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什么都不想做

不想看, 不想说, 不想听 不想写字 不限按快门 买了一把气手枪, 两天打了两百多发子弹, 把一个木板靶子打成了蜂窝煤。 想象了如果那个靶子是自己的脑袋, 该有多爽。。。。 下面,该干嘛呢

冰冷的一天

早晨出门的时候就觉得冷。 到下午下起雨来,晰晰沥沥,下了下了就转成了飞雪。 走在外面, 刺骨的冷。 —————— 脑子里空空。 è¿™æ˜¯æœ€è¿‘çš„ç¬¬äºŒæ¬¡å‘çŽ°è‡ªå·±è„‘å­ç©ºç©ºæ— ç‰©äº†ã€‚ 那么安静,好像FOREST GUMPé‡Œé¢çš„é‚£æ®µæ— å£°çš„åœºæ™¯ã€‚ 然后看到那羽毛, 飘飘飘。。 ——————- 爸爸妈妈去了MICHIGAN。 早晨送他们走的。 发现自己做什么都极其失败。 太努力, 什么都想做好, 弦绷得太紧,断了。 ——————— 时光何须雕琢, 闭上双眼呼吸就好。 眼睛可以努力去闭上, 可我透不过气。。。 ——————— 鄙视自己

恨自己

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恨自己

白纸和世界

他给你一张白纸, 你以为给你一道禅, 一种哲学, 你因此悟道; 他给你一个世界, 你已经活在世界里, 毫无感觉, 你已经麻木。 摄影何尝不是如此。 尽管这样, 我还是爱看世界多于看白纸多些。

漫天飞扬的柳絮

野棉是科罗拉多本地土生土长的乔木。在缺水的高原别的树不容易长,野棉却长得到处都是。 她的生命力特强,每到春天它就满树垂下一串串的种子,如毛毛虫一样,大风一起满天满地地翻滚,遇到合适的土壤就发芽生根。她的根也与众不同,因为降水少,适者生存,野棉的树根贴了地面伸展开,和草本植物争夺水分。野棉的木质不好,树枝还多分叉,也许是为了太容易受风雪的损伤,就长得飞快,到了春夏, 满树巴掌大的叶片,提供一片巨大的遮阳地。而这满树的叶子就飞舞一地,太阳晒得干脆了,脚踩上去,碎裂成无数小块。 我的家门口就有这样一株野棉,二十来米高,估计和房子差不多年龄。 在我们这片三十年前开始开发的小区里,本来有许多这样的野棉树的。十年前我们搬来这里的时候,还能看到好多野棉的大树。 后来几次大的风雪,压垮了不少,到最好, 就我们家门口这颗居然还高高地站着。树高了, 根也铺得很开, 从车道的路面下挤过, 把水泥路面顶得裂开成几块。几次想把树砍了, 但终於因为树也是生命, 何况她是这里的土著,而我们只是在这里的入侵者。最后一次讨论砍树的时候,想起朋友说的一句话,家里的树是和家里的人息息相关的。此念一起,就再没对野棉起过刀斧之想。 当波音777又一次把我从大洋彼岸那一条时空轨道运送到落矶山脉脚的这条轨道时, 家门口的野棉已经绽开了嫩嫩的绿叶。在外面茫然走着的我, 错过了野棉成长的一个季节。从车道被野棉顶裂的缝里, 找到几条大风不曾吹尽的毛毛虫一样的种子,放在手里搓着,细小的颗粒从指缝间纷纷落下。 忽然想起几天前在北京,坐在鼓楼边上的一个小酒吧里,满天飞舞的也是种子。那不是家里的野棉,而是京城满城飞花的柳絮。 几个巨大的红酒杯子, 几个好朋友围了一张木头的桌子开心地说话。太阳一点点沉下西边,不再如刚过中午时那么毒。沿着陡陡的木梯子上到酒吧的小晒台, 从这里, 能看见周围邻居用玻璃钢瓦临建的屋顶。 小院子里永远是安安静静,一只老猫在石板的窗沿上打盹儿。外面的鼓楼广场却吵吵嚷嚷地进行着给旅游者开心的民俗表演,红黄的轿子摇摆着,抬了作戏的新郎新娘。 朋友Q说, 过去的鼓楼,没有一块儿砖,全是用木头搭的; 而鼓楼对面的钟楼, 全部是用砖头砌的,没有用一根木头。Q是个爱笑得人, 妙语连珠,逗得大家总是忍俊不禁。朋友D说, 要吃榴莲。我不知道北京人什么时候爱上了这南方的鲜果,但朋友L很奋勇地走了十多分钟的路, 去拎了一枚巨大的榴莲回来,对品牌的熟悉也算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们几个和夥计要了把刀,七手八脚把榴莲劈开了。欢呼雀跃里,热烈地抢着吃。 我不吃榴莲,很幸福地坐在那里看着这些可爱的朋友。近晚的天上有一群群的鸽子在盘旋,从钟鼓楼间飞过,消失在远处的民居间。红酒杯子里,飘着几朵飞进的柳絮。 透过漫天飞舞的柳絮看去,酒吧楼下的小院里有一株香椿树,已经绽出了几朵绿芽。朋友Z进来的时候看见了, 嘻闹了要折一枝回去,但总归是个玩笑。 我却想起了大洋对面,我此刻窗外,正对了野棉的,竟也是一株椿树。我的椿树比酒吧小院里的高大许多,秋天的时候,整个树冠一钟金黄。 而今天出去散步的时候,发现她依然沉睡在早春里,大概要再过几天,才会有和北京一样有初夏的嫩绿吧。

多好啊

一个北京出租司机的话: 我就是总乐呵呵的。 活着多好啊!都说开出租累, 我不累。 为啥累, 挣钱多好啊! 有钱挣还累? 啥? 没活得时候郁闷不郁闷? 当然不郁闷了, 没活得时候我就歇着, 多好啊! 回家看媳妇, 我也不合媳妇斗嘴, 多好啊。 ———— 作者按: 要是我也能保持这样的心态, 多好啊。。。。。

失去的机会

梦 在一个大大的院子里晚餐。 一只豹子走了进来,猎人们在后面追赶。 他们上了屋顶。 他们在屋顶打斗。 猎人都是徒手。 夜空还有一片光线, 有些橙色, 有些蓝紫, 还似乎有些烟。 他们都成了剪影。 我伸手去摸相机, 却发现相机不在手边。 想去拿相机, 打斗已经过去。 我也醒了。

回到美国了

好像一个梦, 然后醒了。 躺在床上, 什么都不原意想, 什么都不原意做, 什么都不原意写。 还想多梦一会儿。。。 —————————–

广州日记

(请勿对号入座) TA 说, 还记得小王子么 TA 说, 我只记得麦田的颜色 (王子和狐狸和玫瑰和那些奇奇怪怪的角色, 究竟谁是谁, 我始终没明白) TA说, 我一定是前世里欠了TA,此生也许也还不清 TA说, 至少你是幸运, 此生的TA一往情深 (放开手, 或许能留人一条生路。一往情深也能伤人) TA说, 你觉得TA合适么, 般陪么 TA说, 外表看着很合适 (内心的共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TA生病了, 说, 我在乎的人为什么都那么远 TA无言以答 (在乎,能治好肉体的病痛么) “耳边蔡琴在清清唱着, 大的小的睡成一团, 点一根烟轻轻想起你, 幸福和平静” (蔡琴的歌声, 用缠绵描写俗,清清二字很传神; 思念如烟, 轻风吹过,不见踪影。。。)

广州日记

很自在的一个晚上, 和朋友们聊天到很晚。 走过小桥, 走回宿舍, 夜有些凉, 但我喜欢那种渗透皮肤的凉意。 躺在床上想晚上的对话, 想自己这几年的荒唐。 我是匹害怕孤独的动物, 患得患失。拥有的时间里,我满足,我满不在乎。一旦失去,无聊地心痛。 在路上走着, 因为不甘寂寞。 於是有了朋友, 有了夥伴,相携走过一程又一程;於是有了背叛,因为内心永远甩不去的对自己的那份孤独。 半闭上眼, 好像看到面前是一片林间的绿地。 一圈少年的躯体, 头朝外, 放射状倒在地上, 眼珠依然左右缓缓地转动,视若无物。 海边的卡夫卡中的一个场景,女教师在中间张惶失措。 孩子们的形像消失了, 我的眼应该已经完全闭上。 我看到一个下巴尖尖鼻子尖尖的魔鬼,巨大的脑袋充满我视觉的取景框, 一点点向我逼近。我睡着了。 再睁开眼的时候, 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依然亮着, 窗帘外的天也亮了。 雪白的墙上是两只蚊子的尸体。 我记得半夜爬起身急急地寻找击毙他们的瞬间, 恍惚间,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 我知道这里是属於我, 只属於我的最后一点空间。此刻, 却有了它即将离我而去的一线黯然。 起床,洗脸刷牙。 在小店例行公事买了一块韭菜饼,一个人民币。 在对面的小店买了两包薄荷味道的万宝路, 有点清口的那种。