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今天,你放下了么

唐僧: 你放下了么, 你要想放下你就放下。 你不放下, 我怎么知道你会放下呢。 TA: 你以为放下了?你觉得你没放下, 是因为你依然感觉到她的重要。 TA: 只有你才觉着你放下是件重要的事情。觉得你重要的朋友也许会认为你放下是件重要的事情; 对别人来说, 你放下不放下,不重要。 ——————— 所谓没心没肺, 也许是禅道挺高的一个境界了。 禅师追求的所谓空明, 说白了, 就是没心没肺。 随意所为, 为之即忘。 没什么不能出卖 没什么不能忘记 没什么不能背叛 没什么不能放弃 出卖了,忘记了,背叛了,放弃了, 都没什么 因为时间肯定会帮你解决任何你觉得无法解决的问题 都不用努力去学了放下。 时间到了, 不用放, 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无聊的我还会问: 今天, 你放下了么

昨天的西藏

主编问我, 你手里有现成的西藏题材么。 我说有, 文字和图片都是现成的。 主编说, 发过来,下一期发了吧。 我没有思考就答应了。 职业性习惯,没有什么是无法交易的。 翻箱倒柜,把文字和图片找了出来。 一点点看去, 昨天重现, 尽管自己知道这一切都已经不再有什么意义。那车, 那路, 那疯狂的日日夜夜。三年了, 我没有整理过这些文字,除去回来后的刻光盘和偶而朋友要几张片子,这些照片也就在桌子的下面积累着科罗拉多的灰尘。 时间实在太伟大了,能让人忘记几乎的一切。 此刻, 当我看着计算机屏幕下的日期时,今天已经是六月二十九日。 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只用了三年时间, 就已经忘却。 只因为要把昨天的记忆转化成可以抽烟喝酒的现金, 才让自己想起。 朋友说, 卖吧, 卖吧, 这世界是一个B2B的世界。 我努力点头同意。 ———————- 马达和三八他们应该又在路上了。。。 我以为我会重新走过这段路, 去给自己划上一个句号, 我又错了。 路很长,还远不到坐下的时候。 那就继续往前走了。

两个世界

同样是安静, 这里的办公室却有了一种死寂,让人窒息的死寂。

TIGER生气了

昨天还说TIGER觉得自己是个人,因为他总是平起平坐地把自己和小石头们放在一起。 今天下午小石头们邀了个小朋友来玩。 三个人开开心心热热闹闹。 吃过晚饭, 我忽然发现TIGER不见了。 找了一圈, 发现他自己一猫很郁闷地趴在楼上我卧室的门口。 估计是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人取代, 自己依然是猫不是人。。。。。。 告诉了小石头, 他一叠连声说着SORRY跑去把TIGER抱了下来。

戒烟日记 III

阴雨的一天。 早晨妈妈告诉我, 抽水马桶的座位坏了。 昨天刚去装修店去买的油箱,今天只好再去一次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回到家, 总会发现自己在装修店徘徊的时间最多。 家里的修修补补, 虽然比不上国内一个电话就能叫人来做方便, 但也不是那么痛苦。而自己更喜欢动手,更有些家的感觉。走在屋子的前后,总能说出这里是我什么时候做的, 那里是我什么时候修的,自己动手得到的结果,总更令自己满意。 下午阴雨转成了暴雨,狂下两个小时。 屋檐成了瀑布: 春天落花的时候,我在路上, 没有把水落管道清理干净。 雨小些的时候,抗了梯子冲到外面, 果然, 滴水檐里面满是去年的落叶和残枝。 伸手进去把一处处的垃圾都掏了出来, 积水轰然而下。 回到屋子里换下湿透的衣服, 开电视。 JEFFERSON县因为大雨,到处发了大水。好多人家淹了。。。。

夜潮

夜深了,独自坐在书房的桌前,和朋友天南海北地说话。 忽然想起了夏威夷的夜, 也是和朋友天南海北地说话。 但伴随着的, 有阵阵冲刷沙滩的潮声。抬眼望去, 月色下的海竟然不是黑漆漆的。 一次又一次, 黑色中会出现几个小小的白点,渐渐横向伸展开,终於联成一道横越夜色的白线。 那是远处的浪, 一点点往近处推来。 渐渐的, 又短开, 缩短, 然后消失。近处的海涂里, 有潜水夜鱼的人, 带了顶灯,光线在水面时隐时现。朋友们就坐在沙滩上,慢声细语地说话, 说累了, 就仰面躺在沙上。。。 告诉网络上聊天的友, 我挺想念那些日子。 她说, “可以了,一生能有几个夏威夷? 你能记得,怀念就足够了。” 也许吧,难道总会有不同的夏威夷, 不同的心情么? 能记得和怀念,也许真的就够了。

TIGER大概觉得它是个人

猫应该是夜行动物,晚上抓老鼠。 他倒好,老鼠自然是从来没见过 (除了玩具老鼠,那个确实也让他很激动, 大概是天性),而天黑了便和孩子一起睡觉,而且要枕枕头。 今天下午看电视,忽然发现TIGER躺在小石头旁边。 我说躺, 是指肚皮朝天四肢摊开的那种姿势。 这这这, 这是猫么? 他肯定以为他是一个人了。 ———————— 烤牛排, 煤气烤炉的点火有问题, 打了好几下都没着。 等闻到天然气味道的时候, 轰的一下着了, 烈焰扑面而来,立刻闻到一股焦臭味道。 脸觉得热热的, 回屋子一看,头发都焦了, 眉毛也卷了起来。。。 人运气好的时候, 挡都挡不住啊。

老信箱, 新信箱

路边的信箱让邻居的孩子开车给撞坏了。 老爸把砸在草地上半瘪的盒子用两根绳子捆在底座上对付了两周, 等我回来修理。 修理没太大意义,去HOMEDEPOT买了套新的。 新的盒子是绿色的,比原来的还大些。 捧到草地上, 还没安装, 手一打滑掉在了地上, 把顶上撞瘪了一块儿。底座是那种一根铁棍砸到地下两尺的式样,容易是容易了,稳定性太差。 十分钟,把新的邮箱装好了。 晃晃悠悠,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看样子偷懒的活儿就是不行,明天都捧回去退了, 认真重头开始。 ———— 大话西游, 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自己唐僧呢。 好在我没有徒弟, 也没有人要杀我。 不爱看不看, 不爱听, 走开就是。 HIYA HIYA。

扎在裤带里的T杉

在国内的时候, 朋友对我说: 拜托,能不能把衬衫别扎在裤带里面,看着就象是个60年代的人。 我居然听了她的话, 衬衫和T衫都拉在裤带外面。 酷不酷我不知道, 但比较通风是真的。 早晨起来穿衣服,发现路上的行装全部在洗衣机里。走进壁橱,顺手摘下一件格子衬衫和黑牛仔裤,顺手就把衬衫塞进了裤腰中,然后下意识看看镜子。。。。那个昨天的我又回来了。 草地依然绿绿, 可信箱让哪个毛头小伙子开车掉头的时候给撞坏了需要换一个新的。爸爸妈妈的老同学下周要来住一星期, 严重需要把冰箱和冻箱里的食品补充一下。 小石头们在玩新买的XBOX。 真实得不能在真实的生活。 ————————————– 在COSTCO的时候, 朋友打电话来问, 石头你没事巴。 我说, 等我回头给你打过去吧, 没大事, 但不是没事。 究竟有什么事情呢? 我也说不上了。 如果是因为江湖色, 那该是没什么事情。这个论坛里的风雨我也见了不少了, 和我有关无关,捧我辱我的,现在也都只是哈哈一笑,因为我知道自己真正在乎的是什么。 开始江湖色, 是因为摄影。而这些年从江湖色得到了太多的东西,总觉得自己无以回报。于今天的我,这个论坛最重要的不再是摄影, 而是朋友间的那种关心,信任和相互支持。能以回报的也只能是同样的关心,信任和支持,这是支持我在江湖色继续的唯一原因了。 如果这个基础被动摇, 一切就都不再有意义。 朋友总批评我, 说我没有立场,什么事情都摇摆不定。 确实,大部分的时候我不怎么坚持自己的看法,因为所谓的差异不值得什么坚持。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在自己的底线和差异无法调和的时候, 能放弃的就是自己。 衬衫扎在裤带里面还是放在外面是一个形式问题; 穿不穿衣服, 是一个态度问题。 而且我很清楚地知道,无论衣服怎么穿, 我依然是60年代生人。

回家了

早晨老妹送我去机场。这个路盲, 送个机场还免费捎带了老哥做了个京郊半日游。最后有惊无险,提前到达机场。 最后打了一个电话, 关机, 起飞。 躺躺坐坐, 不知觉间就到了旧金山。 出海关后立刻开机,继续打电话。却发现生活里让自己无奈的事情太多了。路上看的电影里的一句台词蹦了出来: Sometimes, things are exactly what they look alike, sometimes. 有些累, 也有些伤心。 再早个几年, 也许就会发作,现在年纪大了,能做的就是不和自己叫劲, 把电话挂了就是。 去丹佛的飞机满员, 那么懒来机场接的我。顺利到家。 环球踉跄一梦, 又醒了 (还是又入梦中)。 ———————————- 不记得从什么地方看到的,世界上没有真正意义的死亡,也没有真正意义的永生;有的,只是从一个状态到另外一个状态的转变。 很久前就写过个帖子,说江湖色更象一个学校,在这里玩的都是学生,到一定程度都会毕业。聪明的能跳级能提前毕业,如我这般的,挣扎着,风风雨雨四年,按部就班,终於也修炼完了所有毕业所需要的学分。在江湖色,我学到了很多与摄影有关和无关的东西。学习摄影,最后学会的不是用镜头去观察,而是用心去记录。摄影不再重要,更在乎的是在尘世间行走和体会的过程。学习激动,学习忍耐;学习如何观察人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学习观察自己。在江湖色,我找到了一个过去不曾认识的自己。 尽管有很多舍不得,但该是把课桌椅让给新同学的时候了。恭喜自己,石头终於毕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