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就是浮生梦: 德国去莎尔兹堡的路上

亲爱的朋友,现在我已经在德国的土地上乘着ICE(城间快车) 行进了。法兰克福机场让人失望。设备落后,无法和上海北京香港的机场比较不说,工作效率之低也令人吃惊。从丹佛直飞到达这里的航班,总共没有几个人提行李,等了一小时,标记牌上显示了行李全部结束的标记。去领班那一打听,大部分的行李却都送上了一个错的货位。不是都说德国人做事极其精确么,怎么第一次感受就非如此。纳闷。
(继续在下面的连接)


我需要到308号服务台上取事先定好的火车票。在机场的上上下下转了一圈,才明白这里的每个柜台都有编号。按图索骥,很顺利地取到了票。但因为行李的耽搁,没能赶上原计划的快车。好处是现在不需要在慕尼黑换车,可以直接一辆车乘到萨尔兹堡(SALZBURG)了。 从机场去火车总站需要坐一段城内的火车。法兰克福城内的火车很脏,沿线也都是满墙的涂鸦。
ICDE2277在德国的原野上奔驰了。窗外一片碧绿。我坐的是头等车厢。两排相对的座位可以容纳6个乘客,也可以放平了成为一张大床。我有些晕车。不想再躺下。这车厢的结构和瑞士火车基本一样。想起去年和李编坐火车在瑞士的经历了。从车窗里看德国,并没感到特别的不一样。很多的玉米田。隔壁车厢里大概有人在抽雪迦,浓郁的味道。
铁路沿线有许多的小村落。那些也许只对生活在里面的人们有意义的地方,而在地图上,只是一个不经意的点儿。村落在这里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了,房子有新有旧,但从屋顶的颜色能大概看出点年代。古旧些的,屋顶总是灰暗。每个村落的中心都有一个高高的塔楼,大致一样的形状,方方的结构上顶一个洋葱状的铜顶。不知道是教堂的尖顶还是行政中心的所在。
欧洲小村落之所以好看,和江南水乡建筑的耐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一带,大部分的房子用砖头砌成。和水乡的屋子比,屋顶的坡度度比较大,大概和这里的冬天下雪有关。屋顶的空间都是充分利用的,很常见的是屋顶的瓦间冒出一排窗口,想来每层的高度都不会太宽裕。低矮的房间,有助于取暖的效率,日积月累的经验,就成了本土建筑风格的一种了。 乡村的房子,没有统一的设计,每栋房子都有些许变化,尤其是屋顶,高低错落。朋友曾经给我讲过的花园里自然生长的草木参差不齐,和江南水乡的那些用了几个朝代才经营起来的变化的类别。在这里实地体会一下,端的是妙不可言。
也有正在建造中的新小区,黄色的吊车组装着一批批同样设计的小楼,一色鲜艳的土红色屋顶,一样的高度。城乡接壤的地方,还能看到国内80年代建筑的那种5-6层楼兵营一样的火柴盒房子。
欧洲的铁路网发达到令人吃惊的地步。一个小规模的火车站拥有十多条并行运作的轨道属於家常便饭。而一个大规模的火车站密如蛛网的线路足以让一个初次来这里旅行的人眼花缭乱。幸好,这里的人们是非常友好,从背了肩包来往的年轻人,到制服笔挺的工作人员,都会非常乐意给你指路。你也不用担心没时间买票:如果时间仓促,先找到车上去,查票人员也同时会给没有车票的乘客当场补票。
快到奥地利的时候,从车窗里就能看见阿尔卑斯山了。草地绿绿,路边的住家都有个小小的院子,种满了花草。主人们自在地在院子里坐着。想起丹佛的家了。因为丹佛的气候属於高原沙漠,不适合草本的花木生长。家里没有许多的花草,院子里却长了几株松树,从平台专门开出的孔中生长着,郁郁地遮拦出一片阴凉。喜欢下班后和周末在树下坐了悠闲地喝茶。
到达SALZBURG的时候是下午6点多。一路上火车的广播都是用的德文,对非德语国家的乘客毫不留情,想起近年来祖国的各种交通工具上多少都开始使用多种语言,有些郁闷德国人和奥地利人的超级自信。
拉了行李走下火车。第一感觉不是到了一个文化名城,而是一个现代化的地方。也许是维护很好,这里的建筑看起来都和昨天刚投入使用一样,看上去很新。出租车司机很健谈,一路评论着夏天在街头能见到的美女身材。告诉他,为了大家的安全,他负责看路,我负责看美女,合理分工,什么事情都不耽误。
放心行李后去城里走了一圈,对后面几天将要面对的事物有个笼统的认识。在回旅馆的路上买了块PIZZA填肚子。欧洲之行正式开始。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