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前途未卜

明天进入东欧, 第一站就不知道 能不能和人接上头。。。。。。。。 上帝保佑我

乞丐的幽默 出发装备等等

朋友开车。 停在红灯前时走来一个乞丐,手里举了一个牌子, 上面写了, 即使一个25分得钢蹦也是一种帮助。 朋友兜里没零钱,只好幽默地说, 哎哟, 如果我要有25分, 我就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请她帮我一下。没料到,那乞丐比他还幽默, 顺手从兜里掏出一个钢蹦说, 给, 去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吧。 朋友只好落荒而逃。 准备出发 开始收拾行装。 和过去的几次出行不一样, 这次一个月的路程基本没有固定据点, 除了最初几天外, 每天都得换地方, 行李必须精减。 考虑再三, 随身携带的装备如下 数码:KODAK PRO SLR/n, 翻转:Nikon N90s (拆除手柄), 黑白:Nikon FE2+标头, 镜头: 16 mm 鱼眼, 17-35/2。8, 24-120 VR, 80-200 备用135:Olymplus XA, 备用数码:Canon A80 胶卷:FUJI PROVIA 100(40), SENSIA 400 (20), 乐凯 (!) 100 (20) 数码备份: 40G 和 60G […]

重要: 多瑙河之行BLOG地址

因为这个BLOG地址的资源限制, 上图尺寸限制在60K, 给路上的图片处理和时间支配带来许多不便。 这次流浪中的纪录和图片准备临时放在以下的BLOG地址上。 欢迎各位继续提供宝贵意见。 由於调试不足, 在阅读中如果出现乱码, 请您将编码设定为GB2312。 临时BLOG 地址 […]

14216 英尺

你站在风化迸裂得四分五裂的乱石堆上,努力地喘气。 近5000米的海拔, 这里比拉萨还高许多了。 明天又要走了, 你心里很烦躁。 下山的路从云海里穿过, 一边是悬崖, 可见度很差, 不远处在闪电。你想起去西藏前的那次山顶经历。 车外的温度是摄氏5度。 在院子里安静地喝茶, TIGER趴在你的腿上。 空中一只小鸟飞过, TIGER紧张地蹬圆了眼睛。 仲夏夜,暮色宁静。

War Photographer

终於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部片子。然后把主角的话找了出来。 我知道我永远不会成为一个战地记者, 但学了从一个极端职业者的角度看摄影师这个行业,应该还是很有可以借鉴的地方的。 There has always been war. War is raging throughout the world at the present moment. And there is little reason to believe that war will cease to exist in the future. As man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civilized, his means of destroying his fellow man have become ever more efficient, cruel and devastating. […]

一个人的旅行

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心里越来越没有底。 好久没有做一个人的旅行了,我是说, 不光是心理上, 而且是肉体上的单身旅行。 过去的几次出行, 也许心很孤单地走着, 但周围总会有队友,家人, 朋友的实际支持。 这次,等告别了维也纳之后, 就该是完全自己的行程。 上一次这么走,还是以色列的那次。 我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朋友发来的文字, 我很喜欢

听说,每一根烟的代价是五分钟的生命。 所以,我很认真地对待我手中的每一支烟,用时髦的话说,那叫享受生命的每一分钟。 由此可以知道,我不是那种嗜烟如命的人,我不会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那样简直是烟熏火燎,会给我带来莫名的沧桑与成熟。 我珍爱我的生命,我也珍爱我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的那支十厘米长短的香烟。 我喜欢在晚上关了灯抽烟, 那一点点星火在街市灯火的闪烁中显得很微弱, 可我喜欢自己被那淡淡的烟草味包围, 那时的我才只是我自己一个人。

台北, 你要坚持

和绝色台北MSN, 得知她的先生手术的手术相当成功, 肿瘤是良性, 真为她高兴。 一个人的毅力和精神承受力能有多少, 我不知道, 但我无法不尊重她。 在医院工作了20年, 打过交道的肿瘤病人无数,我以为我早已麻木, 但没有想到过她的生病对我的思维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我以为我做了一个承诺,我以为这样的承诺会为所有的人理解。 我发现自己极端情绪波动, 急躁到不近人情。 今天和一个朋友MSN的时候, 我再次发现了自己那种习惯了做老大的思维方式, 把也许和自己无关的一切都揽到自己头上的行为方式。为了另一件也许和我无关的事情, 我再次生气。 朋友说, 这轮得到你出头么, 你是谁阿? 想想看, 真的, 我是谁啊? 昨天还和人夸夸其谈地说别把自己当个东西的无穷好处, 转眼自己就忘记。 学习无为, 不那么容易。 我真是个不合时宜的人。 有意无意间得罪的人太多, 都不知道如何道歉。 心里怀有些歉意够么, 如果够, 那就在这里给你们道歉了。 也许我什么都不是, 但我知道台北是我的朋友。 尽管我们素昧平生,从没见过面, 连真正的通话也只是在几周前的北京饭桌上通过速度的手机说过那么几句。 台北正在接受的放疗就要结束, 马上要开始下一轮的化疗。 告诉她:化疗会很痛苦, 坚持住, 你一定能行的。 摄影也许不再有意义,聊天, BLOG, 论坛, 都可以放弃。 但你一定要坚持。等这一切都过去, 回头看走过的路, 让我们一起为你今天的坚持微笑。 我想, 泡网江湖这个大家庭的每一员, 都会一起为台北祝福。

先有猫, 还是先有鱼

鱼缸里, 一条红鱼的尾巴似乎病了,被 蚕食得很短很短。 已经快一个月, 却没传给别的鱼, 一切就依天命。 我说, 只要大白鱼没事情就行。 大白鱼是鱼缸里资格最老的鱼。 我记得他是DAVID做课外活动题目的时候开始养的, 同学的母亲买了10条鱼, 分成三家饲养, 到现在存活的, 只有这一条。 就是他现在生存的鱼缸里, 也风风雨雨了几次。 两次危机, 除了他, 所有别的鱼都翻了白肚, 他却顽强地活了下来。 大白鱼是一条本用来给热带鱼做食物的践鱼。 和名字符合,他一身的白。 天天看着他在餐厅的鱼缸里游来游去, 觉得他越长越漂亮, 就是单翅的尾巴也长得飘飘逸逸,非常好看。 仔细想想却想不起来他来我家里几 年了。 老虎从边上走过, 媳妇说, 你真笨, 两年阿。 先有鱼, 再有猫的。 我有些不解。 她说, 那天我们去买鱼食, 进门的时候你看到了影子。。。。。 於是我都想起来了。 第一眼看到的是影子, 我当时就走不动了。 买了鱼食, 也给影子找了一个家。 然后才有的老虎。 然后影子就病死了。 然后鱼一条条的死, 一次次的抢救。 大白活了下来, 老虎也长城了一个胖呼呼的健康猫咪。 时间真快, 两年多了。 所有的猫咪都长得一样快么? 影子如果长到今天, 眼睛一定更大。 我还记得另外一只眼睛大大的猫咪, 小时候瘦得骨零丁的, […]

去地狱的电梯

偶像说到对电梯总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也许是和下面说的去地狱的电梯有关,发生了什么联想吧。 N年前看过一部电影,里面讲到财团高层的权力争斗,相互的谋杀。 奇特的是, 死去的都是摔下几十层楼深的电梯井。。。 破案的最后结果, 竟然是一个在暗中操纵公司的家伙在电梯间安装了一个全息投影,然后把电梯的电脑系统黑客了。 当电梯在底层停留时, 电梯门在几十顶楼的被谋杀对象面前悄悄打开,全息投影的电梯箱完美地展现在他面前。 踌躇满志的CEO大步踏入电梯, 迎接他的, 是没有任何承载能力的用光线编织成的豪华地毯。。。。。。。。。。去地狱的电梯。 看过这部电影后的很长时间, 在高层电梯开门的时候, 都会先用脚尖去点一下有没有真实的地板, 才敢把重心移进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