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请勿对号入座)
TA 说, 还记得小王子么
TA 说, 我只记得麦田的颜色
(王子和狐狸和玫瑰和那些奇奇怪怪的角色, 究竟谁是谁, 我始终没明白)
TA说, 我一定是前世里欠了TA,此生也许也还不清
TA说, 至少你是幸运, 此生的TA一往情深
(放开手, 或许能留人一条生路。一往情深也能伤人)
TA说, 你觉得TA合适么, 般陪么
TA说, 外表看着很合适
(内心的共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TA生病了, 说, 我在乎的人为什么都那么远
TA无言以答
(在乎,能治好肉体的病痛么)
“耳边蔡琴在清清唱着, 大的小的睡成一团, 点一根烟轻轻想起你, 幸福和平静”
(蔡琴的歌声, 用缠绵描写俗,清清二字很传神;
思念如烟, 轻风吹过,不见踪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