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很自在的一个晚上, 和朋友们聊天到很晚。
走过小桥, 走回宿舍, 夜有些凉, 但我喜欢那种渗透皮肤的凉意。 躺在床上想晚上的对话, 想自己这几年的荒唐。 我是匹害怕孤独的动物, 患得患失。拥有的时间里,我满足,我满不在乎。一旦失去,无聊地心痛。 在路上走着, 因为不甘寂寞。 於是有了朋友, 有了夥伴,相携走过一程又一程;於是有了背叛,因为内心永远甩不去的对自己的那份孤独。
半闭上眼, 好像看到面前是一片林间的绿地。 一圈少年的躯体, 头朝外, 放射状倒在地上, 眼珠依然左右缓缓地转动,视若无物。 海边的卡夫卡中的一个场景,女教师在中间张惶失措。 孩子们的形像消失了, 我的眼应该已经完全闭上。 我看到一个下巴尖尖鼻子尖尖的魔鬼,巨大的脑袋充满我视觉的取景框, 一点点向我逼近。我睡着了。
再睁开眼的时候, 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依然亮着, 窗帘外的天也亮了。 雪白的墙上是两只蚊子的尸体。 我记得半夜爬起身急急地寻找击毙他们的瞬间, 恍惚间,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 我知道这里是属於我, 只属於我的最后一点空间。此刻, 却有了它即将离我而去的一线黯然。
起床,洗脸刷牙。 在小店例行公事买了一块韭菜饼,一个人民币。 在对面的小店买了两包薄荷味道的万宝路, 有点清口的那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