。孩子依然是孩子,我们渐渐老去。上班的路上,忽然很想给妻子打个电话。她是个医生,永远在忙碌地照顾她的病人,我从来不在她上班的时候给她电话,怕影响她治疗病人。今天我抓起了电话,让病人等等吧。。我也是个病人。说了几句,忽然发现自己的泪水滚滚而下。

平静半生

行者历尽万水千山,路上的辛苦,世界的诱惑,有时会疯狂到让TA想永不驻足,不再在乎何处是驿站。 此刻,在廊下坐者, 和好朋友说话。天刚蒙蒙亮,外面飘着细雨。水珠在松针上凝聚,滴落。心里又特安静。 朋友说,平静渡过半生,会不会枯燥无味。 我说,如果能做到,也挺好。 朋友说,做得到么,我不相信。 我说,我也不相信,但不去做,就肯定做不到了。 朋友说,理想中的境界是永远达不到的境界 我想起了某人的名言:十全十美是上天的尺度,追求十全十美是人间的尺度

凝固的时间

我喜欢钟。不是因为我是个守时的人,就是因为喜欢那东西。家里的墙上桌上,到处是钟。一半准时显示现在的时间,另外一半按照自己的意志或走或停。 早晨醒来,昨天游泳累了,浑身懒洋洋的,捂在软软的床垫里,不想起床。在枕头里歪了脑袋看,墙上挂了个黑框框的钟,是12年前和原来那套黑色的家具一起买的。家具换了,钟还挂在那里,电池大概快没了,指针微微地在8的位置颤动,但没力气爬上去了。窗下的大理石底座的那个钟也是10多年前年,我拿到博士学位的时候,表哥送的,上面有个小铜牌,写了QUN CHEN, PHD。原来有两个插在边上的笔,搬家的时候丢了。那种早就不走了,估计也是电池没了。 不再指示时间的钟,有什么意义呢?一个停止运转的钟,似乎更是时间的凝固。过去的日子,随着静止了得指针,静静地挂在墙上,放在桌上在记忆里慢慢沉淀。。

游泳去了

讨论了N久的计划, 今天终于落实了。 下午去接为为之前, 去了麦岭社区中心,买了个20次的卡, 银子花了, 不来是不可能的, 谁让我小气呢。 游泳池看起来巨大,里面就我一个, 还有一个呆鸟一样坐高高的救生员,考虑是不是要假装在深水区没顶, 让他跳下了锻炼一下身体, 终于忍住了。 鳄鱼一样不慌不忙,慢慢悠悠来回游了15个来回,感觉不错, 很得意地去问打瞌睡的救生员, 这池子多长。 他一撇嘴, 25米。娃靠, 游了这么半天, 才游了750米。 想起一朋友说, TA通常一次都是游2500米的。那简直就是。。。 水驴! 然后泡了一会儿JACUZZI, 里面一群无精打采的退休的老头老太,每人 一身耷拉的皮,世界末日的感觉, 不远的将来, 我也会这样形像的。快出门的时候, 发现还有个蒸气浴室,推门进去, 白腾腾的蒸气正喷薄而出,对面不见人影, 浑身上下仿佛涌泉一样水珠涟涟。 还想了, 要这么出汗, 这减肥的效果该多快阿。 在细细想想, 这些水珠不是我的汗, 而是炙热的蒸气在相对冷的我的体表凝聚的效果。。艾,谁让我学了物理, 连几分钟的快乐都让自己的打破问到底的陋习给破坏了。 出得门来, 给自己过了一下磅, 157。 矮胖矮胖的, 继续努力了。。。。

没记性的坏处

这几天也许是工作的压力大了, 找发泄口,信口开河半认真半玩笑地写帖子,终于让自己吃了个死苍蝇。 吃了也就算了, 漱漱口,呸了脏水也就过去了。偏偏的今天晚上和朋友说话的时候, 一下想起来同样的死苍蝇在过去似乎也吃过一只。 吃死苍蝇的事情很难避免, 但同一只苍蝇吃两次, 就是我自己的错了。 敲敲脑袋, 希望人老了, 记性不会消退得太快。 以此为戒 。别说我太计较太认真,也别说我刚说完无欲而刚就又出而反而。 世界上没人爱吃死苍蝇的,而我更厌恶的是自己重复同样的错误。

山上阳光山下雨

到下午,依然感觉自己如一条被撑到了极点的橡皮筋,快绷断了。告诉自己,必须停下了了。把给小罗的文章改完,塞进包里。 开车去了绿山。 上次爬这个山是10年前了,那时候刚来科罗拉多,还不习惯这里的高原气候,缺氧,走几步就呼哧呼哧。那次用了一个多小时才爬到顶。 今天给自己的时间是一小时来回。下车的时候天有些阴, 戴好我的皮帽子,挂上水壶, 套了个MP3耳机。埋头如驴,一步步往上攀。 偶而抬头,看到路边7只鹿在好奇地看我。 似乎不是特累地就到顶了, 看看表, 用了25分钟。 山顶其实不是尖尖的一小块,却是联绵不断的一带山脊。 走到最高点,四处看看, 中部高原在面前展开。远处是丹佛, 再远处是国际机场如蒙古包一样的一带候机室,那又已经是在50公里外的地平线上上了。 下山就更容易了,10分钟不到, 就走了大半。 觉得自己的步伐没有大,一颠一颠地蹦了走, 但步子的频率比上山时快多了。 下山的路是西向的。 太阳从云缝里漏出一缕缕光线,洒在落矶山上,甚是壮观。 到了山底,发现地上居然水汪汪。 就这么一个小时的时候,来回5公里, 山上山下发生了两种气候。 山顶阳光灿烂,山下泼下了大雨。挠挠脑袋,回到车上。感觉有些奇怪。但无论如何, 心情却是大好了。

无欲则刚

无欲好理解, 什么是刚,就是各人自己的体会了。 不争名利,就不那么在乎生活中的大小得失,于人的善言恶语都能一笑置之。大人心, 小人言,云在西湖月在天。 刚, 未必就是通常理解里的刚强和不折。以一颗平常心对待一切,以不变应万变,在我看来才是至刚。 说了容易, 做起来, 挺难的。

斯丁堡 (Steamboat Spring)

这几天在斯丁堡,科罗拉多落矶山中的一个小镇。周五晚上过来的。 开了3个小时到了这里,一路的秋叶一片金黄。很可爱的一个西部小镇。滑雪季节还没有开始。今天下午在镇上散步,很自在。看到件非常合身的黑皮背心,犹豫了一下,但想不出来什么场合会穿,就没买。租了几辆自行车,沿河边来回骑了10多公里。回到住处自己做晚饭。然后继续改华师的文章。 这次改的三篇文章质量相当不错,改着心里很愉快。如果工作天天都能这么愉快,那少休息些也值了。 —- 十二年前刚来科罗拉多的时候,认识的同事里有个放射科的苏医生,小个子,微秃的脑袋,总是很憨憨地笑。他从卫生部拿了笔研究经费,和我工作的实验室合作,买了一大批设备,准备好好干一场。 科罗拉多是个滑雪的天堂,山里众多世界一流的高山雪场,有钱的人喜欢在雪场的附近买别墅。苏的事业很成功,该有的都有了,也有个山中的别墅。那年的感恩节前一天,苏需要值夜班,家人就提前一几天先去了别墅,等他值班结束了再赶去合家团聚过节。 我也放假过节了。那时候刚过来这里,刚搬进新居没多久,节日的几天时间那里也没去,在家收拾东西了。过完节,回去上班,秘书满脸沮丧地说,苏医生没了。那天早晨下班,他不等天完全亮就赶着进山。路上,夜里的雨雪在路面上冻了一层薄冰,车滑下了悬崖,扣在了下面的山溪里,好几个小时候才被路过的发现。那是我在美国参加过的唯一一个追悼会。他那年刚过40。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苏医生的别墅就在斯丁堡。

FIREMANBW

.flickr-photo { border: solid 2px #000000; } .flickr-yourcomment { } .flickr-frame { text-align: left; padding: 3px; } .flickr-caption { font-size: 0.8em; margin-top: 0px; }

FIREMANBW, Images by redrocks.

来检查放火安全的消防队员。 小心翼翼跟在他PG后面,生怕发现了什么问题。结果顺利过关。

其实他来是为了我的安全, 我怕他干嘛呢? 这心里奇怪。似乎所有的制服多少都有些威摄能力艾。。。

[…]

肚子上的肉儿又回来了

.flickr-photo { border: solid 2px #000000; } .flickr-yourcomment { } .flickr-frame { text-align: left; padding: 3px; } .flickr-caption { font-size: 0.8em; margin-top: 0px; }

GF4F5742SS, Images by redrocks.

在路上一个多月,每天倒也是吃香喝辣, 但工作也辛苦。 每天背了巨大个儿的摄影包从早到晚走着,入不敷出,到回家,居然掉了7斤肉。 而且最得意的是环腰的肥肉。

路上我的牛仔裤膝盖彻底迸裂,成了两条新新人类的大开膝盖的风格。回来,去买新牛仔裤,我很得意地拉拉裤腰, 这次可以买32的了。似乎还有富余。

媳妇想都没想说, 33的。

我听话, 买了33的。 然后新裤子在抽屉里放了两周。 我恢复了正常的中年男人的生活节奏, 每天N点一线。 早晨8点20离家送然然上学, 下午接他。 INTERNET, 写作。。。

昨天说, 该穿穿新裤子了。 然后就发现, 奇怪, 怎么那么紧。 上磅秤一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