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就是浮生梦: 莎尔兹堡之一

罗嗦的文字, 要看的话, 自己点开下面的连接。 这些东西现在整个一个流水帐,为了让自己别忘记生活中发生过的那些细节。。。。。。


July 20, 2004
早晨很早就醒了。我住的旅馆该有些历史了,窗户是那种巨大的单扇玻璃,推开后人可以整个探身在窗外。这样的结构在美国的旅馆是无法想象的,道理很简单,如果某住客因为主观或者客观的原因坠落,那旅馆肯定得负起保护不当的责任。为了节约律师费用,当然顺便也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高楼的窗户最多只能开到能伸出一条胳膊的宽度。
外面天刚蒙蒙亮,马路上没什么车辆。两个估计是狂饮一夜的醉鬼搀扶着东倒西歪地从楼下走过。路中间的标记从楼上看非常清楚,包括自行车道的直行和转弯都画得明明白白。一辆黄色的轿车飞快地从六岔的路口冲过,转瞬消失在对面弯弯曲曲的小街里。有些感慨欧洲人的驾驶技术和疯狂,无法想象走惯了高速公路的美国人在这里驾车。
昨晚半夜才赶到的李编打来电话,她起得更早,已经在外面溜达了一圈了。一起下楼去吃早饭。冷冷热热的自助餐,看了就很舒服,昨天坐飞机时对食物的郁闷一扫而光。
早晨没安排什么活动,我们自己去老城走了一会儿。今天太阳会很好,艳阳天,绝对不适合拍照。想起老问号的名言, 9点到5点之间别拍照。 可不拍照,我到这里来干吗。老城的街道上很多铸铁的标记,李编说这都出自城里同一个艺术家之手,明天我们会去采访他。最让人感到好奇的是麦当劳通常巨大的黄色拱门M字这这里也被缩小成一个小小的字母,据说这是全世界最小的麦当劳户外标记。
穿过老城,一座巍峨的现代方法依山而建德塔楼。如果不是暴露了几根扎眼的钢筋,几乎很难相信这是近年的钢筋水泥产物。楼下的门洞里,朝阳初起,行人拖出长长的影子。大教堂的墙根下见到一位弹着竖琴的姑娘和几个来自俄罗斯的音乐人,放下几个钢蹦。
我们走进了一条狭长的上山小路。夹路的是住家的墙和爬满各种之植物的栏杆。路上有些青苔,斑斑点点,很有些古旧的感觉。这里显然不是游客的足迹经常踏到的地方。路上一个急转弯处,在一家的院子,站着只对我们表示出高度警戒的猫。
山顶的路变宽了,一道石墙间砌成的很有些年代的大门。森森的绿,脚步踏在石块铺成的路上,感觉有些湿润。荒芜的草丛,远处有一座古旧的城堡。一块大牌子写满了我不理解的文字,想来是德文,唯一能猜测的是300,000欧元和2006年。估计是说明修复工程的花费和期限。一位健步走来的当地人用德国口语的英文很努力地给我们解释这里曾经是一座防御城堡,正在修复中。果然,在山脊上有英文的说明,这里曾经是五千年前的人狩猎的地方,是五百年前建成的防御城堡,是二百年前堆满了火药的军火库,是依然旺盛生长的葡萄院,是飘香的酒,是今天猎猎的草中被废弃的过去和安静渡着岁月的今天。在城堡边的一张长椅上坐者,山风吹过。一个当地人走过,或许是她每日必行的散步,脚边是她东闻西嗅的狗儿。
远处是和德国分界的阿尔卑斯山。山谷碧绿,一带湖水边,树林掩映中的,是一所白色的庄园。那里是二战后被占领区的一部分,庄园主之后移民去了美国,这所庄园也随之成了美国人在这里拥有的又一片土地。但让她闻名的不因为是主人的国籍,而是这里是电影音乐之声中,玛丽娅和孩子们在划了小船欢笑着迎接上校回来,却不小心全船覆没落入水中的场景。

2 comments to 旅行就是浮生梦: 莎尔兹堡之一

  • 小灰猫

    1月1日的清晨,从萨尔茨堡的小旅馆中醒来.
    如同其他游人般在古城区里闲逛.意外发现,商店居然也开门,街上几乎不见当地人,全是游客..

  • tracy

    四年后的夏天,我和另外三个同事坐火车从瑞士来到萨尔茨堡,第二天的比赛由另外一组负责,所以两组汇合吃了顿饭后,我们四个就去老城散晚步了,蓝色装饰的fan fest带着浓浓的现代气息,却与周围的石墙古堡有着奇怪的和谐融洽。现在想起来,困扰我的是,车子被我们丢在了苏黎世,那几日究竟是如何在老城与生活区之间穿行的呢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